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我的行醫經歷(39) : 醫生會問「末期癌病」病人什麼的事?

我的行醫經歷(39) : 醫生會問「末期癌病」病人什麼的事?

19-08-2013

 

每次診症時,病人總會問醫生很多問題。

但相反,醫生又會問病人什麼的事呢?

以下是我教導我的受訓醫生,面對 「末期癌病」病人需要詢問的事項。



(一) 年老的: 日常生活由誰照顧。

年老、患病 (不論是否癌病)、面對死亡,都是人生必經的自然的事。 有老伴或至愛子女,相伴走完這段路,中國人稱為「有福」。

但幸福不是必然的。

面對老來無依的,最痛苦不是癌病對肉體的折磨,而是心靈那份孤寂。

我們腫瘤科醫生要醫治的,也不只是病人的身,也要關心他們的心。

(二) 年青的: 「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嗎?

                       「她」要照顧年幼的子女嗎?

所有人都渴望有個「完整」的家。

但除了少數主癌 (如部份淋巴癌、甲狀腺癌、少數乳癌、…) 外,大部份癌病到了末期,任由傳媒怎樣吹噓有什麽「重大醫學突破」,病人離世是遲早的事。

男主人若患上末期癌病,不單代表女的將要失去丈夫,也預示這個家庭將失去經濟支援,孩子要失去父愛。

反之,男的將要失去妻子,也預示孩子要失去母愛。

對於年輕的家庭來說,要面對一個「不完整」的家,對任何一位餘下的家庭成員來說,是漫長且殘忍的 – 特別是那些嬰孩或幼童。

對於這些病人及其家庭,我們臨床腫瘤科醫生要作更多特別的處理:如臨床心理輔導、社工跟進 … 等。

近年,多間公家腫瘤中心開辦了兒童哀痛輔導中心,有需要的可向所屬臨床腫瘤中心查詢。



(三) 兒童或青少年: …..

對不起,沙加無法提出詢問的事項:因為當我遇到這些病人,我的眼淚會一直在心裏流 …

對於他們,我會盡一切努力延長他們在世的日子。

我也很希望他們能珍惜他們仍在這世上的每一天:去珍惜至親、去愛至愛、去奏美好的曲、去感受這世上其他地方的美景、…

在短促的歲月中,去完成每一項心願。

照顧病人的「身」,由醫護盡力。 但病人的「心」,卻需患者、家人、親友 … 支持。

你有親友患上「末期癌病」嗎? 你會協助我們腫瘤科醫生,根據他們不同年紀和需要,去提供幫助嗎?



註:今天是父親節,在此為我的「年輕父親」病人祝禱。


沙加 ( 2009-6-21 )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