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蘇子謙醫生 > <<平日成日面腫腫,中醫如何治療?>> 下集

<<平日成日面腫腫,中醫如何治療?>> 下集

26-03-2021
<<平日成日面腫腫,中醫如何治療?>> 下集

撇除以上所講西醫引起的病理性水腫。 其實更加多件的 面腫腫是因為間質(interstitial fluid)水液停留。 間質interstitium 呢一樣組織結構其實不嬲都知道存在, 但他的重要性都是幾年前在scientific reports一篇影響深遠的paper, 才重新引起科學界的重視。

間質其實就是細胞外嘅一些統稱環境。 他是介乎動血管微絲血管和淋巴組織, 和細胞之間中間的空間。 當中除了有水液之外,還有很多不同種類的結締組織(connective tissues), 細胞的新陳代謝廢物排泄 和國強免疫功能其實都是在這一層間質當中進行。

打個譬如就容易明白。 間質和當中的水亦就像泳池一樣。 在炎炎夏日 很多人去游水, 泳池當中的男女就是各種不同的細胞。 不同的細胞各樣健康的功能functioning, 是在(泳池)水當中進行。 但其實泳池水是不斷有更換的。 有新鲜水不斷加入(動脈 和微絲血管滲透養份), 保持泳池水乾淨, 當然亦有排污渠, 抽走舊水, 呢啲就係 靜脈血管和淋巴。 若然去水的為阻塞了或者減慢, 泳池的水便會滿瀉, 就好似身體會水腫一樣。 除了泳池水會滿瀉之外, 水中的各樣 污穢( 大家都知道泳池水當中有鼻涕口水甚至尿液和。。。 不用講得太明了吧) 就會殘留。 慢慢形成水質暗濁和發臭, 細菌滋生,影響了游水當中的泳客健康。 細胞在間質水當中也是一樣道理。

所以 保持細胞間質的水健康的循環, 不單止是為了 外表好睇啲, 而係 和身體的健康息息相關。 這就是中醫所講氣血循環, 經絡暢通的重要。

此外傳統認為腦部沒有淋巴系統, 中央腦部神經組織 是透過腦脊液嚟到吸收營養 和排泄廢物。 這其實只是其中一方面。 現代的研究發現 原來 腦部有一個類似於淋巴細胞的液體網絡
。腦部透過顱底骨 穿出來的 12對神經線, 原來當中的微量淋巴透過面部和頸部的淋巴回流 到靜脈。 咁即係話其實眼耳口鼻 的淋巴 和靜脈 回流, 甚至是間質水回流, 其實都是通於腦部。 所以例如中醫所講 濕氣重面腫的病人, 其實都是面部的間質水回流受障礙, 下流 堵塞了, 上樓的腦部排泄易受影響。 所以見會頭昏腦脹, 連思維活動都可以減慢下來, 個人冇咁醒目。 呢個就係中醫所講濕重嘅病徵。

現代甚至 有一些研究顯示, 原來 腦脊液 當中的beta amyloid protein 的 排泄也和這些頭面部的 淋巴血管網絡相關。 而這一種蛋白假如積聚 就是腦退化的一個特徵。 所以中醫治療腦退化 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用通經活絡的方法。 即所謂 “通 竅法”, 就可以 “醒神”。 由此可見現代醫學的發現間接證明了中醫學的觀察。

不過講返轉頭究竟有什麼DIY 的方法可以減輕面腫呢?

第一我必須強調運動的重要。 多做運動 例如每星期做三次至少半小時的帶氧運動, 即係要做到喘氣輕微出汗的才計數。 西醫講就係增加血液循環 ,激活細胞的代謝。 在中醫睇呢一方面可以幫助舒筋活絡, 第二方面可以健脾。 所以呢一樣嘢決不可少。

第二可以做一些頭頸部按摩, 大家都有經驗按摩之後, 頭頸的肌肉和軟組織疏通了, 會突然間覺得人精神爽利, 連個樣都好似靚埋。 而且腦部亦都 得到鬆弛 ,可以促進腦部的功能, 睡眠 也會改善。 大很多時按摩這些被動的方法, 只是一時間的改善, 都必須要配合上述所講運動,這些較為主動的方法。 簡單講即係冇得懶。

最後睡覺的重要 相信唔使多講, 有長期留意呢個博客的 都會知道我不斷強調睡眠的重要。 每天八小時優質的睡眠 不單止可以促進肌肉放鬆 和間質水液的回流, 而且可以促進腦部排廢物, 保持腦部的健康。 正正因為睡眠的時候放鬆了, 頭面部的間質水日才有時間回流。

總之 要治療 面腫腫的情況, 可以參考以上幾種DIY 方法, 若然都係搞唔掂, 就先請教自己的家庭中醫了。

蘇子謙醫生
(臨床腫瘤專科)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