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林慶順教授 > 診斷攝影等於原子彈爆炸?

診斷攝影等於原子彈爆炸?

28-01-2019

昨天(2019-1-16)一位好友傳來一個視頻,標題是你做了多少無效醫療!?💀💀💀」。

它是在2019-1-4發表,長度3分59秒。

視頻的下面有文字說明:你知道,其實先今的治療和檢查 40%是確定無效的, 只有13%確定有效, 剩下的還不確定! 癌症篩檢只會發現癌症,沒辦法降低癌症發生率⋯⋯ 你做的檢查、治療是必要的嗎? 讓國內腎臟科權威 江守山醫師 告訴您

在視頻的第23秒處,江守山醫師說:「按照英國醫學期刊所做的回顧,他發現現今的治療跟檢查裡面只有13%是確定有效的,40%是確定無效的」。

與此同時出現的影像顯示「BMJ…4 May 2013」。

BMJ 是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縮寫,所以應該就是江醫師所說的「英國醫學期刊」。至於「4 May 2013」,就表示江醫師所說的醫學資訊是來自2013年5月4日發行的英國醫學期刊。所以,我就到英國醫學期刊的網頁去搜尋,果然找到2013年5月4日發行的那一期。可是,我瀏覽那一期的整個目錄,卻完全沒看到有江醫師所說的醫學資訊。

也就是說,這個視頻的製作,是大有問題。

bomb

 

在視頻的第2分鐘,江守山醫師說:「正子攝影加上斷層掃描的輻射劑量是25毫西弗……這個劑量等於你今天站在善導寺,看到距離善導寺一個捷運站之遠的台北火車站被丟了一個廣島級的原子彈,炸開來那個核子彈的蕈狀雲升上來,然後你被照了一下」。(附註:正子攝影就是PET Scan。請看我在2017-4-14發表的診斷顯影CT,MRI,PET

我在網上量了一下善導寺到台北火車站之間的距離,大約是800公尺。

我也到一個提供廣島原子彈輻射劑量的網站查看,看到爆炸中心一英里(1600公尺)外的輻射劑量是360毫西弗。也就是說,在800公尺的距離,輻射劑量是1440毫西弗(由於輻射強度是與距離的平方成反比)。

25與1440之間的差別,由此可見江醫師誇張的程度。

至於25毫西弗是否危險,我請大家參考兩個資訊。一個是來自江醫師所說的那個英國醫學期刊,2014年發表,標題是Don’t let radiation scare trump patient care: 10 ways you can harm your patients by fear of radiation-induced cancer from diagnostic imaging(不要讓輻射恐嚇扼殺患者護理:你有10種方法讓診斷攝影輻射誘發癌症的恐懼傷害到患者)。

另一個資訊是來自美國醫學物理學家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Physicists in Medicine)的聲明(翻譯):目前,支持輻射劑量低於100毫西弗的癌症發病率或死亡率增加的流行病學證據尚無定論。 由於診斷攝影劑量通常遠低於100毫西弗,當在醫療上使用是恰當時,對患者的預期益處很可能超過任何小的潛在風險。….這種預測可能導致媒體聳人聽聞的故事。 這可能導致一些患者擔心或拒絕安全和適當的醫療攝影,從而損害患者。

請讀者注意上面聲明裡的兩個關鍵詞:(1)100毫西弗,及(2)「當在醫療上使用是恰當時」。

也就是說,雖然還沒有證據顯示100毫西弗會增加癌症發病率或死亡率,但診斷攝影的使用與否還是必須根據確切的醫療需要。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