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林慶順教授 > 紅蚯蚓酵素,口服療效?

紅蚯蚓酵素,口服療效?

13-07-2019

紅蚯蚓酵素,口服療效?

 

非常感謝林教授一直幫大家解惑,已讀過您「胜肽,蛋白質,怎麼吸收」這篇文章,但這裡http://b303094004.pixnet.net/blog/post/330034293-%E7%B4%85%E8%9A%AF%E8%9A%93%E9%85%B5%E7%B4%A0提到「紅蚯蚓酵素的口服吸收率約10%」,請問酵素在消化道是否有其他途徑(例如細胞吞噬或著細胞旁路途徑)進入人體血液中呢?如果沒有,口服紅蚯蚓酵素是如何產生臨床療效的呢? 謝謝林教授指點迷津。

這位讀者Eric對於保健品行業所聲稱的「口服蛋白質和肽的療效」特別感興趣。尤其是這類物質是如何能被腸道吸收,從而進入血液循環,是他最想知道的。他之前就已經問過我兩個這類問題,而我也已經給他答覆,請看小肽直接進入循環,合成蛋白?最有效的膠原蛋白?

Eric這次提供的那個網路連結,打開的是一篇一位藥師所發表的文章,它的標題就是「紅蚯蚓酵素」,而它的確有說「紅蚯蚓酵素的口服吸收率約10%」。這篇文章共提供了5篇參考資料,其中三篇是發表在名不見經傳的中國國內期刊,而另外兩篇也是發表在我以前從未聽過的期刊。

有關「紅蚯蚓酵素的口服吸收率約10%」的參考資料是一篇2001年發表的研究論文,標題是Some features of intestinal absorption of intact fibrinolytic enzyme III-1 from Lumbricus rubellus。這項研究是用兩種實驗方法來測試所謂的「腸道吸收」。第一種方法是將紅蚯蚓酵素加入培養的腸道細胞裡,第二種方法則是將紅蚯蚓酵素注射到老鼠的腹腔裡(腸道外,相當於人的靜脈注射)。也就是說,這項研究完全沒有測試口服吸收率。

紅蚯蚓酵素的英文是Lumbrokinase。Lumbro是源自紅蚯蚓的學名Lumbricus rubellus,而kinase則是一類具有激活功能的酵素(翻譯成「激酶」)。所以,紅蚯蚓酵素也叫做「蚯激酶」或「蚓激酶」。

我想,很多讀者聽過,甚至吃過「納豆激酶」(Nattokinase)。有關這個名稱,我曾這樣批評(請看納豆防心臟病/中風?):

很不幸的是,研究人員把這個酶誤稱為「納豆激酶」(Nattokinase)。因為「激酶」(kinase)在生化學的定義是,會將蛋白質「磷酸化」(phosphorylation)的酶(通常是一種激活作用,所以才會叫做“激酶”)。可是,納豆裡的酶並不具有激活的作用。事實上,該研究報告很清楚地說,納豆裡的酶是蛋白溶解酶。所以,它的正確稱呼應該是「納豆酶」,而其英文名稱應該是Nattoin,就如同木瓜的papain一樣 (都是具有“分解”的作用)。

上面這段有關Nattokinase的批評,完全適用於Lumbrokinase,因為Lumbrokinase也是一種水解酶,而非激酶。那,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命名呢?啊!原來Nattokinase和Lumbrokinase都是日本人命名的。所以,也許他們覺得,要有個「激」才會比較刺激吧。還有,Nattokinase聽起來也的確是比Nattoin來得更有分量。(附註:有關kinase的定義,請看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的網頁

不管如何,用Lumbrokinase到公共醫學圖書館PubMed搜索,共搜出71篇論文,而其中5篇是屬於臨床試驗。這5篇裡的最新一篇是在2017年發表在中國的《中南大學學報》,所以我就不做評論。再來的一篇是在2016年發表,但它只是在測試安全性(而不是有效性),所以我也不做評論。其餘三篇,請看下面的評論:

2013年:Oral fibrinogen-depleting agent lumbrokinase for secondary ischemic stroke prevention: results from 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parallel-group an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這一篇是發表在中國的《中華醫學雜誌》,而其結果是,服用Lumbrokinase一年後,血管疾病事故減少百分之4點7。

2009年:Improved myocardial perfusion in stable angina pectoris by oral lumbrokinase: a pilot study

這一篇是發表在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一份影響因子只有1.5的期刊。不管如何,這項研究是在印尼大學進行,而研究對象就只有10位病患,所以它的可信度極低。

2000年:Changes in coagulation and tissue plasminogen activator after the treatment of cerebral infarction with lumbrokinase

這一篇是發表在Clinical Hemorheology and Microcirculation,一份影響因子只有1.9的期刊。儘管它的結論是說Lumbrokinase對於腦梗塞的治療有好處,但是實際上,治療組的中風指數是從19降到11,而對照組的中風指數則是從18降到12。

從上面這三篇論文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所謂的臨床療效是非常有限,甚至於可以說是在誤差範圍以內。更重要的是,它們完全沒有說明,口服的酵素是如何能避開被消化分解的命運,又如何能穿過腸壁,而後進入血液循環系統(請看鳳梨酵素,吹捧與現實)。

請注意,有關Lumbrokinase作用機制的研究都是用注射的方式將Lumbrokinase打進動物體內。例如一項由台灣的中山醫學大學研究團隊所主導的研究,就是將Lumbrokinase注射進入老鼠的腹腔(腸道外,相當於人的靜脈注射)。

所以,讀者Eric所問的「口服紅蚯蚓酵素是如何產生臨床療效的呢」,答案是(1)口服紅蚯蚓酵素的臨床療效,證據非常薄弱,(2)沒有人知道口服紅蚯蚓酵素是如何產生臨床療效,(3)口服紅蚯蚓酵素也許根本就沒有臨床療效。

可以百分之百確定的是,紅蚯蚓酵素頂多也就只是一種「保健品」,而法律是不允許保健品聲稱有療效的。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城中活動

2020-12-01 10:00 am 義務剪髪服務
2020-11-27 7:00 pm 「聖誕花環工作坊」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淺談腦癌》
《淺談腦癌》 很榮幸繼肺癌和乳癌之後,有機會執筆撰寫第三本癌症小冊子《淺談腦癌》。 原發性腦癌並不常見,由身體其他部位的癌症擴散至腦部則較為普遍,本小冊子將集中探討原發性腦癌的種類、症狀、診斷與治療方法。 儘管原發性腦癌是一種難以根[...]
放下枷鎖 癌症康復者自白(4)
放下枷鎖 癌症康復者自白(4) 上期(2020年11月6日)寫到喜兒(化名)在鼻咽癌復發並完成手術後,頓覺自己連快樂的感覺也像隨着嗅覺消失般離她遠去,她向治療師說,她只想笑,可以讓她再笑嗎? 喜兒回憶起在10個星期的戲劇治療心理輔導[...]
《是救治,還是折磨?》
《是救治,還是折磨?》 晚期癌症患者,情況已極度糟糕,但在死前的一天仍在做化療。這到底是救治,還是折磨? 早陣子有位朋友問我:「我爺爺八十九歲發現胃癌,請問該怎麼辦?」 我問:「吃東西困難嗎?」 「還可以,疼痛也不算厲害,只是人十分[...]
毋忘愛
毋忘愛 11月7日11:00 · #溫暖人間 #毋忘愛 #好生好死 #生命頌禮 #愛在終點盛放 愛,在終點盛放 ❤️ 毋忘愛 留戀生,厭惡死,是每個人最普通的心態。然而香港偏偏有一位醫生,有一家機構,誓要「向死而生」。 輕輕地翻開「[...]
讓我笑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3)
讓我笑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3)   上期(2020年10月23日)寫到喜兒(化名)透過不同的藝術創作,將首次確診至完成33次電療後的複雜情緒一一發洩疏導後,回顧身邊家人朋友如何陪着她一起打怪獸,得着力量,適應與後遺症共存,[...]
癌症治療進化論
癌症治療進化論 記得小時候經常有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因而六十歲要“擺大壽”.可是近幾年連電視節目都進化說“長命百二歲”,甚至WHO也修改中年人的定義為六十歲.短短十多二十年間由本來六十歲可以慶祝大壽downgrade成為一個中[...]
《天國的媽媽》
今天是「世界中風日」。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中風其中一項風險因素是高血壓,而年輕的高血壓患者,中風機會可高出 3.5 倍。事實上,許多年輕的高血壓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病,因為高血壓可以全無徵狀。 早前,小女為「醫善同行慈善基金」執筆撰寫[...]
接受不完美 癌症康復者自白(2)
接受不完美 癌症康復者自白(2)   上期(9月25日)寫到喜兒(化名)在完成33次電療後,才意識到自己開始要面對後遺症帶來的生理心理影響,以及由確診到康復期間所積累的複雜情緒。 一直形容自己像新界一頭牛的喜兒,自小極為自[...]
基本篇 – 卵巢癌必驗:BRCA基因檢測全面指南(下)
卵巢癌必驗:BRCA基因檢測全面指南(下)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發表留言  16 十月, 2020 1 分   上回談到跟所有卵巢癌患者有關的BRCA1/2基因,這次繼續向大家介紹這檢測的細節。 遺傳性還是腫瘤基因檢測?[...]
基本篇 – 卵巢癌必驗:BRCA基因檢測全面指南(上)
卵巢癌必驗:BRCA基因檢測全面指南(上)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發表留言  10 十月, 2020 1 分   國際醫學指引建議:所有患卵巢上皮癌的女士都需要進行BRCA基因檢測,不論癌症分期及家族病患史。卵巢上皮癌是[...]
進階篇 –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黃曉恩醫生  進階篇 發表留言  9 八月, 2020 1 分 上回討論過眾多針對EGFR基因變異的標靶治療,都是適用於擴散性(即第四期)的非小細胞肺癌。既然療效那麼顯著,很多朋友都有此[...]
“醫學院讀D乜?!”
Cindy EE 感想集: “醫學院讀D乜?!” 每年DSE放榜,不少尖子透露想修讀醫科用以將來貢獻社會.讀醫科除了成續要好,醫科還是眾多學科之中需要修讀最長年期的一科.我讀醫的年代,其他學科只需3年完成,而我讀醫則需要5年時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