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文章 | 醫療新知 | 免疫療法
頁數 [1] 2

文章來自: FT中文網 / medicalnewstoday

免疫療法提升肺癌患者存活率     一項臨床試驗顯示,檢查點抑制劑   Pembrolizumab 聯合化療會提高肺癌患者存活率。     更新於2018年4月17日 12:12 英國《金融時報》 大衛•克羅 芝加哥報導     一項臨床試驗顯示,其研發的新藥物聯合化療會提高肺癌患者存活率,免疫療法將成為絕大多數肺癌患者的默認療法。   與傳統癌症藥物不同,免疫療法促進身體的免疫系統攻擊腫瘤。它們被譽為幾十年來最大的進步之一。   一些最近被診斷出肺癌的腫瘤中PDL1蛋白水平很高的患者,已經接受了一種被稱為檢查點抑制劑的免疫療法。但標準的治療方法仍是化療。   今後,情況可能將有所改變。周一,美國癌症研究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ancer Research)年會在芝加哥舉行,會上發表了一項大型後期臨床試驗的結果。   該臨床試驗表明,化療聯合檢查點抑制劑Pembrolizumab,可以顯著提高一部分肺癌患者的存活率,這些患者罹患的是最常見的肺癌類型,即非鱗狀非小細胞肺癌(NSCLC)。   根據對616例患者進行的研究,在試驗期間,接受Pembrolizumab與化療聯合療法的患者,其死亡率比單獨接受化療的患者低51%。   「這些臨床數據顯示,現在應將這種聯合療法作為對這些患者實施一線治療的新標準,」領導這項研究的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腫瘤學家萊納•甘地(Leena Gandhi)說。   默克( Merck )首席科學家羅傑•珀爾馬特(Roger Perlmutter)稱,這些「明確」的結果超出了預期。「作為一線療法,這比我們知道的任何療法都要好,」他說。   百時美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等公司也開發出了檢查點抑制劑。分析師預計,到2022年,這類藥品的銷售額將超過340億美元。   譯者/何黎   文章來自: FT中文網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77190   Added to chemotherapy, this drug doubles lung cancer survival   Published Today By Catharine Paddock PhD Fact checked by Jasmin Collier A new study suggests that combining chemotherapy with a drug that boosts the immune system may help individuals who have a particularly aggressive form of lung cancer to live longer without the disease progressing.       Chemotherapy combined with pembrolizumab, an immunotherapy drug, boosted survival among certain lung cancer patients. The new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 demonstrated that adding the immunotherapy drug pembrolizumab to chemotherapy doubled survival in people with metastatic nonsquamous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and no mutations in the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 gene or the anaplastic lymphoma kinase (ALK) gene. The results of the trial, which took place in more than a dozen countries, are now published in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The study also featured at the recent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ancer Research in Chicago, IL. "The data show," explains lead study author Prof. Leena Gandhi, the director of the Thoracic Medical Oncology Program at NYU Langone Health in New York City, "that treatment with pembrolizumab and chemotherapy together is more effective than chemotherapy alone." Prof. Gandhi notes that, in addition to chemotherapy, some groups of NSCLC patients benefit from immunotherapy drugs that boost their natural anti-cancer defenses, and targeted therapy that prevents mutations in genes such as EGFR and ALK from aiding the cancer. However, for over 30 years, chemotherapy alone has been the "standard treatment" for those who have nonsquamous NSCLC without mutated EGFR or ALK genes. The results of the study could pave the way to a "new standard of care" for this group, she adds. An aggressive lung cancer Lung cancer is the second most frequently diagnosed cancer type and the primary cause of cancer deaths in the United States. Around 80–85 percent of lung cancers are NSCLC, of which there are several subtypes. Of these, nonsquamous NSCLC accounts for 70–75 percent of cases. https://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321553.php      
經濟日報

免疫檢查點療法 抗癌新利器     今年1月31日,史丹福大學醫學院(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免疫治療權威羅納•利維(Ronald Levy)教授與其研發團隊在國際重量級期刊《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發表了一種革命性的新型免疫檢查點治療方式。這種新方式只需「局部、單次、低劑量」的投以免疫檢查點藥物,即可治癒多種不同類型的小鼠腫瘤,更成功讓小鼠對腫瘤產生全身性的免疫治療效果。鑑於此療法在動物實驗取得的驚人成效,史丹佛大學目前已著手進行臨床試驗準備,預計前期將招收15位淋巴癌病患進行人體實驗,並視實驗進展再擴及到其他腫瘤治療。   羅納教授所使用的是「OX40抗體」與「CpG DNA」兩種藥物的複合配方(後簡稱-復合藥物)。其中OX40蛋白是T細胞上一個重要的免疫檢查點蛋白,與目前主流的PD1/PDL1抑制藥物不同,OX40蛋白對免疫系統像是油門開關,而抗體藥物與OX40的結合將打開此開關,進而活化CD4與CD8-T細胞的功能。   CpG DNA是細菌體內常見的未甲基化特殊DNA序列,主要與TLR9接受器結合並活化多種免疫細胞,CpG DNA過去即被證明在腫瘤治療上具顯著療效,然而由於藥物無法專一性運送至病灶,而系統性注射又容易導致副作用過強等問題,因此CpG DNA過去大多被當成疫苗佐劑使用。   在90隻接受復合藥物治療的淋巴癌小鼠上,有87隻小鼠腫瘤如奇蹟般地消失,更驚人的是,當他們將複合藥物直接注射於單一腫瘤位置後,小鼠身上不同位置的同源腫瘤也會同樣完全消失。這證明此療法具如疫苗般的全身性效果,有很大機會用於轉移性癌症治療。除此之外,羅納教授更進一步在乳腺癌,結腸癌,黑色素癌小鼠模式上進行測試,也都看到類似的治療效果。這暗示此復合藥物可能是能用於各種癌症治療的革命性療法。   2月2日,默沙東大藥廠公布2017年財報,其主力產品KEYTRUDA去年銷售成長172%,狂賣近40億美元,而其對手藥物-必治妥大藥廠的OPDIVO,銷售也成長30%達49.5億美元。免疫檢查點藥物無疑已成為當前腫瘤治療最耀眼的明星,然而明星光環下,藥物應答率的不彰與昂貴的藥價,一直是免疫檢查點療法最大的瓶頸。   以KEYTRUDA為例,平均藥物應答率只有20-30%,然而治療方式卻是每三周一次施打每單位體重(公斤)2毫克的劑量,一直投藥到腫瘤消失為止,其療程可能長達1年,而藥物總花費高達300萬-400萬台幣。反觀本文中的複合藥物,不僅在小鼠試驗中展現了驚人的96.6%的治癒率,且如疫苗般僅需「局部、單次、低劑量」的治療方式,大幅下修藥物需求與治療花費,同時也能有效避免高劑量、長期且持續性給予免疫檢查點單抗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   目前所有的免疫檢查點藥物療程與大部分的結合治療研究,都是沿用傳統癌症藥物的邏輯,以高劑量持續的全身性給藥方式。這種治療方式,對於生物體複雜的免疫系統或許不是最好的選擇。去年10月15日,在《Clinical Cancer Research》和《Cancer Immunology Research》上,同日發表的兩篇文章便發現,合併兩種免疫檢查點藥物治療時,兩藥分別投藥的時間將嚴重影響治療效果,一味持續性的給藥反有不利影響。   本篇研究更進一步證明,真正成功的免疫治療應該是打帶跑(hit-and-run),不需要長期且持續性的提供藥物刺激。只要搭配正確的藥物配方與施打方式,後續的長期治療由被活化的免疫細胞接手即可。雖然複合藥物在人體的療效仍待驗證,然已為未來免疫治療開啟了新的契機,藉由「局部、單次、低劑量」藥物治療,一次性的根治腫瘤將不是夢想。   免疫檢查點療法從第一個藥物YERVOY被美國FDA核准上市後,短短幾年已有六個單抗藥物被核准上市,分別針對CTLA4、PD1與PDL1等標的,用於治療超過10種不同的癌症。近年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也動作積極,繼去年底受理了信達生物製藥所生產之PD-1單抗藥物上市申請後,1月18日更快速批准了李氏大藥廠PD-L1單抗藥物之臨床批件。   然而在各方積極追逐效價更高、結合力更強、效果更持久的各種免疫檢查點單抗藥物的同時,或許我們更應該靜心思考,免疫檢查點療法仍屬早期發展階段,許多相關的分子機制科學界仍是一知半解,我們很可能至今仍未弄清楚免疫檢查點藥物這項武器的正確使用方法。 (作者是鑽石生技投資分析室分析師)     Cancer “vaccine” makes tumours vanish       A DNA-antibody combination banishes cancer in mouse models, with human trials about to start. Andrew Masterson reports.   A vaccine effective against a wide range of cancers is one step nearer. GOMBERT, SIGRID/GETTY IMAGES     A combination of a tiny segment of DNA and a specific antibody injected into a solid tumour has been shown to remove not only the target tumour, but also others in the body, at least in mice.   So confident are they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ir approach, scientists at the 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in the US are this month starting a clinical trial using human patients.   Like several other treatments, the combination therapy, reported in the journal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prompts the body’s own immune system to tackle tumours. However, unlike others, it functions as a one-size-fits-all strategy. To a significant extent, it seems, it is not necessary to first identify the type of cancer involved.   “When we use these two agents together, we see the elimination of tumours all over the body,” says oncologist Ronald Levy, one of the authors of the study.   “This approach bypasses the need to identify tumour-specific immune targets and doesn’t require wholesale activation of the immune system or customisation of a patient’s immune cells.”   The Stanford team’s strategy works by exploiting the curiously ambivalent relationship between cancer tumours and immune cells called T cells. The latter function to attack bodily invaders through detecting abnormal proteins.   Initially the T cells will recognise such proteins on the surface of cancer cells and enter the developing tumour. However, as the tumour continues to grow, T cell activity drops off. In a sense, the immune system gives up.   Levy and his colleagues found a way to reactivate the moribund T cells. To do this, they inject a target tumour with a couple of micrograms of a short stretch of DNA called a CpG oligonucleotide. This works with nearby immune cells to activate a receptor called OX40 on the surface of the T cells.   CpG oligonucleotide is already used to bolster several types of cancer treatment.   At this point, the second agent – an antibody that binds to OX40 – comes into action, revivifying T cells, but only those within the tumour. This is important, because the combination effectively generates a cohort of immune cells pre-programmed to attack only cancer-specific proteins.   Once the process is under way, the scientists report, the tumour-hungry T cells leave the initial site and distribute through the body, attacking any and all other similar tumours they find.   “Our approach uses a one-time application of very small amounts of two agents to stimulate the immune cells only within the tumour itself,” explains Levy.   “In the mice, we saw amazing, body-wide effects, including the elimination of tumours all over the animal.” The therapy has been trialled against several different types of cancers in mice. The first trial involved 90 animals with lymphoma tumours on both sides of their bodies. In each, only one tumour was treated. The paper details that 87 out of the 90 were cured. The cancer returned in three cases, but went into permanent remission after a second treatment.   Mice carrying breast, colon and melanoma tumours were also treated successfully. Trials were also conducted on mice genetically engineered to develop multiple breast cancers. In many cases treating the first tumour to appear prevented others arising.   While the treatment is effective against a range of cancers, each application conditions T cells to fight only one. Tests on mice with two types of tumour found that only the type treated went into remission, leaving the other unaffected.   “This is a very targeted approach,” Levy says. “Only the tumour that shares the protein targets displayed by the treated site is affected. We’re attacking specific targets without having to identify exactly what proteins the T-cells are recognising.”   An initial human trial will get underway soon, with the researchers looking to recruit about 15 patients with low-grade lymphoma.       Injection helps the immune system obliterate tumors, at least in mice By Mitch Leslie                            Tumors are growing on each side of this mouse’s body just behind its forelegs.  SAGIV-BARFI ET AL./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Our immune cells can destroy tumors, but sometimes they need a kick in the pants to do the job. A study in mice describes a new way to incite these attacks by injecting an immune-stimulating mixture directly into tumors. The shots trigger the animals’ immune system to eliminate not only the injected tumors, but also other tumors in their bodies.   “This is a very important study,” says immunologist Keith Knutson of the Mayo Clinic in Jacksonville, Florida, who wasn’t connected to the research. “It provides a good pretext for going into humans.”   To bring the wrath of the immune system down on tumors, researchers have tried shooting them up with a variety of molecules and viruses. So far, however, almost every candidate they’ve tested hasn’t worked in people.   Hoping to develop a more potent approach, medical oncologist Ron Levy of Stanford University in Palo Alto, California, and colleagues used mice to test the cancer-fighting capabilities of some 20 molecules, including several types of antibodies that activate immune cells. The researchers first induced tumors by inserting cancer cells just below the skin at two different locations on the animals’ abdomens. After tumors started growing at both sites, the scientists injected the molecules, alone or in combination, into one tumor in each mouse. They then tracked the responses of both tumors.   A pair of molecules—a type of DNA snippet called CpG and an antibody against the immune cell protein OX40—produced the best results. “On their own, they do almost nothing, but the combination is synergistic,” Levy says. When the researchers injected the two molecules into mouse tumors, they disappeared in less than 10 days. In less than 20 days, the noninjected tumors had also vanished, the team reports online today in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The two molecules rouse different immune cells. The DNA snippet stimulates dendritic cells, which help instigate counterattacks against tumors. OX40 functions as a throttle for T cells, another type of immune cell crucial for battling tumors, and the anti-OX40 antibodies rev up these cells.   Levy and his colleagues also tested the approach in a strain of mouse prone to breast tumors. If the animals harbored two tumors, injecting the mixture into one tumor curbed the growth of the second. Moreover, the combo prevented any new breast tumors from appearing.   “We think that this particular combination will be very effective in patients,” Levy says. He predicts that it could work against a variety of cancers. Because the combination destroys other tumors besides the injected one, it might eliminate metastases, or the secondary tumors that result when cancer spreads, he says.   “The data is very impressive, particularly for the uninjected tumors,” says cancer immunologist Drew Pardoll of the Bloomberg-Kimmel Institute for Cancer Immunotherapy in Baltimore, Maryland, who wasn’t connected to the study. The researchers “deserve a lot of credit” for testing the approach in the mice that spontaneously develop breast tumors, he says, which more closely mimic how cancer arises in humans.   The big question is whether the approach works in people, as most rodent cancer therapies don’t translate to humans. Levy and his colleagues are about to find out. They are launching a clinical trial to evaluate the safety of their approach and gauge its effectiveness in patients with lymphoma, a cancer of the lymphatic system.     文章來自:      (經濟日報)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10162/2999947 (COSMOS) https://cosmosmagazine.com/biology/cancer-vaccine-makes-tumours-vanish (SCIENCE) 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8/01/injection-helps-immune-system-obliterate-tumors-least-mice         .
NIKKEI

癌症治療新時代(上)免疫療法新藥誕生     PRINTEMAIL   癌症的治療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日本研究人員的成果將催生劃時代的新藥。通過分析龐大的患者基因信息,尋找最佳治療方法的嘗試也在進行之中。在邊忍受副作用邊接受治療的患者中,一部分人的情況已開始改變,延長患者生命也不再是稀罕事。     「打擊太大了,一連哭了好幾天」,住在東京的44歲的佐藤小百合在2011年被主治醫生告知肺癌復發。她在34歲時被查出肺癌,復發時正處於術後觀察期。醫生表示微小的腫瘤分散在她的身體各處。       腫瘤幾乎消失     「不能讓孩子看到我丟人的樣子」,佐藤決定積極與病魔抗爭。但在1年半後腫瘤增大,她開始接受抗癌藥治療。雖然病情停止惡化,但佐藤飽受全身疼痛等副作用的折磨。       佐藤小百合在練習聲樂(東京)       後來,佐藤參加了美國製藥企業默沙東日本法人進行的癌症免疫藥臨床試驗,擺脫了病痛的折磨。這款名為「Keytruda」的癌症免疫藥最早在2月15日上市。雖然帶來了濕疹等輕微的副作用,但在2年後的圖像檢查中已幾乎看不到腫瘤。佐藤重新開始練習在短期大學學習的聲樂,並計劃在癌症患者面前演唱。她説,「希望(我的歌聲)能鼓勵到大家」。     癌症免疫藥利用了人體排除異物的免疫功能。癌細胞為了避免自身受到攻擊,會抑制人體免疫功能。癌症免疫藥會打破對免疫細胞的壓制,提高身體對癌細胞的攻擊力。雖然昂貴的價格讓很多患者望而卻步,但小野藥品工業的癌症免疫藥「Opdivo」和「Keytruda」等正在國內外進行審批。被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指定為「劃時代的新藥」。     抗癌藥具有延長患者生命的效果,但幾乎沒有徹底治癒的情況。癌症免疫藥被認為能長期抑制癌症。癌症中期患者即使使用抗癌藥,最多也只能延長一年半左右的生命。但癌症免疫藥如果生效,延長3年以上的情況也不少見。兵庫縣立癌症中心呼吸內科部長裏內美彌子吃驚地表示,「原來沒有能這麼長時間抑制復發的藥物」。     癌症免疫藥的研發以京都大學名譽教授本庶佑名的發現為基礎。本庶發現了癌細胞對免疫功能的抑制,被視為諾貝爾獎的有力候選人。     癌細胞躲避免疫功能攻擊的其他發現也在臨床應用中得到推進。大阪大學的研究團隊已開始進行臨床試驗,研究覆蓋在癌細胞周圍保護其不受免疫功能攻擊的特殊細胞。發現這種特殊細胞的大阪大學特聘教授坂口志文也被視為諾貝爾獎候選人。       效果因人而異     這種治療方法讓保護癌細胞的細胞失效,利用免疫功能攻擊毫無防備的癌細胞。被宣告只有大約1年半生命的白血病晚期患者試用這種方法後,病情恢復到了可以正常生活的水平。大阪大學講師江副幸子錶示,「期待新療法可以用來治療目前無藥可醫的患者」。     日本癌症免疫學會理事長、慶應義塾大學教授河上裕認為,「癌症治療的模式發生了轉變」。     不過,癌症免疫藥有效的患者最多只有30%左右,也有出現嚴重副作用的情況,必須提前篩選出有望生效的患者。     京都大學教授小川誠司等人開發了預測癌症免疫藥「Opdivo」效果的技術。鹿兒島大學教授石塚賢治等人正致力於通過臨床試驗,確認在白血病患者身上的有效性。不過,這種預測方法並不適用於所有患者,需要開發更加優秀的技術。     全球目前有1000多個正在進行中的新癌症免疫藥的臨床試驗。劃時代的新藥研發在不斷發展。     文章來自: NIKKEI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scienceatechnology/23734-2017-02-17-15-59-02.html    
NIKKEI

癌症治療新時代(下)個體化精準用藥       在位於富士山麓的靜岡縣立靜岡癌症中心的一個房間裏,電腦螢幕上顯示著不同顏色的字母「A」、「G」、「C」、「T」。診斷技術開發研究部部長浦上研一介紹説,「這是癌症患者的基因信息分析結果」。       用於分析患者基因的晶片(靜岡縣長泉町靜岡癌症中心)       個體化醫療盛行   靜岡癌症中心在患者的協助下,分析正常組織和癌組織,並研究關於發病和惡化的基因變異。從2014年開始,共調查了約3000人。目的是實現「個體化醫療」,為每位患者選擇最佳治療方法。     癌症的起因被認為是基因異常。以壓力過大和吸煙等為誘因,細胞的基因受損發生變化,最終變得無法控制而癌變。相關基因數量龐大,不同患者的基因變異方式也各不相同。目前已有針對大腸和肺等不同臟器的不同治療方法,但如果致病基因相同的話,用於其他臟器的抗癌藥也可能生效。     「身體狀況變好了」,一位家住京都的50多歲女性從2016年5月開始在京都大學醫院接受個體化醫療。這位女性罹患十二指腸癌,雖然接受了手術和抗癌藥治療,但一直沒有效果。2015年底,京都大學醫院調查了其基因,獲悉用肺癌的治療藥物似乎能達到比較好的效果。隨著用藥和治療,癌症停止了進一步惡化,該女子興奮地表示「我打算4月份就回公司上班」。     個體化醫療以普通抗癌藥沒有效果的患者為對象。截至目前,對大約140人進行了基因分析,發現了對80%患者可能有效的藥物。     低成本的基因高速分析裝置正在普及,癌症研究取得了飛躍發展。另一方面,人們也認識到了癌症的複雜性。對病灶進行研究發現,不斷變異的基因會因細胞而異。歐美和亞洲患者容易發生變異的基因也不同。要想對抗複雜的癌症,需要利用龐大的數據選擇治療方法。     個體化醫療在海外也很盛行。美國以100多萬人為對象,英國以10萬人為對象正在進行基因分析。     日本也在推進大規模的項目。2015年,國立癌症研究中心啟動了「SCRUM-Japan」項目,獲得了日本全國超過240家的醫療機構和15家製藥企業等各方面的協助。針對肺癌、大腸癌、胃癌、食道癌等病症,按照基因分析結果選擇有望取得效果的抗癌藥。該項目有5000多名患者參加。     患者可以通過企業和醫生實施的臨床試驗試用新的藥物,並且有助於新藥審批進程的加快。從4月份開始,兩年內將再徵集5000人參加。國立癌症研究中心東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後藤功一表示,「個體化醫療已經在日本紮根」。       逃不脫的宿命     不過,基因分析不在醫保範圍內,而且不是所有分析結果都對治療有幫助。如果新的抗癌藥物在日本國內尚未獲得審批,並且沒有實施臨床試驗的情況下,將産生昂貴的由個人負擔的診療費用。儘管研究發現了大量癌症成因的基因變異,但適合的藥物還很少。順天堂大學教授加藤俊介表示,「有些患者對此過於期待。有必要提前作出解釋」。     東京大學名譽教授黑木登志夫指出,「癌症對於人類這樣的多細胞生物就是一種宿命。只要活著就無法避免」。如何選擇與癌症共存,怎樣才能克服疾病的痛苦呢?選擇什麼樣的治療方法和生活方式,如何籌集治療費用?這些是每個人都要思考的問題。         文章來自: NIKKEI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scienceatechnology/23748-2017-02-20-13-56-04.html
星島日報

三立新聞網

記者楊晴雯/台北報導 70多歲的賴伯伯在7、8年前,有血尿的狀況,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膀胱癌,歷經手術失敗、化療副作用纏身之苦、病情仍無法控制,所幸接受了新的免疫療法後,至今已2年沒有復發,重拾美好的生活品質。 ▲70多歲的賴伯伯(右二)在7、8年前,有血尿的狀況,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膀胱癌,接受了新的免疫療法後,至今已2年沒有復發。(圖/公關照) 膀胱癌是台灣最常見的泌尿系統癌症,每年約新增2,000名患者,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所公布的數據,膀胱癌更為2014年男性十大癌症之一,在男性發生率更居第九位。 膀胱癌是泌尿道最常見的惡性腫瘤,初期會有間歇性血尿的狀況,然而不少人會誤以為是運動劇烈,或過於勞累所造成而不以為意,且因不會產生疼痛,容易被忽略而延遲就醫;通常確診時,往往都已是第三期至第四期,不得不面臨摘除膀胱的命運。 除了初期症狀容易被忽略外,膀胱癌30年來處於無新藥發展的治療瓶頸,病人即便接受化療療程或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療程結束後復發機率仍高,最後還可能面臨摘除膀胱的命運,讓患者對未來感到絕望,因此膀胱癌幾乎可堪稱為沙漠癌症。 替賴伯伯診治的台灣楓城泌尿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泌尿部主任蒲永孝表示,現行膀胱癌常見的治療方式包含手術切除、化療、放射線療法與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BCG)等,有些患者不喜歡手術,想選擇以化療,或是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來治療;然而膀胱癌的復發機率極高,因此患者最後可能仍需將膀胱全部切除、進行重建手術,不僅心理上難以接受調適之外,更嚴重影響患者生活品質。 蒲永孝也進一步提到,化療所帶來的副作用,如食欲下降、噁心嘔吐、腹瀉、口腔潰瘍以及脫髮等,會影響患者生活品質;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雖治療效果不錯,但很多患者仍然會復發。 所幸近期已有新一代免疫療法可應用於晚期膀胱癌治療,讓膀胱癌治療出現了新希望。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指出,曾接受化療藥物治療,但不願再繼續接受化療治療的晚期膀胱癌病友,有了新一代免疫療法的選擇,且此治療方式一旦有效果,可以持續治療很久,不會產生抗藥性,提升患者生活品質。此外,讓醫界引領期盼的是,新的療法未來也能應用於其他癌症治療領域,應用的範疇十分廣泛。 預防勝於治療。張文震提醒,膀胱癌的危險因子包含吸菸、長期接觸染料或工業污染、服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等,而水喝得少、常憋尿也容易讓膀胱癌找上門,因此除了定期檢查之外,若有血尿的狀況發生,一定要立即就醫檢查,千萬不可輕忽。  ▲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分享新一代免疫療法成為目前治療膀胱癌的新曙光。(圖/公關照) ▲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提醒,膀胱癌的危險因子包含吸菸、長期接觸染料或工業污染、服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等,而水喝得少、常憋尿也容易讓此癌症找上門。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99097
作者 TrendForce Bio / TechNews

癌症免疫療法為近年癌症治療最熱門的話題,其推動癌症治療的典範轉移。雖然,癌症治療型疫苗 Provenge 在 2010 年即獲核准治療荷爾蒙療法失敗的移轉性前列腺癌,但直到 2014 年PD-1 抑制劑 Opdivo(nivolumab)與 Keytruda(pembrolizumab)獲准治療黑色素瘤,市場才掀起癌症免疫療法的熱潮。   目前癌症免疫療法的發展,從下圖可以看出,仍是以 BMS 的 Opdivo 與 Merck & Co 的 Keytruda 最為火熱,兩款藥品的新適應症快速擴張,截至 2017 年 8 月,Opdivo 被核准的適應症已累積至 10 個、Keytruda 也高達 9 個,數量與速度皆遠高於其他癌症免疫療法產品。 歷年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在美國的新適應症數量 (Source:US FDA;TrendForce 整理) 我們從美國已上市的癌症免疫療法產品已獲准治療之癌症來看(見下表),可以發現泌尿上皮細胞癌的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密度最高,其次為黑色素瘤與非小細胞肺癌。從藥物可治療的癌症種類來看,如同上述,以 Opdivo 與 Keytruda 最多。 美國上市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已獲准治療的癌症種類 (Source:US FDA;TrendForce 整理) Opdivo 與 Keytruda 的適應症能夠擴張如此迅速歸功於 BMS 與 Merck & Co 在臨床開發的大舉投入。以在 ClinicalTrail.gov 網站有登記、且正在執行或預期會執行的臨床試驗統計為例,Keytruda 即有高達 322 個試驗(約佔 33%),其次為 Opdivo 的 254 個試驗(約佔 26%),第三高為 Yervoy,約佔 14%。預期以 Opdivo 與 Keytruda 臨床試驗的數量,將維持充沛的能量支持這兩款藥品未來的適應症擴張(見下圖)。 已上市癌症免疫療法藥品的臨床試驗數量佔比 (Source:ClincalTrial.gov;TrendForce 整理) 最新的進展為 Keytruda 的 KEYNOTE-006 試驗、Opdivo 與 Yervoy 合併療法的 CheckMate -214 試驗結果公布。在 Keynote-006 試驗(NCT01866319)顯示,Keytruda 與 Yervoy 在晚期黑素瘤治療的比較,Keytruda 不論是每 2 週施打或每 3 週施打的組別,其 24 個月整體存活期(OS)比例均顯著高於 Yervoy 的組別(Keytruda:55%/2w,55%/3w;Yervoy:43%)。在本試驗中也確立 Keytruda 相較於 Yervoy 在晚期黑色素瘤的競爭優勢,然而在療程設計上,Yervoy 與 Keytruda 相比有先天弱勢,Yervoy 僅施打 4 劑,而 Keytruda 最長可施打至 2 年,這部分的差異則未在本次試驗與分析中做為控制變因。 CheckMate -214 試驗(NCT02231749)的部分,Opdivo 與 Yervoy 合併與 sunitinib 治療晚期或移轉性腎細胞癌的比較,Opdivo 與 Yervoy 合併組別的客觀反應率(ORR)為 41.6% 高於 sunitinib 的 26.5%,然無惡化存活期(PFS)的差異則未達統計顯著性(11.56m vs. 8.38m, HR=0.82, p=0.03),整體存活期(OS)的數據則尚未成熟。從這個試驗結果目前揭露的數據可以發現,癌症免疫療法間的組合有機會提高反應率,但是對於病患是否能有足夠的臨床效益,還有待更多試驗或更長時間來證實,而 BMS 則期望藉著這個試驗的數據,使 Opdivo 能夠成為晚期腎細胞癌的標準療法。 TrendForce 生技產業分析師指出,Opdivo 與 Keytruda 現為癌症免疫療法的領頭羊,兩者不僅時常被拿出來比較,背後的藥廠 BMS 與 Merck &Co 對這兩款藥物的開發策略也頗有較勁的意味。癌症免疫療法在多間大藥廠持續競逐之下,包含 BMS、Merck & Co、Roche、AstraZeneca、Pfizer、Amgen 等,新適應症將在不同癌種之間持續快速擴張,並伴隨著許多組合療法、OS 數據的成熟,熱鬧可期,預期這未來全球癌症免疫療法市場也將由這些大藥廠所主宰。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http://technews.tw/2017/08/28/opdivo-keytruda-cancer-immunization-therapy/
馬偕醫院 文/馬偕院訊編輯部

76歲的賴先生罹患黑色素癌第四期,癌細胞轉移至淋巴結,腫瘤遍布手指頭、右膝窩、肝臟、肺臟及骨骼轉移,就醫時已因腫瘤腫脹只能臥床,收治該病例的馬偕紀念醫院血液腫瘤科‧癌症中心主任張義芳表示,病人初到門診時,身體十分虛弱,但求生意志堅定,家屬亦希望積極治療,經醫療評估及說明後,適合為其施行免疫療法,如今病人笑逐顏開,已可去公園散步。 張義芳表示,賴先生從去年5月開始進行每三週一次的免疫治療,共執行了九次療程,原先只能臥床的他不僅可以自由行走,腫瘤範圍也逐漸縮小至只剩下小手指,體力與氣色都看得到顯著的進步,過去黑色素瘤末期病人5年存活率小於一成,免疫治療問世後,接受治療的病人不但皆可重拾生活品質,更有約20%的病人可維持長期存活。 免疫療法主要在於提升病人自體免疫力對抗癌細胞 圖/ingimage 免疫療法主要在於提升病人自體免疫力對抗癌細胞,部分病人會因為免疫力功能增強而產生發炎性的不良反應,如皮膚紅疹、腸胃炎、肺炎、肝炎、腎炎及內分泌功能失調等。 有鑑於此,馬偕紀念醫院結合血液腫瘤科、肝膽腸胃科、胸腔內科、腎臟內科、內分泌科及皮膚科等專科醫師、護理師等組成「免疫腫瘤治療團隊」,特別的是,團隊中還囊括急診醫學科醫師。張義芳表示,急診醫師加入,更能在第一時間掌握病人產生免疫不良反應的各種變化,做出適當處置。 免疫治療成全球癌症治療趨勢 由於免疫製劑在2010年有顯著的發展與突破,目前免疫療法在台灣已被核准之適應症包含黑色素瘤末期及非小細胞肺癌,國際及正在進行臨床試驗且成效良好之癌症多達二十幾種,除了自體免疫不良的病人不適用此項療法外,大部分癌症晚(末)期病人皆有不錯反應。接受免疫治療的癌症病人須每2至3週接受治療、每月回診追蹤,約3個月至半年的時間等待身體啟動免疫毒殺癌細胞的機轉。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6014/2602765
编辑:sherry 来源:盛诺一家

 我認為,未來10年,免疫療法將會成為許多癌症治療的支柱。 ——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醫生和研究者Padmanee Sharma博士     大家可能都聽說過免疫療法吧。可是,你知道免疫療法究竟是什麼嗎?誰應該考慮接受免疫療法呢?   究其根本,免疫療法就是利用人體自身的天然防御系統去攻擊癌症等疾病。   MD安德森免疫療法平台的聯合領導人Padmanee Sharma博士在一次采訪中為大家解讀了免疫療法。采訪內容如下:   讓我們從基本的開始談起,免疫療法是什麼?   免疫療法是一種指導身體免疫系統去識別和清除癌症的治療方法。   它如何起作用?   現在,當人們談論免疫療法時,他們通常在談論免疫檢查點療法。免疫檢查點療法產生於Jim Allison的T細胞研究。T細胞是免疫系統的士兵,是挑大梁的重要角色。這需要兩種蛋白共同作用,作為啟動T細胞的信號。但是,T細胞的工作井然有序,本身也具有關閉信號。經過很短一段時間,T細胞上的信號會導致T細胞關閉,正常情況下,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會阻止T細胞對身體造成損害。   癌症的問題是,到癌變組織生長到足以被免疫系統察覺時,癌變組織就太大了,T細胞無法在短時間內將其清除。T細胞可以攻擊癌細胞,但是T細胞關閉後就沒有機會完成其消滅癌細胞的任務了。所以,如果我們能封鎖T細胞的“停機”按鈕,那麼T細胞就能繼續工作並消滅腫瘤。   相比較為傳統的治療方式,比如化療和放療,免疫療法的益處是什麼?   傳統療法針對的是腫瘤細胞,治療的是某種特定類型的癌症,而免疫療法針對的是T細胞,可以治療多種腫瘤類型。   免疫療法的另外一個益處是,作為我們身體裡的一個生命系統,免疫系統一直在不斷地進化和學習。因此,免疫療法的效果不會因為治療的結束而停止。一旦免疫系統學會了識別身體裡的癌症,如果再看到癌細胞,免疫系統會繼續攻擊這些癌細胞。   用免疫療法治療哪些疾病最有效?   到目前為止,已經證實免疫療法對治療黑色素瘤、非小細胞肺癌、膀胱癌和淋巴瘤最有效,而且用於治療這些癌症的免疫治療藥物已獲得FDA批准上市。   免疫療法還有望治療哪些癌症?   頭頸癌、小細胞肺癌和卵巢癌。   誰應考慮參加免疫療法臨床試驗?   任何一位癌症患者,不管其癌症處於哪個階段,都應考慮參加免疫療法臨床試驗。我們對許多癌症類型都開展有免疫療法臨床試驗,而且針對的患者群體也非常廣,包括早期癌症患者、癌症已發生轉移的患者、已嘗試過其他各種治療的患者以及還沒接受過任何治療的患者。   近來,人人都在談論精准醫療。那麼,還有什麼能比你自身的免疫系統更具有個性化的呢。最重要的是患者要與醫生討論他們的選擇。他們的醫生才最適合幫助他們查找所有可用的臨床試驗。   免疫療法研究有什麼新動向嗎?   我們仍然不明白為什麼免疫療法對有些患者有非常好的療效,卻對另外一些患者不起作用。於是,我們現在又回到了基礎實驗室研究中來,這正是Jim Allison所做的研究工作。Jim Allison是一位從事實驗室研究的一般研究者,不過他首先在小鼠中對其研究發現開展試驗,然後再對患者進行試驗。   這是一種循環往復。我們將實驗室研究結果應用到臨床試驗中,然後再把臨床試驗結果帶回到實驗室研究中來。這樣,我們就能去了解耐藥機制並開發新的治療方法。   您對免疫療法未來10年有何看法?   我認為,不管是單獨使用還是與化療、放療和靶向療法等較為傳統的治療方式聯合使用,免疫療法都將會成為許多癌症治療的支柱。此外,免疫療法也正用於治療多種癌症類型,而不僅僅只有黑色素瘤。   對於正在考慮參加免疫療法臨床試驗的患者,您有什麼建議?   與自己的醫生討論,以權衡風險/療效比和了解免疫療法的毒性和副作用,因為免疫療法的副作用與傳統療法的副作用非常不同。     您還想對廣大患者說些什麼?   我想鼓勵患者讓我們為了研究目的收集血液樣本和腫瘤組織樣本。我們的研究需要他們的參與,這樣我們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癌症。     原文連接: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6/06/q-a--understanding-i.html

民報編輯部

  免疫療法在治癌領域備受矚目,但價格動輒數十、數百萬,想要尋找一線生機該注意什麼?圖/網路資料照   前言:免疫療法在治癌領域備受矚目,吸引各大生技藥廠、醫療機構投入研發,爭相報告試驗結果。但免疫療法價格動輒數十、數百萬,國內也尚未開放施作細胞治療,想要尋找一線生機的病友該注意什麼? 1.目前國內有哪些免疫新療法可以使用?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全球共有3種藥物已獲准上市,可用在包括:無法切除或轉移的黑色素瘤、鱗狀上皮非小細胞肺癌、化療後轉移的晚期肺癌、與轉移性腎細胞癌。 其中,台灣已上市的兩種,目前主要用於黑色素瘤,其他新的適應症還在審核中。 (【註】新藥通常會先以一種適應症申請上市,待其他臨床研究做完後,再陸續增加其他新適應症。因此,藥廠在申請國外許可證時,也會因審核時間造成落差。) 細胞免疫治療:除了參加人體試驗計劃外,國內尚未開放這類治療。因此,坊間若有宣稱可提供類似治療的,目前皆屬不合法。現在也有些公司會仲介病友到已部分開放施作的日本、中國等地接受治療。 不過,近日衛福部已決定修法,讓提出相關試驗計劃的醫療機構,在符合安全性的前提下,開放收治特定病患,專案申請治療。(見《康健雜誌210期》「台灣將開放免疫細胞療法,病友真能受益?」、《民報》「恩慈條款今天上路 癌末患做免疫療法不再怕被當凱子削」) 2.免疫新藥可以取代其他治療嗎? 雖然就理論來說,病人似乎體力愈好愈早期接受治療,效果會較好,但目前的臨床試驗都是針對既有治療皆無效或復發的病人,還無法證實早期免疫治療效果會比傳統治療來得好。因此,現階段不建議將免疫治療作為第一線的唯一治療。 3.如果我的癌症不在新藥的適應症範圍內,可以嘗試使用嗎? 由於目前在許多一、二期的臨床試驗中,新藥對不少癌症看似有些療效,有些病友不免會想在適應症外嘗試使用這類新藥。 台北榮民總醫院胸腔部胸腔腫瘤科主任蔡俊明表示,未被列入適應症內的癌症,代表還需要更多完整、嚴謹的試驗結果來證明其安全性與療效,因此比較好的方式應該是先找主治醫師討論,看看是否有合適的新藥試驗可以參加。 但新藥試驗依照研究目的,會有特定條件限制,例如癌症期別、腫瘤的抗原表現等,也得看病人本身的年齡、疾病史與體能狀況。病人得接受進一步檢查評估後,才能確認是否符合資格。 4.若參與新藥試驗計劃,卻抽到對照組,該怎麼辦?可以退出嗎? 蔡俊明說,其實現有新藥試驗,為了保障病患權益,即使是對照組,也會盡可能採取現有治療的最佳方案。 例如少數情況,接受化療的對照組,被規定不能使用可能效果次佳的標靶藥物。但即便如此,治療過程中,醫療團隊也會持續追蹤病人狀況,甚至因病人病情需要,調整治療。如果真的覺得不滿意,病人也可以在任何一個階段退出。 5. 如何知道哪些醫院有免疫治療相關的試驗計劃? 國內不少醫院都有參與新藥試驗計劃,且所有資訊都會公布在「台灣藥品臨床試驗資訊網」。民眾若想隨時了解最新的免疫治療試驗計劃(包括細胞治療與藥物治療),除了向主治醫師詢問,也可上此網站搜尋。 6.使用免疫藥物是否有什麼副作用? 新藥的原理是放開免疫反應的煞車,使用這類藥物也可能引發病人免疫反應過度,俗稱「免疫風暴」。 可能出現的反應包括:全身性皮膚紅疹、腸炎導致的腹瀉、腦下垂體發炎以及肝毒性等症狀。早期,也有病人在試驗過程中死亡。 其他一些非免疫相關的副作用則包括:疲倦、掉髮、皮膚癢、肝腎異常等,但這類副作用較不嚴重,病人只需配合用藥與適度休息就可改善。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張文震表示,免疫機制十分複雜,病人的反應也可能同時牽涉到腫瘤科、風濕免疫科、胃腸科、內分泌科等的問題。加上,目前也有研究顯示,合併使用抗PD-1與抗CTLA-4藥物,病人的存活率、腫瘤反應率都會較高,但可能發生的副作用也會增加。 張文震建議,治療時,應盡可能選擇能跨科整合照顧病人、且具有治療經驗的團隊。 7 .接受免疫新藥治療,要治療多久?怎麼知道效果不好?何時可以停藥?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是依照病患體重計算所需劑量,並透過靜脈注射給藥。不過,藥物價格不菲,依照劑量計費,平均一個成人完整的療程,至少需要200~300萬不等。 以第一種藥物「益伏」來說,完整的一個流程為3週打一針,共打4次;最新上市的「吉舒達」,則一直使用到疾病惡化為止。 張文震表示,新藥治療過程中,有些病人會一度出現腫瘤變大的「假性惡化」,因此目前多會以3個月為一個療程,等療程完全結束之後才進行評估。若3個月療程後診斷,還是評估發現腫瘤持續惡化,通常只有約4%機率可能是假性惡化。 至於治療後,若發現腫瘤不變或縮小,是否要再繼續使用?張文震表示,就安全性考量,新藥確實可以一直持續使用,但實際狀況還是要依照病人的經濟能力與治療狀況來討論。 8.有什麼檢查可以用來預測治療的效果?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跟單株抗體標靶藥物的原理不同。臺灣大學台成幹細胞治療中心、台大醫院血液科醫師林建廷表示,後者是針對特定腫瘤抗原而設計,若患者癌細胞的抗原表現不明顯,或根本無相應的腫瘤抗原,治療效果就不好。因此,在治療評估上,可利用這些指標評估是否值得使用。 但在前者的使用上,目前尚未找到具有足夠鑒別力的生物指標。有些研究嘗試比較腫瘤上PDL-1的表現,來預測抗PD-1藥物的效果。但結果發現,陰性與陽性的療效只差約20%,還不足以讓病人藉此決定是否接受治療。 9.無法接受免疫治療,努力增加免疫力有用嗎? 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研究所所長劉扶東指出,目前大多數人談的「免疫力」屬於抽象的概念,但免疫機制其實是非常複雜的反應,要看對應在什麼問題上。而且,重點是要維持「最佳平衡」,而非一味加強或是壓抑。 不過,劉扶東認為,中醫的治療觀念強調把身體狀況變好,就能對抗疾病,從免疫治療的發展來看,其實有些道理。「未來或許中西醫可以一同來發展研究,探討傳統醫學在生理、免疫學層次上的意義,」劉扶東說。 雖然癌症治療不斷有新突破,但新藥昂貴的價格確實也常讓病友及家屬陷入兩難,反而造成沉重的心理負擔。好的醫療團隊,會與病人清楚說明每個階段的治療意義,分析可能治癒的機率、治療時的生活品質,並共同衡量治療利弊,保持著開放的心境、有良好的醫病溝通,其實是抗癌之路最重要的武器。 www.peoplenews.tw/news/ab5a8c2c-02ec-40c4-8872-a219e5147f1f
chanleungcho
dr.chan
breasthk
immuno
免疫營養
Roche-Breast
藥物資助
講座活動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