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科學快拍︰螢光魚教我們知道皮膚癌是甚麽﹖

科學快拍︰螢光魚教我們知道皮膚癌是甚麽﹖

09-11-2017

黑色素瘤在斑馬魚的3D影像

 

在這一節科學快拍,曼徹斯特科學家新研究—「今日出版︰細胞報告期刋(Published today in the journal Cell Reports)」— 從基因學角度顯現黑色素瘤細胞如何在班馬螢光魚內合作和擴散。

 

黑色素瘤是最惡毒的皮膚癌︰病毒屬凶猛型類,能急速成長和擴散到其他身體部位,新治療法便有迫切需要,然而過去數年,基因分析顯示黑色素瘤 與很多腫瘤細胞類型 都不是相等而生。

 

事實上,組成黑色素瘤的細胞來自不同基因「偏好」— 兩種偏好基因以紅綠兩色顯示在上圖。近年,這兩種基因偏好說法符合生長和擴散病毒團作用。

 

 

     蛋白網狀物(白色)包圍了紅綠黑色素瘤細胞組成的腫瘤

 

 

Claudia Wellbrock博士領導曼徹斯特大學科學團隊發現這些不同基因細胞群組會互相配合地脫離腫瘤,擴散至身體。有興趣瞭解基因群組與細小班馬螢光魚的調查結果,可觀看以下錄像瞭解更深︰Watch a video exploring the new research

 

 

研究發現黑色素細胞製造不同數量的蛋白質,稱為「MITF」,並表現出不同行為舉止。「MITF」是蛋白質亦是標註因素,回應基因細胞的開關功能。腫瘤細胞包著許多MITF 影像是紅色的 生長迅速,然而擴散能力相對弱。另一方面,細胞盛載低量「MITF」— 似是綠色 比較活躍。不過腫瘤不會只一種細胞組成,為了找出腫瘤出了甚麽問題,曼徹斯特科學團隊混合細胞和觀察它們的活動行為,混合細胞在斑馬魚形成腫瘤,綠細胞協助緩慢擴散的紅細胞脫離腫瘤和擴散。團隊發現綠細胞主導和鼓勵紅細胞移動成擴散性獨立細胞卷宗,並維持在軌跡。

 

 

當許多固實腫瘤在一起,為了擴散開去,黑色素瘤細胞必須通過複雜分子網狀物和蛋白纖維以包圍腫瘤。只有這樣做,它們才能有效利用酶來溶化這個白色網狀物。這些酶據知是基質金屬蛋白酶(‘matrix metalloproteinases’, MMPs)或是MMPs作為短期使用。(早前在黑色素瘤擴散個案已寫了相關內容)

 

曼徹斯特科學團隊察看到斑馬魚內的紅綠混合腫瘤細胞時,它們依靠MMPs作擴散助力,研究人員相信綠細胞可能用MMPs清理場道以讓紅細胞跟隨。這些細胞混合物宜鋪設在重要的蛋白「軌道」(在圖像的白色顯示物) 包圍紅綠細胞的腫瘤。研究人員發現紅細胞依靠它們的軌跡以逃走和脫離腫瘤。與此同時,綠腫瘤細胞作為技術工程主管停止了某主要製造軌跡的重要元素 粘連蛋白(一種蛋白) 紅細胞不再能夠脫離腫瘤。

 

未來探索

這研究提供重要線索涉及黑色素瘤細胞能互相合作以擴散全身,証明細胞與分子複雜混合如何構成腫瘤。透過關注細胞混合物,分析腫瘤細胞互動關係,科學家把重要事件拼湊,有助了解黑色素瘤細胞擴散,這項研究讓我們了解如何阻止那些細胞而邁進一步了。

原文 :
http://scienceblog.cancerresearchuk.org/2014/07/24/

 

作者 : Nick Peel
翻譯 : 阿 C 

參考資料︰Chapman A, et al. (2014). Heterogeneous Tumor Subpopulations Cooperate to Drive Invasion, Cell Reports, DOI: 10.1016/j.celrep.2014.06.045

轉載標示:如轉載時請標明文章出處 癌症資訊網 ,並將文章連結提供給讀者。

 


本網站英國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 UK)合作, 獲授權翻譯和轉載中文版內容。「她」聯合英國過百個慈善機構、許多醫護界和科學專家等集中癌症範疇研究,內容涉及先進醫療科技、資訊、癌症新趨向與標靶藥物等,期望找出腫瘤病源和醫治方法,除了能及早醫治外,還有助增加癌症病人存活率。
https://www.cancerresearchuk.org/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