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有關肝癌我的一點回憶

有關肝癌我的一點回憶

27-06-2017

 

  那是九年前發生的事了。電話留言箱傳來沙啞的錄音:「對了,還有事找你。」他是我中學的一位學兄,文質彬彬,溫文爾雅。我跟他不算熟稔,但中學畢業後一同參與一個業餘合唱組,接觸多了。他不算開朗,甚至剛認識時有點害羞、有點傻氣,內心倒是純真得很,對待朋友更是難得地忠誠。我們的關係就是那麼簡單,偶爾談談近況,心裏也很踏實。有時我也會肆無忌憚的直接問他一些連他媽也不敢問的問題,例如交了女朋友沒。他留言給我的不久以前,我們才在咖啡室促膝而談——是的,那些年我們都喜歡在咖啡室流連。

 

  他告訴我他患上肝癌。我把檢查報告端詳了一會,並不自覺防護機制從那一刻開始已經自動把他當作我眾多病人的其中一位,拉開距離,避免投入太多感情。是晚期。腫瘤大得不能動手術,連肝動脈栓塞化學治療也做不了。為什麼好端端一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會患上癌症?為什麼發現時腫瘤已那麼大?為什麼他只是上腹隱隱發脹,連痛也談不上,就像都市病消化不良?………想來奇怪,這些問題我都直接跳過沒有發問,只是機械式地忙著替他安排醫院門診等事務。

 

  治療肝癌是很棘手的。有一位在大學研究肝癌的醫生同事就曾戲謔,在腫瘤科內專治腸癌的醫生是幸運的,因為有很多化療及標靶治療藥物能有效治療腸癌,不同的組合變化,可讓他們的醫術發揮得淋漓盡致,而像我這位同事專治肝癌的就倒霉了,多年來都是一種標靶藥走天涯,而且效果也不見得特別顯著。我替學兄看病當年,正是該種肝癌標靶藥剛上市之時,雖然價值不菲,也只能破釜沈舟,盡力一試。

 

  他從一開始便很接受自己的病,至少表面上如是。一向隨遇而安的他,在治療上卻嚴肅認真,很有主見,近乎剛愎自用。他並沒有按照我的提議在標靶藥上加上化療以嘗試提升療效,卻同時虔誠地進行一些另類治療。在我來說,至少他肯嘗試那唯一的標靶藥,給西方醫學一個機會,而且態度還是樂觀積極的,所以我也沒有堅持什麼都依我的一套。

  那陣子我們在門診會面得頗頻密。只是我們的話題變得很學術性,例如甲胎蛋白能否準確反映病情,各種治療副作用可能出現的機會率,甚至肝癌的臨床試驗及新藥研發。他特別關心新藥的發展,大概因為跟自己有切身關係吧。他又甚少帶同家人來覆診,我想最初他甚至是瞞著父母和姊姊的,後來怎樣告訴了他們我也不清楚。別的我也沒敢多問。治療初期有一些成效,不久病情漸漸惡化。後來住進醫院,走了。

 

  二○一七年四月,終於有第二種靶向藥物通過研究認證,獲美國藥品及食物管理局批准在治療肝癌第二線的情況下使用以延長存活率,是近十年來首次。此外,藥物製造商亦在今年年初宣布再另一種標靶藥通過研究發現與第一線標準治療的療效相若,有待報告正式發表及藥管局審批。除了標靶藥外,免疫療法有望在肝癌發揮療效,正在第二至三期臨床試驗的階段。這些日子,特別想他。

 

 

內科腫瘤科專科黃曉恩醫生

城中活動

2020-10-09 10:30 am 靜觀治療
2020-10-03 3:00 pm 重啟希望 疫中送光
2020-08-04 2:00 pm (延期) 強身健體八段錦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進階篇 –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黃曉恩醫生  進階篇 發表留言  9 八月, 2020 1 分 上回討論過眾多針對EGFR基因變異的標靶治療,都是適用於擴散性(即第四期)的非小細胞肺癌。既然療效那麼顯著,很多朋友都有此[...]
讓我哭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1)
讓我哭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1) 今天,一位癌症康復者喜兒(化名)希望借這小小篇幅,分享她的故事。 喜兒一直形容自己是開朗堅強的女孩子,天大問題降臨頭上,仍然可用頑強意志抵擋過來,直至幾年前,醫生確診她患上鼻咽癌,那時候才四十餘歲的[...]
 實戰篇 – EGFR突變型肺癌標靶藥眾多,如何選擇是好?
 實戰篇 – EGFR突變型肺癌標靶藥眾多,如何選擇是好?  黃曉恩醫生  實戰篇 發表留言  15 七月, 2020 1 分 都長得魁梧的兩父子來見我,要為剛確診EGFR突變形擴散性非小細胞肺癌的父親決定「最好」的標靶[...]
進階篇 –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進階篇 –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黃曉恩醫生  進階篇 發表留言  9 八月, 2020 1 分 上回討論過眾多針對EGFR基因變異的標靶治療,都是適用於擴散性(即第四期)的非小細胞肺癌。既然療效那[...]
(運動與癌症訪問) 一個永遠不倒的抗癌騎士 。受訪嘉賓︰David (G5)
一個永遠不倒的抗癌騎士 受訪嘉賓︰David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五組 十天千里的單車環台長征,由台灣癌症關懷基金會協辦的「吾癌無礙癌友單車環島活動」於2019年10月29日順利劃下句點,十數名「單車騎士」的港[...]
(運動與癌症訪問) 因癌症,進步成更懂得生活的人 。受訪嘉賓︰Ann (G4)
因癌症,進步成更懂得生活的人 受訪嘉賓︰Ann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四組 癌症,讓人聯想到痛苦不堪的化療和電療。從Ann身上,卻看到一位在患癌後,靠著運動和家人的支持,由平凡母親進化成一位多才多藝,以生命影響生[...]
(運動與癌症訪問) 人生沒有回頭路。 受訪嘉賓︰Sindy (G3)
人生沒有回頭路 受訪嘉賓︰Sindy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三組 多年來,乳癌一直是本港女性常見的癌症,不但生長速度快,而且復發率高。透過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牽線,我們接觸了其中一位HER2型乳癌的康復者 — — [...]
(運動與癌症訪問)樂觀面對乳癌 運動改變一生 。受訪嘉賓︰陳妙霞 (G2)
樂觀面對乳癌 運動改變一生 受訪嘉賓︰陳妙霞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二組 [人物專訪] ​對於很多人來說,癌症是魔鬼。 如果不幸遇到它,心裏會感到很害怕,會不知所措,更甚者會想到死亡。當陳妙霞於2018年7月確診[...]
(運動與癌症訪問) 當她遇上乒乓球時…… 受訪嘉賓︰Juju (G1)
當她遇上乒乓球時…… 受訪嘉賓︰Juju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一組 juju曾是一位朝九晚五的會計,本是家庭支柱,於2015年1月確診患上肺癌,暫停工作踏上抗癌的路程。她由2017年開始[...]
下一個十年
下一個十年 十數年前,一班癌症同路人活躍於網誌,在抗癌路上互相支持,他們的故事成就了我們第一本同路人分享集——《癌症不是盡頭》,也是「癌症資訊網」成立的重要基礎。 今年我們將會推出《下一個十年》,再次邀請一班認識多年的戰友,分享他們[...]
乳眾不同-我為何需要接受延伸輔助治療?(李孔敏醫生)
乳眾不同 我為何需要接受延伸輔助治療?   早期乳癌的治療離不開根治性手術,並按病情需要來決定是否需要輔助化療和放射治療,以及它們的先後次序;更重要的是根據乳癌的分子分類來搭配不同的針對性藥物,例如荷爾蒙受體陽性型(HR+[...]
乳眾不同 – 強化延伸輔助治療 降HR+ HER2+乳癌復發風險 (梁廣泉醫生)
乳眾不同 強化延伸輔助治療 降HR+ HER2+乳癌復發風險 乳癌是女士們的夢魘。雖然近年乳癌的治療愈見精準,治療效果也愈見理想,惟仍有一定程度的復發風險。不少乳癌患者在完成治療後,仍活在復發的陰霾底下;身體復原了,心理壓力卻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