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我的行醫經歷( 24 ) : 一塲傷心的仗

我的行醫經歷( 24 ) : 一塲傷心的仗

29-07-2013

 今天的心情壞透了。
病人患上腦下垂體腫瘤,回內地醫治。 內地醫師建議做新的電療技術 – 伽瑪刀,只電非常小的範圍,一次性的治療,避免傳統大範圍的電療傷害。
病人治療後回港見醫生跟進。 本港醫生問她,國內醫師有否查明此腫瘤是什麽病理? 良性或惡性? 答案是沒有。
我不敢相信,一開始便只做伽瑪刀這種極小範圍的電療,良性的還可以,但若腫瘤是惡性 …..
不幸地,病人視力開始模糊,核共振佈告顯示,腫瘤在之前伽瑪刀治療過的週邊不斷長大,蝕入眼神經,需做腦科手術。 手術後証實是惡性的胚胎細胞癌(Germ cell tumour)。 本港醫生急忙為她做化療,但部分腫瘤仍不受控制。 腦外科認為再做手術非常困難,轉介我們考慮電療,因為此病的其中一種標準且有效的治療是大範圍的電療(而絕對非當日的伽瑪刀)。
我望着那些電療掃描影像在發呆:腫瘤在我面前,繼續侵蝕眼神經,並向上擴展。 可惡! 若果當初不是什麽伽瑪刀,區區癌瘤,在我征戰多年的沙加面前,我有電療在手,你休想作惡。 但之前的伽瑪刀已弄傷了眼神經,現在若做電療,會有永久盲眼之險,但若不做,後果是….
今天的心情壞透了。
這個病人是一個只得7歲的小妹妹 ….
「醫生,我的女兒真的會盲嗎?」女兒的母親问。
「腫瘤已蝕入眼神經,若腫瘤繼續不受控制,一樣會盲,且會冇命的。」此刻我很理智、很專業的答。
「醫生叔叔,我從此永遠看不到東西嗎?」這次是小病人问。
「有機會是,也有機會不是….」這次我答不上了。
(放心,醫生叔叔會盡力幫妳,妳不用盲,也不會死…. )

沙加( 2008-2-22 )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