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NHS批准了兩款乳癌藥

NHS批准了兩款乳癌藥

05-12-2017

 

在英國,兩種乳癌藥已被國家衞生服務部(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建議使用。草擬指引裡,國際衞生和優質護理機構 (the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NICE)已批準帕博西尼(palbociclib (Ibrance) 和瑞博西尼(ribociclib (Kisqali))給晚期乳癌病患採用。

 

倫敦癌症研究院Nicholas Turner教授說︰「這兩種藥可讓婦女如常生活的時間多一點。」它定能減慢癌病的生長和舒緩其他的治療需要。

 

英國癌症研究院 由諾貝爾研究基金( the Nobel Prize-winning researchers)提供財政贊助研究那些藥物發展 歡迎聲明。 慈善高級政策顧問Rose Gray說︰「這決定已通過一段時間,我們很高興政府和NICE從容地付諸實行,讓病患很快獲得藥物而有活命機會。」續說︰「早前他們拒絶帕博西尼的申請實因價格太高與相關臨床試驗成效,現因NICE與藥廠搞定了價錢的保密協議,終於獲批了。」

 

晚期乳癌病患服藥後能按某些分子區分出表面存在或不存的癌細胞。這類型的乳癌稱作激素過敏(hormone sensitive)或呈陽性的激素受體 (hormone receptor, HR),呈陰性的人類表皮生長分子受體2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 HER2)疾病。

 

儘管藥物能讓整體存活期伸延時間多久不明朗,最終仍獲批。NICE著重IbranceKisqali藥物配合其他治療稱作芳香環轉化酶抑制劑(aromatase inhibitor),能給予未曾接受治療的晚期乳癌病患的希望。

 

由於這兩種藥能平均地使癌症停止生長比傳統治療多出10個月,NICE總結以上兩藥雖然未獲臨床實驗結果確定,不過對改善整體存活期仍有望成功。

 

NICE需要繼續評估新藥,乃基於該藥對NHS病患的成效多少和藥物價格的考慮。這兩藥的功效差不多和每日只需服用一次,對於舒緩晚期乳癌,且藥效能延緩化療需要,讓婦女能如常生活的時間久一些。

Read about the Nobel Prize-winning science that l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se drugs.

 

這兩藥是第一新標靶藥,它們透過按停兩種分子稱作CDK46以減慢癌症發展。芳香環轉化酶抑制劑的功能可阻塞雌激素生產,停止加劇某些乳癌惡化的能力。NICE健康科技評估中心董事Carole Longson教授述說︰「批准委員接納病患專家的意見,只要能延緩癌病生長的時間愈長愈好,這藥就屬於高價值了。」Longson教授就藥物以延緩疾病而續說︰「它可降低某些病患因化療引起的副作用和延遲應用其他治療的需要。」

 

「我們很高興那些藥廠能同意降低價格。」

 

一個使用兩藥的療程所需價錢是2,950,然而因保密協議所制定的條款不會被揭露,故新價格成謎。

 

英國the Royal Marsden癌症研究院,領導抑制劑臨床實驗的Nicholas Turner教授說︰「這些藥物已造成婦女生命大逆轉了。」

 

「這些藥物讓婦女能如常生活的時間多一些。」他說

 

每年英國乳癌新症約有45,000,估計約8,000人將有資格使用以上任何一藥作治療。

 

參閱︰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linical Excellence (2017) Ribociclib for breast cancer(link is external)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linical Excellence (2017) Breast cancer (hormone-receptor positive, HER2-negative) – palbociclib(link is external)

 

資料來源︰英國癌症研究 (cancer research UK)
http://www.cancerresearchuk.org/

 

轉載標示:如轉載時請標明文章出處 癌症資訊網 ,並將文章連結提供給讀者。

 


本網站英國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 UK)翻譯和轉載中文版內容。「她」聯合英國過百個慈善機構、許多醫護界和科學專家等集中癌症範疇研究,內容涉及先進醫療科技、資訊、癌症新趨向與標靶藥物等,期望找出腫瘤病源和醫治方法,除了能及早醫治外,還有助增加癌症病人存活率。
https://www.cancerresearchuk.org/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