文章
杏林專欄 > 與癌共鬥(6):住隔離病房有乜好做

與癌共鬥(6):住隔離病房有乜好做

28-07-2013

 

 

98年8月下旬至10月底,在隔離病房足足住了5星期。輸完骨髓才一星期。在約8尺乘10尺的狹窄空間,足足一個月可以做些甚麼呢?

每日必做的

早上6時半護士進來為我抽血、量血壓、磅重;檢查及清洗希克文導管**出口處,察看有否發炎徵兆,如紅、腫、痛、熱等,另要暢通導管。正呼呼大睡的都要立即起床。

7時半吃早餐。例牌是嘉頓雪芳蛋糕(營養師說研究發現其含菌量較低)和經過高溫處理 (ultra high temperature)的盒裝食品。現在見到雪芳蛋糕都有點作嘔感覺。

8時半主診醫生「小巡」,10時半醫生團「大巡」。

9時至10時是全房消毒時間,阿姐進來拖地、洗厠所、換床單。

11時是小睡時間,早上忙完一大輪嘛!

下午等姑娘報告骨髓生長情況。

下午3時媽咪來陪伴我,為我補充糧食。待我隨時嘔完之後幫我清洗嘔盤。

蝦子餅放工接班,為我的希克文導管捆上防水膠袋,然後是我的沐浴時間。規定要用消毒皂液由頭洗到腳。

你可能會問,點解沒有吃飯時間?上回提及過,因為「吊雞水」,正餐不用吃。

最精彩的娛樂活動

第一,蝦子餅買了一部 Sony Play Station給我,打機是當時消磨時間的其中一項最好娛樂。它有助分散我的注意力,不去想自己的痛苦。「打爆機」又好有滿足感!記得那時最喜愛玩 Tetris、打麻將、puzzle fighter和泡泡龍。

第二,追日劇。最經典的「悠長的假期」 (long vacation)、「戀愛世紀」 (love generation)和「沙灘小子」 (beach boys) 便是在這裡看的。假日蝦子餅有時會租 VCD 陪我一起看。

其餘的時間

 

想些無聊東西。譬如,接受骨髓當天的早上,骨髓還未到,我便想:運送途中是否出現問題?是否給人掉包?骨髓是否給人弄穿了膠袋?我不能及時輸入骨髓,是否會因失救而白白死去?……

隨時嘔個不停,沒有甚麼可嘔時就連黃膽水都要嘔出來,跟著要忙善後清理。試過有一次反應很大,護士在工作枱上消毒,我一閒到消毒藥水便個不停。護士說未見過有病人像我反應過敏!

傾電話、睇電視和睡覺。在這樣的環境下進行,一點也不令人羨慕。

 

 

 

**希克文導管 ( Hickman Catheter ) 是一條特製塑膠軟管安放在病人胸部的大靜脈內,用來輸送養料、液體、藥物、血製品及抽血用途,免除每次從皮膚穿刺之痛苦。安放希克文導管是一項小手術,在手術室內局佈麻醉下進行。(我曾經安放過兩條,做手術時我是清醒的,可以聽到醫生講說話和手術用具發出的聲響,也感覺到在傷口上縫的拉址動作。親歷其境,任人宰割,感覺幾可怕!)外科醫生會做兩個小切口,一個在胸上部近頸處,稱入口處。另一個在胸口附近,稱出口處。導管是在出口處放入,經過皮下,在入口處插入頸側大靜脈。入口處傷口會在皮下縫合,不必折線。出口處有縫線固定導管的位置,縫線在較後日子才會拆除。安放了導管後,頸部及胸部會有一兩日疼痛。手術後一切日常活動不受影響,但避免游泳或用浴缸浸熱水浴。沐浴可照常進行,在進行活動時,要緊記將導管固定好在皮膚或衣服上,以免導管脫落。


2007-10-25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