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編者的話( 4 )

編者的話( 4 )

27-07-2013

 近月的生活,沒有日與夜的分别。
睡眠以外 ,睜開眼的時候就是想着癌症資訊網。

外界或許對我們有一點誤解,以為是什麼機構,什麼集團的產物,透過網站的方式推廣某種醫療系統,銷售某類健康產品。

其實我們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憑藉各自的專長,結合大家的力量,嚐試用討論區的方式為新知,舊雨送上點滴支持而已。

疲憊困惑的時候,聽見温家寶總理在今年人大的閉幕演講,又為我的身心注入強大的動力 。

温總理說 : 「人或加訕,心無疵兮」
張璐翻譯 : "My conscience stays untainted in spite of rumors and slanders from the outside."
温總理又說 : “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張璐翻譯 : For the ideal that I hold dear to my heart, I’d not regret a thousand times to die.

行百里者半九十, 我會謹記教誨,繼續為這網站傾盡全力。

P.S :

1) 感謝下列機構,允許本網頁轉載癌症的相關資訊 :  

香港乳癌基金會

      

2) 感謝下列人仕,允許轉載其多篇個人分享(排名不分先後) :


            

朱國棟中醫師

        

陳秀坤氣功導師,郭林氣功

      

公立醫院腫瘤科醫生,沙加(筆名)

            

公立醫院腦科醫生,尿籮(筆名)

         

催眠治療師, 細細(筆名)

            

Rose, 藝術家

        

Anna, 藝術家


      

3) 近日有會員舉報,有個别人仕試圖透過本網站,向各會員推廣來歷不明的治療方法。懇請别有用心的人仕,再三細閱總版規編者的話( 3 )

         

我再次向各位呼籲,信任你的主診醫生,及早接受常規的療法診治。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