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網上有關飲普洱茶致癌的傳聞

網上有關飲普洱茶致癌的傳聞

18-10-2013

 

自稱「人體工程學」專家的命理師李建軍在微博上稱「喝普洱茶是得癌症最快的方法」。這個說法引起很多網民的恐慌性討論;甚至有人將普洱茶說成是誘發乳癌的高危因素,繼而在社交網頁內不斷流傳。

根據李建軍的說法,普洱茶致癌是因為它經過發酵,而發酵過程中產生了黃曲霉毒素 (aflatoxin,中文又有稱為黃麴毒素、黃麴黴素等)。黃曲霉毒素是世界衛生組織所認定的致癌物。李建軍其後在電視台的訪問節目中重申這個論點,但他承認自己不是一位醫療或食品安全專家,也沒進行過臨床研究。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international/20120328/34120271/

黃曲霉毒素不是單一種東西,而是多個結構相似的化合物組成的天然毒素,主要包括B1、B2、G1及G2四類。在各類黃曲霉毒素中,以黃曲霉毒素B1最常見,毒性最大,引致癌病的能力也最強。它可能會引起胃癌、腎癌和肝癌。但未有証據顯示它會誘發乳癌。

黃曲霉毒素通常由黃曲霉菌 (Aspergillus flavus) 和另外幾種黴菌生長在發霉的穀物和果仁中產生,如大米、粟米、小麥、燕麥、乾豆類、花生和果仁等。黃曲霉菌 (或稱黃麴黴) 是屬於真菌 (fungi) 的一種,屬於散囊菌目,發菌科,麴黴屬 (學名:Aspergillus) 的成員。真菌是一種腐生生物,在自然界廣泛分布。我們的空氣飄浮著不同真菌的孢子,沒有密封麵包放了好幾天會發霉,就是這個原因。但真菌有很多種,一些可食用的菇類,也是真菌成員。

會產生黃曲霉毒素的黃曲霉菌孢子也會在空氣找到。其實陳年普洱茶都經過發酵程序。理論上普洱茶放久了也有機會碰上黃曲霉菌的孢子。但黃曲霉菌在茶葉上大量生長而產生很多黃曲霉毒素的機會不大。因為黃曲霉菌的最佳生長環境是那些脂肪和蛋白質較高的穀類和果仁食物。在發酵中的茶葉內如果有黃曲霉菌也不會是一個優勢菌,在茶葉內它的生長競爭力不及空氣中的其他的雜菌。

早在2003年台灣學者陳秋娥在台大食品科技研究所教授孫璐的指導下曾作出研究並發表了一篇論文:《 普洱茶中黴菌毒素之研究》。她的研究結果顯示普洱茶不容易受黃曲霉毒素所污染。上述研究發現參與普洱茶葉發酵的微生物包括有 Aspergillus 和 Penicillium species,她嘗試在茶葉中尋找會否有四種對身體有害的黴菌毒素,包括黃曲霉毒素(aflatoxins)、黃黴毒素(sterigmatocystin)、赭麴毒素(ochratoxin A)和橘毒素(citrinin),結果從44個茶葉的樣本內,均未發現有此四種黴菌毒素的存在。
論文連結:
http://ndltd.ncl.edu.tw/cgi-bin/gs32/gsweb.cgi?o=dnclcdr&s=id=%22091NTU00252003%22.&searchmode=basic

香港有不小人,特別是老一輩的長者都喜愛以普洱茶是作為日常飲料,也有流傳一個說法指合理飲用普洱茶有保健,減肥、消脂、降膽固醇等作用。香港人的人均壽命很長,在全球位於世界數一數二的高位,有人認為這可能是和香港人普遍常喝普洱茶有關係,雖然這一說法並無實質證據,但如果普洱茶含有真的有黃曲霉毒素,沖泡普洱茶飲會影響健康,很多人都應得到了癌病,那香港人就不會如此長壽了。

 



雖然合理飲用普洱茶應不會是一個致癌因素,但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要預防黃曲霉毒素的危害,所以建議在購買這一些高風險的食物時,儘可能選購新鮮的、包裝完整的。我們也要從食物的外觀色澤和氣味去觀察它是否長了黴。如購回家後未在短時間內吃完,它應儲藏在乾燥陰涼通風處,過了保存期限就要丟棄。由於家禽和乳牛都有用豆渣等加工飼料餵飼,它們吃入黃曲霉毒素的機會很高,動物體內的黃曲毒素可以間接地被我們攝取。所以應該少吃動物內臟(尤其是肝臟)和只購買一些優質牛奶飲用。

師兄 ( 17-10-2013 )

P.S : 如果各位想知多一點有關黃曲霉毒素和食物中的其他霉菌毒素資料,以下連結的資料是比較可靠的﹕

1. 食物中的霉菌毒素 – 導言
http://www.cfs.gov.hk/tc_chi/multimedia/multimedia_pub/multimedia_pub_fsf_72_02.html

2. 食物中的黃曲霉毒素
http://www.cfs.gov.hk/tc_chi/multimedia/multimedia_pub/multimedia_pub_fsf_73_02.html

3. 再談食物中的霉菌毒素
http://www.cfs.gov.hk/tc_chi/multimedia/multimedia_pub/multimedia_pub_fsf_74_02.html

4. 牛奶中的黃曲霉毒素
http://www.cfs.gov.hk/tc_chi/multimedia/multimedia_pub/multimedia_pub_fsf_67_01.html

5. 花生製品中的黃曲霉毒素
http://www.cfs.gov.hk/tc_chi/multimedia/multimedia_pub/multimedia_pub_fsf_21_04.html

6. 食物內的黃曲霉毒素
http://www.cfs.gov.hk/tc_chi/programme/programme_rafs/files/creport.pdf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