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林慶順教授 > 紅蚯蚓酵素,口服療效?

紅蚯蚓酵素,口服療效?

13-07-2019

紅蚯蚓酵素,口服療效?

 

非常感謝林教授一直幫大家解惑,已讀過您「胜肽,蛋白質,怎麼吸收」這篇文章,但這裡http://b303094004.pixnet.net/blog/post/330034293-%E7%B4%85%E8%9A%AF%E8%9A%93%E9%85%B5%E7%B4%A0提到「紅蚯蚓酵素的口服吸收率約10%」,請問酵素在消化道是否有其他途徑(例如細胞吞噬或著細胞旁路途徑)進入人體血液中呢?如果沒有,口服紅蚯蚓酵素是如何產生臨床療效的呢? 謝謝林教授指點迷津。

這位讀者Eric對於保健品行業所聲稱的「口服蛋白質和肽的療效」特別感興趣。尤其是這類物質是如何能被腸道吸收,從而進入血液循環,是他最想知道的。他之前就已經問過我兩個這類問題,而我也已經給他答覆,請看小肽直接進入循環,合成蛋白?最有效的膠原蛋白?

Eric這次提供的那個網路連結,打開的是一篇一位藥師所發表的文章,它的標題就是「紅蚯蚓酵素」,而它的確有說「紅蚯蚓酵素的口服吸收率約10%」。這篇文章共提供了5篇參考資料,其中三篇是發表在名不見經傳的中國國內期刊,而另外兩篇也是發表在我以前從未聽過的期刊。

有關「紅蚯蚓酵素的口服吸收率約10%」的參考資料是一篇2001年發表的研究論文,標題是Some features of intestinal absorption of intact fibrinolytic enzyme III-1 from Lumbricus rubellus。這項研究是用兩種實驗方法來測試所謂的「腸道吸收」。第一種方法是將紅蚯蚓酵素加入培養的腸道細胞裡,第二種方法則是將紅蚯蚓酵素注射到老鼠的腹腔裡(腸道外,相當於人的靜脈注射)。也就是說,這項研究完全沒有測試口服吸收率。

紅蚯蚓酵素的英文是Lumbrokinase。Lumbro是源自紅蚯蚓的學名Lumbricus rubellus,而kinase則是一類具有激活功能的酵素(翻譯成「激酶」)。所以,紅蚯蚓酵素也叫做「蚯激酶」或「蚓激酶」。

我想,很多讀者聽過,甚至吃過「納豆激酶」(Nattokinase)。有關這個名稱,我曾這樣批評(請看納豆防心臟病/中風?):

很不幸的是,研究人員把這個酶誤稱為「納豆激酶」(Nattokinase)。因為「激酶」(kinase)在生化學的定義是,會將蛋白質「磷酸化」(phosphorylation)的酶(通常是一種激活作用,所以才會叫做“激酶”)。可是,納豆裡的酶並不具有激活的作用。事實上,該研究報告很清楚地說,納豆裡的酶是蛋白溶解酶。所以,它的正確稱呼應該是「納豆酶」,而其英文名稱應該是Nattoin,就如同木瓜的papain一樣 (都是具有“分解”的作用)。

上面這段有關Nattokinase的批評,完全適用於Lumbrokinase,因為Lumbrokinase也是一種水解酶,而非激酶。那,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命名呢?啊!原來Nattokinase和Lumbrokinase都是日本人命名的。所以,也許他們覺得,要有個「激」才會比較刺激吧。還有,Nattokinase聽起來也的確是比Nattoin來得更有分量。(附註:有關kinase的定義,請看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的網頁

不管如何,用Lumbrokinase到公共醫學圖書館PubMed搜索,共搜出71篇論文,而其中5篇是屬於臨床試驗。這5篇裡的最新一篇是在2017年發表在中國的《中南大學學報》,所以我就不做評論。再來的一篇是在2016年發表,但它只是在測試安全性(而不是有效性),所以我也不做評論。其餘三篇,請看下面的評論:

2013年:Oral fibrinogen-depleting agent lumbrokinase for secondary ischemic stroke prevention: results from 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parallel-group an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這一篇是發表在中國的《中華醫學雜誌》,而其結果是,服用Lumbrokinase一年後,血管疾病事故減少百分之4點7。

2009年:Improved myocardial perfusion in stable angina pectoris by oral lumbrokinase: a pilot study

這一篇是發表在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一份影響因子只有1.5的期刊。不管如何,這項研究是在印尼大學進行,而研究對象就只有10位病患,所以它的可信度極低。

2000年:Changes in coagulation and tissue plasminogen activator after the treatment of cerebral infarction with lumbrokinase

這一篇是發表在Clinical Hemorheology and Microcirculation,一份影響因子只有1.9的期刊。儘管它的結論是說Lumbrokinase對於腦梗塞的治療有好處,但是實際上,治療組的中風指數是從19降到11,而對照組的中風指數則是從18降到12。

從上面這三篇論文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所謂的臨床療效是非常有限,甚至於可以說是在誤差範圍以內。更重要的是,它們完全沒有說明,口服的酵素是如何能避開被消化分解的命運,又如何能穿過腸壁,而後進入血液循環系統(請看鳳梨酵素,吹捧與現實)。

請注意,有關Lumbrokinase作用機制的研究都是用注射的方式將Lumbrokinase打進動物體內。例如一項由台灣的中山醫學大學研究團隊所主導的研究,就是將Lumbrokinase注射進入老鼠的腹腔(腸道外,相當於人的靜脈注射)。

所以,讀者Eric所問的「口服紅蚯蚓酵素是如何產生臨床療效的呢」,答案是(1)口服紅蚯蚓酵素的臨床療效,證據非常薄弱,(2)沒有人知道口服紅蚯蚓酵素是如何產生臨床療效,(3)口服紅蚯蚓酵素也許根本就沒有臨床療效。

可以百分之百確定的是,紅蚯蚓酵素頂多也就只是一種「保健品」,而法律是不允許保健品聲稱有療效的。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城中活動

2020-08-04 2:00 pm 強身健體八段錦
2020-07-18 2:00 pm (活動取消) 手語初體驗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下一個十年
下一個十年 十數年前,一班癌症同路人活躍於網誌,在抗癌路上互相支持,他們的故事成就了我們第一本同路人分享集——《癌症不是盡頭》,也是「癌症資訊網」成立的重要基礎。 今年我們將會推出《下一個十年》,再次邀請一班認識多年的戰友,分享他們[...]
乳眾不同-我為何需要接受延伸輔助治療?(李孔敏醫生)
乳眾不同 我為何需要接受延伸輔助治療?   早期乳癌的治療離不開根治性手術,並按病情需要來決定是否需要輔助化療和放射治療,以及它們的先後次序;更重要的是根據乳癌的分子分類來搭配不同的針對性藥物,例如荷爾蒙受體陽性型(HR+[...]
乳眾不同 – 強化延伸輔助治療 降HR+ HER2+乳癌復發風險 (梁廣泉醫生)
乳眾不同 強化延伸輔助治療 降HR+ HER2+乳癌復發風險 乳癌是女士們的夢魘。雖然近年乳癌的治療愈見精準,治療效果也愈見理想,惟仍有一定程度的復發風險。不少乳癌患者在完成治療後,仍活在復發的陰霾底下;身體復原了,心理壓力卻不輕。[...]
乳眾不同 – 乳癌患者的噩夢-復發與腦轉移 (黎詠宇醫生)
乳眾不同 乳癌患者的噩夢-復發與腦轉移 乳房是最具女性象徵意義的身體組織,婦女一旦患上乳癌,對其身心皆會帶來莫大的衝擊。猶幸若能在早期發現,其五年存活率高達90%以上。然而,許多乳癌患者在完成治療後,仍常常擔心癌症會否復發。如何才能[...]
老爸 : 不要問,只要做
老爸 : 不要問,只要做 癌症資訊網自說自話專欄,今期嘉賓 : 老吳先生。 (18-6-2020 癌症資訊網修訂版) 我係老吳,我老婆阿鬧叫我肥佬。成世人日日對住她日日搵到瑣碎事鬧我,不過早已習以為常。她一直以為自己好聰明樣樣精,日[...]
乳眾不同 – 乳癌治療精準如鑰匙 根治防復發同樣重要 (張天怡醫生)
乳眾不同 乳癌治療精準如鑰匙 根治防復發同樣重要 乳癌長期高踞本港女性十大常見癌症的第一位。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的數據顯示,乳癌的發病數字在過去二十年按年遞增,2017年共有4,373宗新症。話雖如此,隨著醫學界對乳癌的認識日益加深[...]
擔當守護病患的牧羊人 活出不一樣的節奏人生
擔當守護病患的牧羊人 活出不一樣的節奏人生 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榮譽顧問潘智文醫生專訪 「未知死,焉知生。」踏入腫瘤科超過二十年的潘智文醫生細說, 「只要你學會死亡,你就學會活著。」   人生中生命之長短,猶如大自然的規律,[...]
從癌症經歷 體會斷捨離
從癌症經歷 體會斷捨離 日本流行「斷捨離」的簡約人生概念,筆者近年也學習應用這概念於生活中,當我嘗試把這種斷捨離概念運用在癌症病人及康復者的治療小組上,感受尤深。 癌症在香港的普及程度,如同7-11便利店般。猶幸隨着醫療技術大幅改善[...]
Dr. Cindy Wong 黃麗珊醫生訪談 (二)
對於(預設醫療指)示有什麼看法? 由此帶出的(生前預囑計劃)有什麼看法和建議?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分享到:FacebookGoogle+emailPrint
Dr. Cindy Wong 黃麗珊醫生訪談 (一)
作為一位前線工作者,如何平衡生離死別引起的無力感?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分享到:FacebookGoogle+emailPrint
癌捱愛的人生故事
癌捱愛的人生故事 筆者的工作,偶會接觸癌症病人及其家人或照顧者,無可否認,這是一個令人沉重的服務群組,但在陪同患者一起見證不同的經歷、聆聽不同的故事時,卻讓筆者看到沉重背後的另一道光。 記起台灣癌症希望基金會執行長蘇連瓔女士在接受媒[...]
食得健康就要識得破解「營養標籤的密碼」
食得健康就要識得破解「營養標籤的密碼」 潮流講求健康,如果你看到產品上標榜低糖、低脂,它是否真的就代表健康﹖你有沒有認真關注食物營養標籤的資料﹖原來不懂內裏的解讀密碼,分分鐘鐘講求健康反而吃得更不健康。註冊營養師潘仕寶(S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