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與癌共鬥(12):天主愛我嗎?

與癌共鬥(12):天主愛我嗎?

28-07-2013

 

 

 

從小學至預科都在天主教學校讀書的我,相信有天主,但一直未有領洗。晚上睡覺前有祈禱習慣,但只是唸一遍天主經及祈求祂幫忙這樣那樣。出來工作之後,生活變得越來越忙碌,很多事情似乎靠著自己的能力都能應付有餘;自此,我很少打擾和麻煩天主。說實話,是我慢慢遺忘了祂。

我記得989月在隔離病房裡,有一個晚上好黑、好靜,我突然感到沒有希望。我望出窗外這樣說:「天主,我很害怕。我會不會就此死去?我現在可以怎樣?」––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覺得最無助、最無用、最軟弱的時刻,是我第一次心中存恐懼,感覺自己好接近死亡。沒有想到在我最絕望、最驚的時刻,我想起的竟然是天主。

完成第一次骨髓移植出院之後,有一位基督徒朋友來探我。她坐下不久就問我:「我可不可以為你作禱告?」我猶豫了一刻,跟著點了一下頭,她於是緊握我雙手與我一起祈禱。我從未試過有這平安的感覺,而且感到天主與我很接近--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主的真實臨在,感受到祂的愛和溫暖。好神奇,那一刻我的心被觸動,眼淚不停地流。把心裡抑壓著的痛苦和創傷,綑綁著我的負面情緒,全部釋放了出來。

993月當我知道骨髓移植失敗之後,我又開始埋怨天主為何要我受苦,一次過取去我的健康和事業。我對天主的愛仍抱著很多疑問:如果天主要我得到重病,為何祂讓我事業達到高峰;如果天主要我得到醫治,為何祂又使我的病情復發……我不明白!難道天主已經捨棄了我?難道是因為我一直以來忘記了祂?難道……?我感覺像被天主玩弄完一次又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殘忍!


2007-11-5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