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文章 | 醫療新知 | 標靶治療
頁數 [1] 2 3

壹週Plus

【特約報道】晚期肺癌 生機處處       肺癌是本港第二常見癌症,根據2014年資料顯示,每年新症超過4,600宗,於早期病徵不明顯,一般患者被確診時已屬晚期,若能及早發現及治療,便可以增加治癒機會。         臨床腫瘤科顧問謝耀昌醫生     治療癌症方法日新月異,現時包括電療、化療、標靶藥物及免疫治療。       根據醫學報告指出,女性及非吸煙者個案有上升趨勢,而大部分個案都是基因突變型肺癌,其中最常見的是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幸而,針對基因突變型肺癌的標靶藥不斷出新,有效針對抑制腫瘤生長,延長病情受控時間。   吸煙並非引致肺癌唯一主因 「吸煙並不是唯一主因引致肺癌,而是有很多不同因素,例如家族性遺傳、基因變異、飲酒及一些致癌食物。」臨床腫瘤科顧問醫生謝耀昌表示,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有明確指引,現時有幾種食品容易引致肺癌,包括醃製肉類、含有化學劑食品,以及吸入建築物料,如石棉等。由於以上種種原因都有機會引致肺癌。   抽組織診斷肺癌 及早進行治療 早期診斷對治療肺癌十分重要,謝醫生指出:「早期病人由於影響範圍細小,故可以用手術治療,割走癌細胞腫瘤;但晚期經已擴散開去,所以會選用藥物控制病情。」近年醫學上已經掌握不少腫瘤基因資料,發現只要針對腫瘤基因,對症下藥就可以有效控制病情。 一旦確診患有非小細胞肺癌後,便抽取組織化驗基因,若發現是晚期肺癌,就會採用系統性方法治療,當中基因檢查有EGFR、ALK、ROS1及PDL1。謝醫生表示:「經基因檢查確定是EGFR突變約5成,以亞洲地區最為常見。」   雙標靶藥物治療肺癌 成效顯著 肺癌個案中,最常見的主要是非小細胞,當中有腺癌、鱗狀細胞癌及大細胞癌,以腺癌最常見。謝醫生解釋:「醫生先了解肺癌類型、期數及病人身體狀況,才決定適合治療方法。」現時分為手術及放射治療(電療),藥物治療有化療、標靶藥及免疫治療。 「一般都不建議為病人進行化療,因為考慮到化療副作用不是每個病人都可以承受。」謝醫生指,現時有一半不吸煙肺癌患者帶有EGFR基因突變,合適的標靶藥可令腫瘤活躍程度減低或凋謝,藥力見效快。過往標靶藥物有第一至二代的一線標靶藥治療肺癌,但現時除了口服標靶藥外,同時可以配合靜脈注射的抗血管增生標靶藥(雙標靶治療),一起進行治療,控制癌細胞.。謝醫生解釋:「有研究指出,病人服用雙標靶藥比起服用單一標靶藥,更有效控制病情。」   免疫治療亦是另一治療肺癌方法,謝醫生表示,與標靶藥、化療等藥理不一樣,它是利用藥物令自身免疫系統來對抗癌細胞。   與癌共存 病人重獲生活 謝醫生憶述,有六十多歲的女病人,因為腳軟而入院求醫,最後發現患有第四期肺癌,並擴散至背脊骨,影響中樞神經系統,出現腳軟情況。「第一時間幫病人抽取腫瘤組織,確診為EGFR Positive。」謝醫生表示,首先進行電療,將部分擴散至中樞神經的癌細胞消除;然後情況稍有改善就再進行口服及靜脈注射的抗血管增生標靶治療。「病人接受物理及癌症治療2個月後,腫瘤明顯縮少,且病人由初期發現腳軟,不能步行、坐輪椅,最後可以自由步行。」謝醫生指,病人出院後,繼續進行治療而沒有什麼大的副作用出現,大致上都可以應付到日常生活基本,無需要家人特別照顧。所以雙標靶治療對於病人生活並沒有甚麼大影響。   PM-HK-0169-09-2017 ​   ​文章來自: 壹週Plus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1227/564640  
KKnews

ROS1融合突變和靶向藥物   2016-08-09 由 癌度 發表于資訊     ROS1基因也是肺癌中經常被提及的基因突變,但是其突變頻率並不是特別高。另外很多患者和家屬沒有分清楚ROS1的突變形式,很多不靠譜的基因測序公司,對於ROS1基因上一個位點的突變都解析是藥物敏感突變,對患者的靶向用藥產生了極大的干擾。本帖注重對ROS1的基因突變形式、對應的靶向藥物做一次系統梳理。       1、認識ROS1基因和其突變     ROS1基因的重排最開始是在人腦膠質瘤細胞系裡被鑑定出來,後續在其他幾個惡性腫瘤里也發現了ROS1基因的重排,如膽管癌、卵巢癌、胃癌和非小細胞肺癌,其中在非小細胞肺癌里的突變頻率為1%-2%。ROS1基因可與多個基因發生融合突變,其中最主要的融合伴侶是CD74,(見下面圖片),ROS1與其他基因發生融合時,一般會保留激酶結構域,而且在斷裂點上較為保守。ROS1的重排導致激酶持續激活,上調SHP-1、SHP2以及PI3K、AKT、mTOR、MAPK和ERK信號通路,導致細胞持續增殖,腫瘤發生。     圖1:非小細胞肺癌中ROS1基因的融合形式     上圖是ROS1基因的融合形式,左側的綠色部分為ROS1的酪氨酸激酶結構域,藍色部分為跨膜結構域。右側部分是報導的與ROS1發生融合變異的基因和其頻率。由於存在多種基因可能與ROS1基因發生融合,因此在選擇檢測ROS1的變異時,需要著重技術原理,避免漏檢。檢測ROS1突變的技術有FISH(原位免疫螢光雜交)、RT-PCR(逆轉錄PCR)、IHC(免疫組化)和新一代測序(NGS)。目前FISH是ROS1融合的金標準,通過紅色和綠色螢光探針標記ROS1基因兩端,如果ROS1基因沒有發生斷裂,那麼紅綠螢光湊在一起表現為黃色螢光信號。如果ROS1基因中間發生了斷裂,則可以觀察到紅色螢光、綠色螢光信號的分離,如果大於15%的腫瘤細胞呈現出這種分離信號,則判斷為ROS1基因融合突變陽性。     圖2:FISH檢測ROS1基因的重排     需要認識到任何檢測技術都不是完美的,FISH的優勢是可以檢測石蠟切片組織(FFPE),這是RT-PCR不能具備的,RT-PCR對樣本的RNA要求較高,需要新鮮的組織樣本提取RNA才能進行逆轉錄。另外FISH還可以檢測一些未知的融合突變,即不需要知道ROS1基因的融合伴侶是誰,只要ROS1發生分離了就行。缺點是手續繁瑣、對試驗員的操作要求較高。另外FIG基因在ROS1上游134kb處,因此FIG-ROS1的融合形式在螢光信號分離上不是很好判斷。最關鍵的是FISH不能提供出和ROS1發生融合的伴侶基因是什麼,是否有生物學和臨床的意義。     RT-PCR因為需要之前設計引物,所以不能檢測未知的融合突變形式。對樣本的RNA要求較高,石蠟標本里RNA降解很嚴重。因此如果您的檢測報告表明是RT-PCR檢測的融合突變,而您的標本是石蠟標本,那麼就需要注意是否存在假陰性的情況,不管是ALK或者ROS1以及RET都是這種情況。RT-PCR的優勢是快速、樣本需求量少。   ROS1的免疫組化檢測特點是簡單,易操作。但是對抗體的要求較高,另外易受到染色背景、判讀標準的影響,也有很多地方亟待提升。總之對於ROS1基因的融合突變,最好使用兩種以上的檢測技術進行相互驗證,沒有一項技術是可以做到100%的承諾的保證的,但是對於患者來說,漏檢因為所有的希望。       2、ROS1的患者和病理特點     ROS1融合突變是非小細胞肺癌的一個亞型(突變頻率1%-2%),ROS1的患者群與ALK突變的患者擁有一些共同的特徵,患者的特點是年輕、非吸菸、亞裔、進展較快。儘管ROS1融合突變也在肺大細胞癌、鱗狀細胞癌里被鑑定出來過,但是ROS1主要是存在於肺腺癌中。   ROS1基因與其他驅動基因突變是不共存的,一項涵蓋1073個樣本的研究表明ROS1與EGFR、ALK等突變互斥,沒有發現他們共同存在。一項涵蓋556個患者的研究也表明,使用免疫組化IHC檢測ALK和ROS1,沒有發現二者共存。後續有報導研究兩名ROS1陽性的患者發現了EGFR突變,分別是L858R和19號外顯子缺失突變。但是這些為個別案例,總體上腫瘤的驅動基因都是互相排斥的,因為腫瘤也不需要兩種驅動基因驅動其增殖。       3、治療ROS1陽性的克唑替尼   由於ROS1突變與ALK的相似性,研究者很容易想到使用ALK的抑制劑去嘗試治療ROS1的突變。2014年公布的臨床研究數據表明,50名患者每日兩次口服250mg克唑替尼,客觀應答率(ORR)為72%,包含3例患者完全緩解(CR),33例患者部分緩解(PR)。相比ALK突變,ROS1患者使用克唑替尼的反應持續時間更長,達到17.6個月,中位無進展生存期(PFS)為19.2個月,因此專家推出克唑替尼對ROS-1的抑制要強於ALK,而且ROS1陽性突變的患者預後相對較好。   美國FDA於2016年3月11日批准將克唑替尼用於治療ROS1突變的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也是第一個FDA批准的ROS1陽性的靶向藥物。但是克唑替尼治療ROS1陽性的患者也不可避免為會產生耐藥,這些耐藥原因包含ROS1基因上的一些點突變,如G2032R、L2155S、L2026M、G2101A、K2003I、L1951R等。其中ROS1的G2101A、L2026M和G2032R的腫瘤細胞系對Foretinib敏感,但是L2155S對於Foretinib仍然耐藥。G2032R和L2155S細胞系對TAE684也是不敏感的。除去這兩個藥物外,卡博替尼(XL184)展示出與部分耐藥位點的療效,如圖3,ROS1陽性克唑替尼耐藥後的L2026M、L1951R和G2032R可以被卡博替尼所解決,對於ROS1陽性的患者來說這算是一個好的事情,雖然這些是細胞系的研究,但是希望還是有的。這些需要著重注意,基因檢測報告需要仔細查詢是否有這些耐藥位點,這些耐藥位點的釋義和相應的意義。     圖3:ROS1的G2032等突變對卡博替尼敏感     ROS1患者在克唑替尼使用的另一個耐藥機制是EGFR的代償性高表達(表達量為2.6倍),這個在腫瘤細胞系中獲得了驗證,同時使用EGFR的靶向藥物吉非替尼或西妥昔單抗聯合克唑替尼,可以起到協同抑制的作用(見圖4)。     圖4:克唑替尼聯合達克替尼或阿法替尼,可控制部分ROS1患者的耐藥       但是問題是,假如EGFR的高表達也確實是一部分ROS1患者的耐藥原因,什麼時候對患者進行檢測呢,使用什麼樣本檢測。檢測的靈敏度和特異性如何? 鈣粘附蛋白E表達量丟失,波形蛋白和人纖維連接蛋白表達增加是另外一種ROS1陽性患者對克唑替尼耐藥的原因。這導致細胞形態,以及細胞之間的粘附力出現改變。     圖5:一些蛋白表達降低或升高也影響ROS1患者對克唑替尼的敏感性       另外也有文獻報導KRAS、NRAS等也對ROS1陽性的患者使用克唑替尼耐藥,從腫瘤細胞的進化考慮,ROS1對克唑替尼的耐藥原因會是比較複雜的,也比較難以預測。因此究竟是什麼原因耐藥,一定要徹底進行檢測明確。推薦什麼類型的靶向藥物,必須有一定的文獻或臨床數據支持。     4、其他ROS1融合陽性的靶向藥物 ALK和ROS1的激酶活性區域有70%的相似性,因此ALK的抑制劑很多是可以用於ROS1的治療的,克唑替尼這個藥物也就是這麼誤打誤撞地搞出來的。其他的ALK抑制劑是否也可以呢?答案是有抑制效果但不都是。   圖6:ALK抑制劑對ROS1-CD74融合基因的抑制情況     在圖1上我們可以知道CD74是ROS1的主要融合伴侶基因,所以表達該融合基因的細胞系被用來測試ALK的抑制劑。從圖6我們可以看出,克唑替尼、色瑞替尼(LDK378)、AP26113對ROS1-CD74的抑制效果很不錯。ASP3026具有中度的抑制效果,艾樂替尼(CH5424802)沒有顯示出具有抑制活性,這個是為主要注意的,因為艾樂替尼在ALK中和克唑替尼的頭對頭臨床試驗效果很好,但是這並不能完全複製到ROS1陽性的患者上,最起碼不能複製到CD74-ROS1的融合突變的患者上。     很多病友都熟悉3922這個ALK抑制劑,有資料稱這個藥物對於ROS1的抑制力度比克唑替尼強幾十倍。我們查詢了很多的文獻,終於找到了一篇3922對ROS1的報導,給大家呈上。     圖7:不同ALK抑制劑對ROS1的抑制活性,3922最優     從圖7中我們可以再次了解ALK抑制劑對ROS1突變的抑制活性,其實3922可以說是一騎絕塵。當然在這裡我們再一次看到艾樂替尼對ROS1抑制不力,這個是需要著重注意的,不是所有的ALK抑制劑對ROS1都能起到好的抑制效果。   對於ROS1突變導致的克唑替尼耐藥,體外實驗表明3922可以ROS1基因上的G2032R突變、G2026M突變具有抑制效果。在動物模型的體內實驗上,3922對於FIG-ROS1、CD74-ROS1和存在G2032R耐藥突變的CD74-ROS1都具有抑制活性。另外對於FIG-ROS1陽性膠質母細胞瘤的老鼠上也展示出抑制效果。這裡需要注意ROS1有多個耐藥突變,目前報導的是其中兩種是可以用3922控制的,當然這是動物實驗,後續仍需要進行跟蹤了解。     結語: 我們就本帖進行一次重點總結:   ROS1的突變頻率不是很高,在非小細胞肺癌里的頻率僅為2%左右,但是目前有靶向藥物克唑替尼批准。需要明確的是ROS1的突變形式是與其他基因發生融合。但是ROS1本身會產生一些耐藥突變對克唑替尼耐藥,這些耐藥位點可以被其他靶向藥物所解決,如卡博替尼、3922等。目前ROS1在其他癌種也有發現,但是跨癌種用藥的療效如果目前沒有較為全面的報導,有膠質母細胞瘤腦的ROS1陽性老鼠對3922敏感。其他癌種如果檢測出來ROS1陽性,且沒有獲準的靶向藥物,跨癌種用藥也是可以考慮的。       參考文獻; 1、Kurtis D. Davies, et al., Clin Cancer Res. 2013 August 1; 19(15): 4040–4045. 2、Gainor JF, et al., Oncologist. 2013;18(7):865-75. 3、Song A,et al.,Clin. Cancer Res. 21, 2379–2387(2015). 4、Katayama R, et al.,Clin Cancer Res. 2015 Jan 1;21(1):166-74 5、Zou HY, et al.,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5 Mar 17;112(11):3493-8.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news/8636l4.html  
壹週Plus

ALK基因突變肺癌 治療新標準       臨床腫瘤科醫生蔡清淟醫生         臨床腫瘤科醫生蔡清淟醫生指,新一代治療ALK陽性肺癌的藥物由於機理不同,比起第一代藥物更有效預防或控制腫瘤擴散至腦部。             香港每年有逾4,000 宗肺癌新症,肺癌患者中,大部分都是「非小細胞肺癌」,當中有大約百分之五屬ALK 陽性個案。ALK 基因突變肺癌比較容易擴散至腦部,常規治療如化療對病情控制未如理想,病人使用第一代ALK 標靶藥物作一線治療後亦會出現抗藥性,醫生會考慮使用新一代ALK 標靶藥物以紓緩患者病情。 臨床腫瘤科醫生蔡清淟醫生表示,第一代治療ALK 陽性肺癌的標靶藥物,與傳統治療相比,接受化療的病人只有三成成效,相反,使用第一代藥物的病人約有七成成效。但大部分病人的病情通常在十二個月內轉差,加上血液和腦細胞之間有天然的血腦屏障(Blood-Brain Barrier)阻隔藥物進入腦部,以保護中樞神經系統,以致藥物不足夠滲透至腦部。因此,有大約四至六成病人在一線治療後會出現腦轉移的情況。 蔡醫生續指:新一代治療ALK陽性肺癌的藥物由於機理不同,比起第一代藥物更有效預防或控制腫瘤擴散至腦部。在選擇不同治療方案時,病人應考慮藥物是否能夠停留腦部,預防或控制腦轉移。此外,大部份使用標靶藥物的治療是長期性的,不同藥物的副作用也不盡相同,病人在選擇時亦應考慮該藥物會引致的副作用及耐受性,因為病人通常需要服用此類藥物一段時間,若該種藥物出現嚴重的副作用之機會較低,除了能紓緩症狀及患者不適,病人的生活質素亦得以提升。 蔡醫生亦指出:「過往治療肺癌的選擇有限,但隨著醫學發展,醫治肺癌現在已有很多新的方案,如新的標靶藥物。傳統觀念是先使用第一代藥物再使用第二代藥物或將最好的藥物作後備,放在最後才使用,但是醫治肺癌的發展一日千里,應根據情況選擇適合的治療方案。       文章來自: 壹週Plus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1206/561439

中時 倪浩倫

今年的歐洲腫瘤內科學會亞洲大會行於新加坡舉行。(倪浩倫攝) 2017年11月24日 18:09 中時  倪浩倫 今年於新加坡舉行的歐洲腫瘤內科學會亞洲大會,會中首次發表一項針對亞洲人的非小細胞肺癌調查。(倪浩倫攝) 新加坡腫瘤內科專科醫師曾文耀(右)和其收治的癌友哈里Hari(左)。(倪浩倫攝) 肺癌已是亞洲「洲病」,全球超過一半的患者在亞洲,其中更超過8成為「非吸菸造成」的非小細胞肺癌,一大致癌因子為體內基因EGFR(表皮生長因子受體)突變,只能接受第一線標靶療法,待產生抗藥性後、再改第二線標靶。最新國際研究發現,若將原用於第二線的標靶療法(第3代標靶藥)放到第一線來用,不僅減少副作用,抗藥性更晚了8.7個月才出現,該成果已發表今年的歐洲腫瘤內科學會亞洲大會。     非小細胞肺癌當中,約有4成患者是因體內EGFR基因突變,目前有3種標靶藥可作為第一線治療;但研究顯示,使用第一線標靶者,平均9~13個月後會產生抗藥性,主因之一是另一個基因T790M突變,此時便會改用第二線標靶治療。   今年的歐洲腫瘤內科學會亞洲大會,發表了一項現正持續中的最新跨國研究數據,該研究收治包含台灣在內的29個國家、556名肺癌患者,期別皆為3期以上的EGFR基因突變者,當中有6成為亞洲人;研究成員之一、南韓延世大學醫學院副教授趙炳哲(Cho Byoung Chul)說,在患者的第一線治療上,醫療團隊分別給予傳統的第一線標靶,和本應第二線才用的第3代標靶藥;研究發現,藥物的反應率彼此相去不遠,分別為76%和80%,但後者卻大幅延長產生抗藥性的時間。   包含收案時間在內,該計畫至今已進行了將近3年,也是首次發表亞洲人種的最新分析結果。趙炳哲指出,雙盲測試結果顯示,使用第一線標靶者,平均10.2個月後會出現抗藥性,但若是直接用第二線標靶者,抗藥性則會在18.9個月後才出現,時間相差近一倍,且不同於第一線標靶會有皮疹、口內瘡等副作用,第二線標靶副作用小,能讓患者維持更好的生活品質。   新加坡腫瘤內科專科醫師曾文耀說,他日前收治一名65歲的印尼籍男性哈里(Hari),因久咳不癒就醫,儘管從不吸菸,卻遭診斷出罹患肺癌3期,歷經數次化療後依舊復發轉移,經檢查發現他為EGFR基因突變者,便給予第一線標靶治療。卻在一年內因T790M基因突變而產生抗藥性。   曾文耀強調,治療期間,哈里出現發燒、腹瀉、紅斑等副作用,相當困擾,且在一年內因T790M基因突變而產生抗藥性,從年初開始接受第二線標靶治療後,病情穩定且副作用減少,生活品質大幅改善。他補充,不要因為自己沒吸菸就忽略肺部健康,仍需透過定期檢查,達到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效果。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
癌症資訊網

肺癌一直令人聞風色變,皆因發病率和死亡率高企,香港癌症資料中心2014年的報告指出,肺癌患者的總死亡率高踞首位;而男性及女性的發病率分別排首位及第三位。最可怕的是,癌細胞近年不斷進化變種的情況,繼EGFR基因變異後,又出現T790M基因突變,令第一、二代標靶藥相繼失效。不過有專科醫生指出,近年推出的第三代標靶藥有效對付T790M基因變異,而且副作用少,有患者服藥逾1年仍可正常生活,為治療過程帶來新希望。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關永康   不吸煙女性患癌 成因不明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關永康表示,吸煙是肺癌的主要成因之一,然而非煙民也不應掉以輕心,因為吸二手煙、空氣污染及輻射等因素都會增加患上肺癌的風險,而非吸煙女性更應加倍留神,「研究指約有2至3成亞洲人有機會患上 EGFR(表皮生長因子)肺癌,當中以非吸煙女性較高危。另外,近年有不少患者為40至60歲女性,她們不吸煙,也無家族史,醫學界至今仍未找出病因。」關醫生解釋,EGFR是人體內控制細胞生長的重要機制,如其受體出現基因突變,會令細胞在不正常情況下大幅度地生長,形成癌症。患者可透過液體活檢或組織活檢, 來檢查有否EGFR基因變異。   肺癌分為四期,期數愈大,表示腫瘤體積越大,擴散範圍愈廣。關醫生解釋,肺癌初期症狀不明顯,須靠痰涎檢驗或支氣管內視鏡等才能檢驗出來,不少患者於確診時已屬第四期,肺癌已擴散轉移,便不能靠外科手術切除癌細胞,而須改以標靶藥、化療、放射治療等方法來控制病情,「第一、二期時,體積較小,且未轉移到重要器官,故尚可藉着外科手術切除腫瘤。然而當癌症進展至第四期,腫瘤已長至七厘米或以上,甚至已擴散至心臟、肝臟、肺膜等,傳統上會靠化療控制。」如發現肺癌出現EGFR基因變異,多數先使用第一、二代標靶藥,惟有六成患者服藥九個月至一年左右,便因T790M基因變異而出現抗藥性,繼而停藥,轉為化療或免疫治療。   新藥存活期大幅延長   不過,近年出現第三代標靶藥奧希替尼(Osimertinib),再一次為患者帶來新希望。此藥能針對T790M 抗藥性基因突變,比第一、二代藥物少出現乾燥、紅疹等副作用,患者甚至毋須刻意戒口。根據由中大醫學院領導的大型國際研究AURA3,此藥的「無惡化存活期」平均近10個月,較傳統化療的四個月大幅延長。關醫生指,有患者服藥逾一年後,病情已受控,而生活質素可保持,「有位40多歲,沒吸煙習慣的男性患者,確診時已達第四期,輾轉服用過第一代標靶藥、Tarceva(厄洛替尼)、類固醇及化療6針後 , 發現T790M基因變異,隨即試用三代標靶藥。服藥至今已一年多,癌細胞基本上已受控,患者可像普通人般上班、社交,只須定時服藥覆診便可。」隨著科學進步 , 關醫生寄語肺癌患者應保持積極的態度對抗肺癌 , 心存希望!

  乳癌是本港女性頭號癌症,但現存標靶藥只適用於小部分患者,近7成人15年來依賴傳統荷爾蒙療法或化療治療,易出現副作用。有專科醫生指,30%早期乳癌患者會復發或惡化變成「擴散型」,若演變成三、四期乳癌,存活時間更會大減至1年。 本港女性乳癌確診數字在21年間急升逾2倍,由1993年的年均1,152宗,增至2014年的3,868宗;每日平均有10名女性確診。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張文龍指,雖然早期乳癌患者的5年存活率達99%,但一旦惡化至第四期,存活率即跌至15%︰「本港入侵性乳癌患者中,約67%人屬ER+或HER2-型患者,惟過去15年來一綫標靶藥只能用作治療HER2+患者,大部分人變相只能採用荷爾蒙療法或化療治療。」 30%早期乳癌 復發或惡化 張續指,本地數據指乳癌患者復發時間中位數為2.5年,30%早期乳癌患者會復發或惡化成擴散性乳癌,增治療難度。幸近年有新標靶藥「帕博西尼」(Palbociclib)面世,適用於近7成入侵性乳癌患者,研究顯示配合荷爾蒙藥來曲唑使用,患者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較傳統療法增7成至24.8個月。 年約60歲的林女士4年前確診患乳癌,術後分別以化療及荷爾蒙藥物治療,化療後常嘔吐,荷爾蒙藥亦致腰骨痛。她於2015年乳癌復發,癌細胞擴散至骨,後來改用「帕博西尼」,完成為期約1年的12個療程後,癌細胞已受控未再進一步擴散;亦未見嚴重副作用。 記者︰脫芷晴 http://skypost.ulifestyle.com.hk/ 本港乳癌患者確診年齡中位數較美國及澳洲年輕10年,57%個案病發年齡在40至59歲群組。(受訪者提供)  

治癌最前線 - 第三代標靶治療   標靶治療已發展為晚期肺癌治療的重要的一環,由第一代的易瑞沙(Iressa)及特羅凱(Tarceva),到第二代的阿法替尼(Afatinib),直至今天的Tagrisso (藥品名稱:Osimertinib, AZD9291),都不斷為肺癌病人帶來新希望。 AZD9291, 是針對T790M基因突變的標靶藥,這個基因突變最常見於正在服用易瑞沙或特羅凱的病人,病人如果在服用易瑞沙或特羅凱其間發現T790M基因突變,原來的標靶藥便會無效,腫瘤便會不受控制. AZD9291便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為病人提供新的治療方案。同時,亦有病人在沒有受過任何治療的情況下,便發現有T790M基因突變,AZD9291也可以是其中一個治療方案。 現時美國食物及衛生局(FDA),也因為這藥物在臨床研究的卓越成效、以及治療的需要,加快AZD9291在美國的註冊,在2015年11月13日便批准了AZD9291的註冊,並准予使用於有T790M基因突變、並對第一線藥物有抗藥性的病人身上。香港的腫瘤中心亦可為病人引入AZD9291,提供最新最快的治療。 大概有三分之二有表皮生長因數受體(EGFR+)的晚期肺癌病人有T790M基因突變,而臨床研究亦顯示當中有64%的病人會在使用AZD9291後,腫瘤會受到控制,而且比起沒有T790M基因突變的細胞,AZD9291對T790M基因有突變的癌細胞有200倍的親和力。換句話說,AZD9291對T790M基因突變的癌細胞有很強的針對性,副作用也較輕微,主要也只是皮膚紅​​疹、指甲變色及肚瀉等。 晚期肺癌治療發展到今天的第三代標靶藥,為病人在治療以及生活都帶來不少改善,未來更多新藥的開發以及臨床的研究,定必為肺癌的治療帶來更多突破性的發展。       延申閱讀 :    知多啲:第三代標靶藥 港未上市 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11/s00005/1460312297283     權衡藥效副作用 標靶藥治肺癌 勿盲目求新 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11/s00005/1460312294787     醫然一笑:鏡花水月 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313/19527111            

中國報

西洋鏡.新法治癌 成就“肺”凡   中國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臨床實驗研究中心主任張力教授     韓國首爾直擊報導:陳筱柔 部分圖片/資料提供:勃林格殷格翰公司(Boehringer Ingelheim) 推陳出新的標靶藥物 + 合理的篩檢防治手段,未來,讓肺癌成為“慢性病”指日可待。 肺癌,指的是長在氣管、支氣管與肺臟的原發上皮性惡性腫瘤。 肺癌症狀的種類與嚴重性,主要是根據原發腫瘤的大小位置,以及轉移至局部淋巴結或其他器官的程度而定。 中國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臨床實驗研究中心主任張力教授分析,肺癌在臨床上分為“小細胞肺癌”(small cell lung cancer,簡稱SCLC)和“非小細胞肺癌”(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簡稱NSCLC)兩大類,其中非小細胞肺癌(包括肺腺癌、鱗狀上皮癌及大細胞癌)就佔了80%~85%。統計發現,亞洲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中,大約有40%會發生EGFR(表皮生長因子受體)基因突變。 “根據統計,肺癌一直是亞洲男性的頭號死因,也是女性死因的第2名,全球超過半數的肺癌病例都發生在亞洲,其中以EGFR基因突變型非小細胞肺癌較為常見。 以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基因突變型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群為試驗對象,比較第一代(gefitinib)及第二代(afatinib )肺癌標靶藥療效的Lux-Lung 7臨床試驗研究,日前發佈了令人鼓舞的最新成果。 主導LUX-Lung 7試驗的韓國成均館大學醫學院教授兼三星醫療中心創新癌症醫藥部總監樸根七(Park Keunchil),分析這項研究結果:“第二代標靶藥(afatinib)能將肺癌惡化風險顯著降低27%、治療失敗風險下降27%,顯示了更好的長期獲益療效;值得一提的是,其副作用發生率,與第一代藥物相差無幾,而且都是可以預估處理或進行防範的。” “Lux-Lung 7報告出爐的最大意義,在于我們驗證了作用屬于不可逆性EGFR抑制劑的第二代標靶藥,能夠讓患者腫瘤緩解時間更長,縮小得更多,讓患者活得更長久一些。” 張力教授坦言,雖然肺癌治療至今,並沒有革命性的重大突破,也還做不到“治好”晚期患者,但他相信未來肺癌防治的發展方向,將會越來越好。 Lux-Lung 7成果令人鼓舞 Lux-Lung 7研究結果的公佈,對于醫患而言,都有著非常重要的臨床實際意義,除了為醫生在臨床實踐中選擇合適的標靶藥物和精準治療提供重要數據支持和依據,第二代標靶藥物的獨特作用機制,也將為更多患者帶來治療獲益,為他們爭取更多有質量的生存時間。對于肺癌發病率極為盛行,早期肺癌診斷率欠佳的亞洲國家(包括我國)而言,無疑帶來了治療可行性及延緩生命的新曙光。 Lux-Lung 7是Lux-Lung系列臨床試驗計劃正在進行的多項研究之一。 Lux-Lung系列臨床試驗計劃是全球最大規模,涵蓋世界各國醫藥專家參與的標靶藥物臨床研究計劃之一,目前共有多項研究在進行中,其中部分研究已取得令人鼓舞的成果,而Lux-Lung 7則是首個將兩種標靶治療藥物在發生EGFR基因突變肺癌患者群中,直接進行頭對頭對比療效和安全性的全球性臨床研究。 勃林格殷格翰公司副總裁兼全球臨床腫瘤學科總負責人史泰樂教授(Gerd Stehle)表示,Lux-Lung 7研究成果對于推動患者治療的未來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希望通過與各地醫療體系合作普及化讓標靶藥物,從而讓更多患者從中受惠。 無論如何,可以預見的是,未來製藥公司仍需要開發更多適用于不同癌症的標靶藥物治療選項,進一步實現個體化的治療方案,讓患者從中受惠、延長存活期及提高生活品質,才能真正落實將癌症變成一種慢性病的願景。 標靶治療延長壽命 張力教授說:“雖然無法治好晚期肺癌患者,但從患者的生存期可以看得到,這類藥物能夠讓更多患者可以帶瘤生存,特別是有基因突變型的患者人群,藥物治療延長了他們的生存時間。” “通過標靶藥物治療手段,延長患者壽命及提升他們的生活品質,讓腫瘤變成是一種慢性病。” 每種肺癌生長和擴散方式不同,治療也有所區別,但是,總結各國專家的看法和呼籲,對抗肺癌只要能早期發現,持續追蹤檢查及用藥,其實就像慢性病一樣,可以與癌細胞和平共處,而推陳出新的標靶藥發展,也逐漸扭轉了過去認為肺癌是絕症的境況。 常見致癌原因 ★空氣懸浮微粒 ★基因 ★吸煙與二手煙 ★高齡化:50歲以上幾率高 ★環境污染 ★廚房油煙 認識EGFR基因突變 基因突變,是指一個人的基因發生隨機改變。突變可能無害,也可能導致疾病。目前已確認有數種突變會引致肺癌EGFR(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表皮生長因子受體)是其中一種。 出現EGFR基因突變時,癌細胞會迅速地生長和繁殖。對于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而言,標靶藥治療是目前最理想的治療模式(早期肺癌患者多採用以手術切除為主,手術后化療等的綜合治療方法)。 顧名思義,標靶治療就是針對某種癌細胞,或者是針對某一個蛋白、某一個分子進行治療,相關分子稱為驅動基因。 臨床研究已經證實,如果肺癌患者發生EGFR基因突變,使用針對性標靶藥物治療,比其他方法的效果更好。EGFR基因突變狀態,是標靶藥物治療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最重要的療效預測因子,特別是發生EGFR基因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可以通過不可逆標靶治療藥,更有效地抑制癌細胞的生長、繁殖,從而起到治療癌症,延長生命的作用。 因此,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在接受標靶藥物治療之前,應先檢驗EGFR突變基因型類,才能確保對症下藥及持續治療。 標靶藥物非萬靈丹 標靶藥物,是近十年來被人類寄予厚望的的剋癌利器,但人類與癌症(包括肺癌)的抗戰,仍在持續上演。 畢竟,與癌症有關的標記分子很多,單一標靶治療藥物,很難完全掌握癌細胞生長的關鍵,所以不見得適用于所有情況。 因此,標靶藥物雖然已核准用于不同類型的肺癌治療,近年來也不斷有新研究結果出爐,但並不意味著標靶藥物是萬靈丹,患者對于標靶藥物的治療結果,應存有合理期待。 換言之,我們也不應把標靶藥物當成唯一可以依賴或期待的治療方案,而是把標靶治療當作肺癌治療中的其中一種方法。該不該用?如何應用?標靶藥耐受性和安全性? 決定任何治療前,都務必先與主治醫生詳細討論病情和治療選項,根據個別情況選擇最合適的治療方案。 擁有正確認識,才能做出最適當的抗癌選擇,也才是與癌共存的最好方法。更重要的是,我們不應一聽到“肺癌”就膽戰心驚,或聽到“晚期肺癌”就自動宣判死刑。 記住!早期肺癌有其治療手段,晚期轉移也依然有“藥”可改善。   www.chinapress.com.my/20160510/   肺癌常見警訊 ◎持續性咳嗽 ◎持續胸部不適或胸痛、肩痛和背痛 ◎呼吸短促,呼吸困難及呼吸出現喘鳴聲 ◎反復性肺炎或支氣管炎 ◎厭食或不明原因體重下降 ◎咳血   韓國成均館大學醫學院教授兼三星醫療中心創新癌症醫藥部總監樸根七。   勃林格殷格翰公司副總裁兼全球臨床腫瘤學科總負責人史泰樂教授。  
明報

權衡藥效副作用 標靶藥治肺癌 勿盲目求新   【明報專訊】 十多年前,針對肺癌致癌因子EGFR的標靶藥出現,被寓為「神奇子彈」,肺癌治療歷史從而改寫。三年前,再有針對EGFR的第二代標靶藥上市。剛在韓國發表的研究報告,直接比較新舊標靶藥的優劣,現時在香港,兩代標靶藥同屬EGFR突變肺癌的第一線用藥。   香港中文大學臨牀腫瘤學系教授莫樹錦(圖:資料圖片)   新藥出現,香港大學內科學系臨牀副教授何重文及香港中文大學臨牀腫瘤學系教授莫樹錦均表示,病人有更多選擇,無疑是一個喜訊;不過,有人卻過分迷信新藥,竟花近12萬元,在不知名藥房購買未知真假的「第三代標靶藥」。標靶藥當真是愈新愈好? 每年香港有3000人死於肺癌,4000新增個案。患上肺癌,首要知道到底是什麼類型的癌症,有沒有因子突變。肺癌可分為小細胞肺癌、非小細胞肺癌,後者患者約佔85%,當中又以肺腺癌佔大多數。 肺腺癌當中,約有四至五成人測出EGFR突變,EGFR一旦出現突變,會令細胞異常增生、擴散,導致癌細胞的生長。針對EGFR突變的標靶藥物,依附在EGFR,阻止癌細胞繼續增生,殺死癌細胞。     香港大學內科學系臨床副教授兼呼吸系統專科醫生何重文 ( 圖 : 資料圖片 )     第二代藥效加強 副作用較大   上月底在韓國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第二代針對EGFR突變的標靶藥阿法替尼(Afatinib),更有效抑制EGFR,病人的無惡化生存期,也略勝第一代標靶藥。 新藥優於舊藥?香港大學內科學系臨牀副教授兼呼吸系統專科醫生何重文說,「這是十分常見的誤解,認為有了新一代的標靶藥,便可以將舊一代『摺埋』,事實絕非如此。第一代藥物吉非替尼(Gefitinib)臨牀應用已經超過十年;新藥舊藥,其實彼此各有優劣」。 藥理方面,第一代藥物依附在EGFR受體上,但會脫落;第二代藥物最大特點是可緊貼於EGFR受體上。香港中文大學臨牀腫瘤學系教授莫樹錦亦指出,「第二代藥物,的確加強了抑制EGFR受體的能力,但絕對不是永久加強」。 何重文續指,第二代藥物控制病情的能力亦稍強一點點。「近期有研究指出,對比第一代藥物,阿法替尼於病人的無惡化生存期(Progression free survival),表現略為優勝。所謂無惡化生存期,即是指患者『活着而癌症沒有惡化』的時間長度。」       致嚴重肚瀉 年老未必合適   既然如此,第二代藥物足以完全取代第一代嗎?「除了療效外,必須同時考慮背後代價,首要考慮的是副作用。第二代藥物抑制EGFR的能力較強,但副作用亦較大。這是一體兩面。」何重文說道。 第一代的吉非替尼,常見副作用包括皮疹、肚瀉。何重文解釋,EGFR原來也存在於皮膚、腸臟之中。「只不過癌細胞的EGFR,出現了不正常的突變;第二代藥物抑制EGFR的效力較強,所以對皮膚、腸臟中正常的EGFR,抑制同樣較大,影響皮膚、腸臟功能,副作用亦較大。」 藥效、副作用之間如何取得平衡?「晚期肺癌,目標不在根治,所以除了考慮控制病情外,還要顧及病人生活質素。因此要與病人充分溝通,考慮他們的健康狀况,或能否承受副作用。舉例,確診四期帶有EGFR因子的肺腺癌,如病人老邁、腎功能欠佳,或會考慮第一代藥物;因為第二代藥物可引致較嚴重的肚瀉,患者隨時因為缺水導致腎衰竭。又或是年輕女性患者,大多較注重外觀,考慮皮疹的問題,或會傾向選擇吉非替尼。」   藥費援助 現只限第一代   另一考慮是經濟能力。現時於香港,吉非替尼、阿法替尼同屬第一線藥物,獲衛生署審批註冊,列入公立醫院的藥物名單之內,但是同屬病人自費藥物。兩藥價格相若,每月藥費約1.3萬至1.5萬元。「然而,由於吉非替尼臨牀使用超過十年,已納入關愛基金、撒瑪利亞基金之中,如有經濟困難,通過資產審批人士可獲援助。第二代藥物應用歷史相對短,暫時仍未納入援助之中。」何重文說。     文:陳雅君 圖:資料圖片 編輯:屈曉彤   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11/s00005/1460312294787     ( 肺癌 ) 知多的 : 第三代標靶藥  港未上市 www.cancerinformation.com.hk/article_details.php
明報

知多啲:第三代標靶藥 港未上市    【明報專訊】不少人迷信新藥。香港中文大學臨牀腫瘤學系教授莫樹錦最近在報章撰文,指有一內地病人付上11.9萬港元,於沙田某小藥房購買25片「第三代EGFR突變標靶藥」,然而第三代標靶藥目前仍未在香港上市,究竟它從何而來?是真是假?無從稽考。 第三代標靶藥是什麼?   打破抗藥性 治癌新後着 標靶藥,雖然猶如神奇子彈,但有一半病人服藥約一年後出現抗藥性,對藥物失去反應,背後原來是另一基因作怪!莫樹錦解釋,「食食下標靶藥無反應的病人,當中約五至六成是和T790M基因突變有關。如何對付它,是日後肺癌治療的重要一環」。第三代標靶藥AZD9291,就是針對T790M基因突變。 原來,第二代阿法替尼也有助抑制T790M突變。「但問題是,必須服食極大劑量才有效,卻導致嚴重的副作用,包括肚瀉、皮膚及口腔潰爛,病人完全『頂唔順』。如何在可接受的副作用內,有效抑制T790M?第三代標靶藥應運而生。」莫樹錦解釋,以往標靶藥出現抗藥性,下一步會考慮化療。「現在首要考慮的,則是測試患者體內有否T790M突變。如果找到突變,就會先考慮第三代藥物而非化療。」 想知道有沒有T790M突變,在香港有方法測試嗎?「可以抽針提取癌細胞組織,做基因測試。然而,部分位置的組織難以抽取,隨時構成危險。現時已有較新、準確的血液測試(Droplet Digital PCR),患者可自費三四千元做測試。」第三代藥物,香港可使用了嗎?「它去年11月在美國上市,但在中國、香港等地仍未正式上市,香港估計於今年底或明年初正式上市。如病人目前急需用藥,也可參加藥廠的『指定患者藥物使用計劃』,醫生可按患者情况,向衛生署申請個別入口藥物。」 免疫療法 晚期另一出路 治療晚期肺癌,除了標靶藥,免疫療法是另一出路。莫樹錦解釋,癌細胞「好蠱惑」,會告訴免疫系統:我係自己友,不要攻擊我!「當中正是透過中間人,即名為PD-1/ PD-L1系統,現時有藥物可抑制這系統,令免疫系統中的T細胞『清醒』,重新對癌細胞發動攻擊。」 「只有約兩成病人對免疫療法有反應,所以不要以為是萬能!然而,這確實給肺癌病人提供了多一個選擇,絕對是好事。現時,肺癌患者只會在標靶、化療也失效時,才會考慮免疫療法。我目前正進行兩項大型研究,希望免疫療法日後成為一線治療。」莫教授披露。 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11/s00005/1460312297283   ( 肺癌 ) 權衡藥效副作用 標靶藥治肺癌 勿盲目求新 www.cancerinformation.com.hk/article_details.php  
chanleungcho
dr.chan
免疫營養
Roche-Breast
藥物資助
講座活動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