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我的開心暑假

我的開心暑假

30-10-2013

轉眼間,我的暑假那麼快就完結了,這個暑假真的特別開心及有意義呢。

哈哈,請原諒我的懶惰,現在才打網誌。說好要常常update呢!

現在的我又回到瑞士,開始我的實習,繼續我讀書生涯最後一年的外國生活。

丫,先說說我的在這暑假的愉快生活吧。

暑假回到香港,想念瑞士的生活,空氣及當地的生活節奏,但很快又開始習慣回HK的生活。

回到香港,當然要吃香港的美食啦,香港真的真的是美食天堂。

不停的食,食,食,令我增塝了不少呀。

我很喜歡吃「街邊小食」。

魚蛋呀,燒賣,等等

當然我還喜歡吃茶餐廳及飲茶。

現在想起,我都很想吃,都餓了耶。

真的很幸運在一個美食天堂生活。

這個菠蘿油加多,實在一試難忘。

牠是我家的小狗,muimui

牠其實已經很老了。

當我在瑞士我都十分十分想牠,

亦會找家人和牠skype呢。

回到HK才知道牠在我最忙的exam時,得了很大的重病。

很感恩,回到香港看到身體不錯的牠。

在家裡,

一家人在一起,很溫暖。

看看電視,一起吃飯,很簡單,但我卻知道我很幸福。

爸爸媽媽,我又很想你們了。

不知不覺原來我回到瑞士已經1個月了。

回到HK不久,和教會的好姊妹一起到了台灣,

旅行,的確是很快樂。

我真的很喜歡旅行。

後來,我更感恩能夠有機會拍攝「星火飛騰」。

這個機會很難得,亦很感恩主讓我有這個機會發放正能量。

我只是一個很秒少的人,但我真的很想大家愛惜生命,

而且不要那麼輕易放棄。

可能我常常這樣提,

但是,我經歷那麼多,真的很明白要「樂觀」,要「堅持」,

人生真的是很美好。

星火飛騰:http://youtu.be/PoM5P6zs_E4

在拍攝的期間,其實我也做了一個小的手術。

但不是什麼不好的手術喔。

而是做一個心臟導管手術,因為不想長期吃薄血藥,

這手術只是預防有血塊沖上肺部呢。

很快很快,我又可以行得走得。

而且繼續星火的拍攝。

這個暑假我可以到不停的地方分享,亦為我的信仰作見證。

我真的沒有想過自己的暑假是多麼快樂,多麼有意義,

而且最開心是可以發放正能量。

這機會,是天父給我的,感恩感恩。

 

亦很感恩為Tadpole Studio 拍攝了一些婚紗照,做了一天的新娘。

她店是用一上古董的婚紗,

簡單得來很美。我不是model,但很榮幸被邀請呢。

很感謝主讓我有不同的 機會,亦藉此作見證。

我雖行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袮與我同在。

我經歷那麼多,現在想起真的有點覺得身上很多的恩典,

曾是光頭妹,曾做了很多的治 療,現今我能夠回到瑞士,

真的真的不知怎形容,所以,我要好好珍惜所有。

在回瑞士之前,和好朋友到了韓國一遊。

4個女生一起玩,一起行街。

這個旅行,真的很開心及難忘。

擁有這幾位好姊妹,

我真的說,我太幸福了,因為我有很好的家人,很好的朋友,很好的生命。

雖然現在沒有他們在身邊,可是我們不會因距離而減少友情。

太幸福啦

由於一些小因素,我推遲了2星期回瑞士,

可以在HK過中秋節。

和家人吃美食,唱歌,還有機會為朋友拍攝一個有關中秋的影片

這個暑假,實在太難忘了。

我很感恩。

因為我有健康,

我很幸福,

我有不同的機會去分享,

我真的沒想過,我這個暑假會難麼難忘及有意義。

感謝主。

「和家人的招牌動作」

我會在瑞士繼續努力,

為目標進發,要繼續身體健康。

我的天父,爸爸媽媽 ,所有朋友,

很謝謝你們讓得感到幸福快樂。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