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04-01-2023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學位課程2年級生 黃偉滔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學位課程2年級生 黃偉滔

平日裏,我們總是聽見醫生規勸病人盡量少飲酒,以保護身體。但是大家又曾否聽聞,原來酒精不當使用,在醫生中也頗爲常見?

最近於醫學期刊(JAMA Network Open)發佈的一篇文獻回顧則揭示了這個問題。研究者回顧了過往15年内31份專題調查,當中共訪問了逾五萬名來自17個國家的醫生。這些研究采用了酒精使用障礙鑑別檢測(AUDIT)、CAGE酒精使用疾病篩查試驗(Cut down, Annoyed, Guilty, and Eye-opener)等可靠有效的檢測標準作評估。在采用AUDIT-C指標的調查中,受酒精問題困擾的醫生比例為9%-35%。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所錄得的飲酒問題有所增加:從 2006 年至 2010 年的 16.3% 增加到 2017 年至 2020 年的 26.8%。部分調研中更表明,酒精問題有可能已困擾多達三分之一的醫生。相比之下,2019 年全球酒精使用障礙患病率僅為 1.45%。與普通人群相比,醫生中有問題的酒精使用也更高。然而,由於研究中的數據均基於受訪者自我報告,而且對於不良酒精使用的定義各不相同,因此結果有機會出現誤差。其實,醫生本應該清楚瞭解酒精對人體的危害,但爲何他們也會與酒精爲伍呢?

研究人員指出,與普通人群相比,醫生出現職業過勞以及心理健康出現狀況(包括抑鬱和焦慮)的風險更高,而這往往可能導致飲酒問題。那麽,竭力緩解病人壓力的醫生,又承受著怎樣的壓力呢?其實在香港,醫生壓力問題一向不容忽視。根據香港醫學專科學院在2019年進行的一項調研。逾72%的受訪醫生經歷過職業過勞,而 21% 的受訪者患有中度至重度抑鬱症,遠高於其他行業的比例(10%)。受訪者指出,最主要的壓力源自於「臨床責任」以及「工作要求」。而當中,一些醫生更反映曾有自殺企圖。醫生所承受的壓力,可見一斑。

外國也有類似情況,以我們較爲熟悉的腫瘤科為例子:2014 年在 ESMO 大會上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稱,歐洲多達 71% 的年輕腫瘤學家(中歐為 81%)或存在過勞症狀。所謂醫者醫病也醫心,腫瘤科醫生不僅需要有廣泛以及與時并進的醫學知識,以設計最有效的治療方案,還需要有應對各項壓力和負能量的心理素質,充當半個心理醫生,與患者在抗癌路上並肩同行。在漫漫療程中,患者其實給予了主診醫生極大的信任,而相應地醫生亦承擔了沉重的責任,自然也就會有一定的壓力。醫生也是平凡人,面對壓力而選擇通過酒精開解,倒也不那麽出人意料了。

其實很多時候,能看到病人越來越有精神,身體恢復得越來越好,醫生們就已經很滿足了。2023年已經來臨,祝願大家平平安安,在新的一年,讓我們在康復路上一同努力,並肩前行!

 

Reference: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290067/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health-environment/article/3151290/over-70-cent-young-doctors-hong-kong-burnt-out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networkopen/fullarticle/2799353

https://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985957?src=WNL_trdalrt_pos1_ous_221223&uac=126381MJ&impID=5020892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