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文章 | 醫療新知 | 國際視野 / 癌症資訊網編輯室
頁數 [1] 2 3 4

TVBS News

3D影像呈現腫瘤 南韓醫界結合AR應用       在南韓就有醫院把「擴增實境」結合骨科手術,讓醫師在切除骨瘤前,能更精確掌握腫瘤位置,把誤差降到最小;另外也有業者透過擴增實境,來教導小朋友該如何正確刷牙,讓小孩子在玩遊戲破關中喜歡刷牙,也不用再讓父母傷腦筋。       韓各界現在開始廣泛結合擴增實境,像在首爾大學醫院就將擴增實境,運用在骨瘤手術上,只要將核磁共振檢查出來的報告數據,輸入在特別開發的程式上,就能在患部上投影,以3D影像呈現腫瘤。   首爾大學盆唐醫院整形外科醫師表示,他們現在開發的擴增實境應用,是保持了原有的術前檢查系統的優點再去開發的,病人不用再額外分擔費用,比起一般手術,可將移除正常組織的可能性降到更低。這樣的作法,可以幫助醫生在術前更精準的掌握腫瘤的大小和位置,下刀的準確度增加兩成,減少移除正常組織的可能   另外也有業者腦筋動得快,用擴增實境教小孩怎麼「刷牙」,就是看準很多父母不知道該如何教小朋友正確刷牙,業者就研發出這看似像是玩遊戲的App,電動牙刷已經不夠看,智慧牙刷能夠偵測小朋友的動作正不正確,另外還有卡通化設計,把刷牙包裝成像是闖關遊戲一樣,讓小朋友自然而然養成刷牙習慣。   其實不只是刷牙,像是投影在教科書上的3D影像,都能幫助小孩建構空間概念,念起書來更有趣。而在視訊通話功能裡,可以點選AR筆功能,直接在影像上畫圖和指引,讓有需要操作精密機械的工作人員,可以更有效率的溝通。   開發商表示,這能讓相隔兩地的人在出現問題時適時幫助另一方,可以用在很多地方,像是在出差時或是工業上在安裝組裝東西時。比起虛擬實境還需要添購額外的裝置,可以直接在手機上呈現的AR更能被民眾接受,南韓更預估在2020年AR市場可達12億美元。     文章來自: TVBS News https://news.tvbs.com.tw/tech/855794
奇点网

《自然》:狡猾至極!為了轉移,癌細胞竟然會偽裝成免疫細胞,難怪T細胞會讓它在眼皮子底下溜走 | 科學大發現     Original 2018-01-18 朱爽爽 奇点网       癌細胞才是真正的“戲精”。   我們在很多電影中都看到過這樣的橋段,某個殺人犯行兇被發現,並被大量員警包圍走投無路時,往往會通過模仿員警開著警車逃離犯罪現場。   很遺憾,癌細胞可能就是這一經典橋段的鼻祖。   就在昨天,來自康奈爾醫學中心的Lewis C. Cantley博士與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員合作在《自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超級重磅的研究。他們找到了癌細胞轉移的遺傳學機制。   他們發現,癌細胞的轉移是由染色體不穩定性驅動。高度不穩定的染色體可以主動啟動癌細胞基因組中的炎症相關通路,使其表現出免疫細胞的特點並獲得轉移能力。這不僅使癌細胞成功逃避了T細胞的追殺,Cantley博士懷疑,當機體出現感染或病原微生物入侵時,這些癌細胞還很有可能還會像免疫細胞一樣遷移到感染部位形成轉移灶(1)。       Cantley博士       說到這一研究,就不得不提一下染色體不穩定性了。   所謂染色體不穩定性,就是指癌細胞相比于正常細胞,其細胞在進行分裂時很容易丟失或者得到一整條染色體或者染色體片段,這是人類惡性腫瘤的普遍特徵之一。此前的研究表明,染色體不穩定性,引起的染色體數目不平衡是導致抑癌基因失活的重要機制。因此,有學者認為,染色體不穩定性可能是早期腫瘤形成的重要機制(2)。   而近年來,大量的研究表明,染色體不穩定性不僅與早期腫瘤的形成密切相關,在癌細胞的轉移中,它也插上了一腳。具體來說,人們發現,那些容易發生遠端轉移的惡性腫瘤細胞,都表現出高度的染色體不穩定性(3)。不過此前人們並不清楚染色體不穩定到底是癌細胞轉移的原因還是結果。             因此為了探究染色體不穩定性與癌細胞轉移之間的關係, Cantley博士開始了本次實驗。   首先,通過對72對原發性腫瘤以及轉移灶癌細胞的基因資料進行基因完整性分析(wGGI),對乳腺癌的原發灶和轉移灶進行染色體組型分析,以及對局部晚期頭頸部鱗狀細胞癌患者的原發灶和轉移灶進行病理分析。Cantley博士發現,的確,相比于原發性腫瘤,轉移灶癌細胞的染色體不穩定性顯著提高。   隨後,Cantley博士便開始深入研究染色體不穩定性在癌細胞轉移過程中的作用。此前的研究表明,微管解聚酶驅動蛋白KIF2B可以維持細胞染色體穩定(4)。因此,Cantley博士首先建立了三種癌細胞模型,一種是正常的高轉移性癌細胞,一種是染色體不穩定性稍微被抑制高轉移性癌細胞,最後一種是染色體不穩定性顯著被抑制的高轉移性癌細胞(KIF2B高表達)。   隨後,通過將這些癌細胞注射到裸鼠乳房中,Cantley博士發現,正常的高轉移性癌細胞很快就在裸鼠的肺部,骨頭,大腦中形成了轉移灶,一般70天左右,小鼠就因癌細胞轉移而死。   然而,讓Cantley博士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那些染色體穩定的高轉移性癌細胞注射進入裸鼠乳房後,雖然癌細胞的增殖速度並沒有受到影響,但是其轉移能力卻被顯著抑制,很少形成轉移灶,並且這些裸鼠一直活到了210天左右,是對照組的近三倍。這也意味著,癌細胞的轉移就是由染色體不穩定驅動的。       注入染色體穩定癌細胞的小鼠生存時間顯著延長(藍色)       但是染色體不穩定性是如何驅動癌細胞轉移的呢?   通過對染色體穩定的以及染色體不穩定的三陰性乳腺癌細胞細胞進行全轉錄組測序分析,Cantley博士發現,相比於低轉移性染色體穩定的癌細胞,高轉移性染色體不穩定的癌細胞內有1584個基因的表達顯著上調。   通過整合單細胞RNA測序的結果,Cantley博士發現,這些基因主要涉及兩個重要的通路,一個是降低癌細胞黏附性的上皮間質轉化通路,而另一個就是炎症反應通路。   隨後進一步的研究發現,這些染色體不穩定的癌細胞,會產生大量的DNA碎片通過微核分泌到細胞質中。我們都知道,正常情況下,細胞質中是不會出現DNA的;一旦細胞質內出現了DNA碎片,就會馬上啟動cGAS-sting通路,誘發炎症反應召集T細胞來消滅這些細胞,這也是放療發揮作用的重要機制(5)。 顯然,癌細胞並不屬於正常情況。Cantley博士發現,這些染色體高度不穩定癌細胞細胞質中的DNA碎片,雖然會啟動cGAS-sting通路,但是隨後不會啟動經典的核因數κB通路。   相反,Cantley博士發現,cGAS-sting通路會啟動非經典的核因數κB通路,促使p52基因的表達,使癌細胞的基因表達特徵與骨髓先天性免疫細胞具有某些相似性,並且可以逃避T細胞的追殺。同時,Cantley博士還發現,抑制cGAS-sting通路可以顯著抑制癌細胞轉移。       滲入細胞質中的DNA碎片(綠色)       因此,Cantley博士懷疑,染色體高度不穩定的癌細胞通過主動啟動cGAS-sting通路,誘導大量的骨髓先天性免疫細胞聚集。這樣以來,癌細胞不僅可以通過模仿骨髓先天性免疫細胞來逃脫T細胞的追殺,同時還能能夠像骨髓先天性免疫細胞一樣,遷移到其他感染部位形成轉移灶。   正如本文的一作,Samuel F. Bakhoum博士所說,“癌細胞可以模仿免疫細胞。這使它們避免了隨後炎症反應帶來的致命後果。這就像罪犯進入警車離開到處都是員警的犯罪現場,避免被捕一樣(6)。”   總而言之,Cantley博士的研究闡明了染色體不穩定性驅動癌細胞轉移的具體機制。這也為未來癌症的治療開闢了全新的靶點,畢竟大家也知道90%癌症的死亡都是轉移導致的。       參考資料: 1.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25432 2.Sheltzer J M, Ko J H, Replogle J M, et al. Single-chromosome gains commonly function as tumor suppressors[J]. Cancer cell, 2017, 31(2): 240-255. 3.Turajlic S, Swanton C. Metastasis as an evolutionary process[J]. Science, 2016, 352(6282): 169-175. 4.Bakhoum S F, Thompson S L, Manning A L, et al. Genome stability is ensured by temporal control of kinetochore–microtubule dynamics[J]. Nature cell biology, 2009, 11(1): 27-35. 5.Deng L, Liang H, Xu M, et al. STING-dependent cytosolic DNA sensing promotes radiation-induced type I interferon-dependent antitumor immunity in immunogenic tumors[J]. Immunity, 2014, 41(5): 843-852. 6.https://www.mskcc.org/blog/escape-artists-cancer-cells-mimic-immune-cell-activity-spread     ​文章來自: 奇点网 https://mp.weixin.qq.com/s/7pSsMiqqf-sY2GqrjjJnQg
工商時報 鄭勝得/綜合外電報導

  《華爾街日報》報導,全球5大藥廠決定各出資1千萬美元,幫助美國生物製藥公司雷傑納榮(Regeneron)提早完成建立基因醫療資料庫的計畫,以加快開發新藥的腳步。   這5間藥廠包括艾伯維(AbbVie)、阿里拉姆(Alnylam Pharmaceuticals)、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生物基因(Biogen)與輝瑞(Pfizer)。 雷傑納榮去年與英國藥廠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英國生物樣本庫(UK Biobank)決定合作打造基因醫療資料庫。他們希望結合英國生物樣本庫收集的50萬名英國民眾DNA樣本與病歷,幫助科學家尋找致病基因、開發抵抗疾病的新藥。 而雷傑納榮在此合作案裡負責50萬名民眾的基因定序(gene sequencing)工作,原本計劃於2022年前完成,而在5大藥廠決定挹注資金後,基因資料庫的完成日期可望提早至明年底前。 根據英國生物庫去年的預估,完成50萬人基因定序的經費約需1.5億美元。 雷傑納榮的發言人表示,在基因資料庫對外公開前,這5間出資藥廠能享有6至12個月的資料庫獨家使用權。雷傑納榮預計最快於今年公開5萬至10萬個基因資料樣本,並打算在2020年前將全部資料對外公布,讓所有科學家都能使用這些珍貴數據。 雷傑納榮總裁揚科普洛斯(George D. Yancopoulos)表示,此資料庫幫助他們了解致病基因,藉此預測藥物臨床試驗成效,並大幅改善藥物研發與相關研究效率。 雷傑納榮指出,他們早在2014年便已從事大規模基因定序工作,去年為逾25萬名民眾完成基因定序,該公司聘雇50至100名員工負責此項工作,其中多數人專司分析、運算基因資料。 (工商時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110000280-260203
紐約時報中文網

癌症新藥,中國製造 黃瑞黎 2018年1月4日       香港和記中國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擁有的一家上海化學實驗室正在與阿斯利康合作,開發一種治療肺癌、腎癌、胃癌和結腸癌的藥物。 Yuyang Li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上海——一種新藥有望阻止癌細胞擴散到其他器官;另一種可以治療血癌;還有一種利用人體的免疫系統來殺死腫瘤。   這三種藥都展示出令人鼓舞的效果,只需再過一道關坎就能獲得在美國上市的批准。這些藥還有另一個共同特點:它們都是中國創造的。   多年來,中國的製藥業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仿製西藥上。讓新藥獲得批準是一個令人沮喪且耗時的過程。企業認為,將數百萬美元投入藥物研發風險大,不如把精力放在更安全的收入來源上。   現在,中國正努力在全球製藥業發揮更大的作用。中國有數百萬癌症或糖尿病患者,政府已把創新藥物作為國家重點。官員已承諾加快藥品審批速度,為了扭轉人才外流,還在大力吸引科學家回國工作。當局為研發提供土地、撥款、稅收減免以及投資。       skip ad     Right Click 播放     這三種新藥仍需通過美國監管這道難關。如果通過的話,它們將成為中國生產前沿療法的能力越來越強的證明,提高這種能力是中國經濟向高附加值及日益複雜的行業進行更大範圍轉型的一部分。   與更大範圍的工業相比,中國的藥物研發仍處於早期階段。但一些專家說,中國製藥企業與輝瑞(Pfizer)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這些製藥巨頭平起平坐只是時間問題。   「這不是他們做得到、做不到的問題,」醫療投資基金奧博亞洲(OrbiMed Asia)的資深董事總經理王健說。「他們一定能做到。」   直到現在,在中國得到高質量的藥品仍是個問題。許多人從香港和澳門購買藥物,港澳地區受不同的法律管轄;網上有專門討論從印度走私仿製藥的論壇;還有人購買原材料在自己家裡製藥;出得起這筆錢的人飛到美國去看病。   越來越多的公司正在試圖解決藥品短缺的問題。得到香港首富李嘉誠支持的和黃中國醫藥科技(Hutchison China MediTech)2000年成立時曾嘗試過中草藥的開發。2005年,和黃醫藥開始研發抗癌藥物。   在上海的主要實驗室裡有多達350名科學家,他們被測試室中的嚙齒類動物環繞著。半數以上的科學家正在努力尋找新藥。       上海地方政府官員讓天境製藥的實驗室使用位於一個高科技商業園的空間。 Yuyang Li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10月,和黃醫藥報告說,在二期臨床試驗中,60%以上的患者對公司與阿斯利康共同研發的savolitinib有積極反應。Savolitinib是首種可用於治療肺癌、腎癌、胃癌和結腸直腸癌的藥物,通常與阿斯利康的其他藥物一起使用,把允許癌症擴散的信號傳導通路阻斷掉。       skip ad           和黃醫藥正在等待更多的數據。如果進一步試驗有積極的結果,公司將申請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簡稱FDA)所謂的突破性療法認定。   公司仍需要做第三期臨床試驗,這是得到FDA全面批准之前的最後一步,但突破性療法認定可縮短這個最後階段的時間。第三期臨床試驗需要在多達幾千名的患者身上檢驗被測試藥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通常是與安慰劑做對照。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亞太醫療行業分析師勞拉·納爾遜·卡尼(Laura Nelson Carney)說,第三期臨床試驗的成功率從行業平均水平來看是60%到70%。   如果一切都按計劃順利進行,監管部門最早可能在2019年底批准,和黃醫藥首席執行官賀雋(Christian Hogg)說。「花了20年的時間,才能突然成功,這就是我們此刻的情況,」他說。   中國上次為全球製藥業開發出新藥是在1970年代。在毛澤東號召中國科學家研發新的治療瘧疾藥物之後,發現青蒿素的功勞歸給了屠呦呦。但是,青蒿素在很多年後才得到全球的認可,那是在瑞士製藥公司諾華(Novartis)在1990年代末購買了中國專利、開始生產該藥之後。屠呦呦最終在2015年獲得了諾貝爾獎。   這一切都在改變。除了和黃醫藥,另一家名為百濟神州(BeiGene)的公司已在對兩種藥物在全球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一種是用於治療一種最常見的血癌、淋巴瘤的藥物,另一種是以消滅腫瘤為目的的免疫治療藥物。百濟神州還在與賽爾基因(Celgene)和默克公司(Merck)合作開發抗癌藥物。     卡尼說,她預計在未來五年內,將有20或30個中國製造的藥物在美國申請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抗癌藥物市場。她說,從中國目前的定價模式來看,那些試驗成功、獲得批准的藥物很可能會比外國公司生產的藥物價格更低。   與此同時,大型製藥企業正在克服它們對中國猖獗的偽造以及繁瑣的官僚手續長久以來的擔心,紛紛在中國建立自己的實驗室。強生(Johnson & Johnson)、諾華和賽諾菲(Sanofi)都已經在上海成立了為中國患者製藥的研究中心。高管表示,中國政府已經在加強保護製藥專利方面取得了進展。       在天境生物領導研究與發展的瓊·沈(音)曾經在美國禮來製藥和輝瑞製藥公司工作了20年。 Yuyang Li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批准的步伐也已加快。在最糟糕的情況下,製藥公司需要等兩年,才獲得開啟臨床試驗的批准,臨床試驗本身需要幾年的時間。在美國,獲得臨床試驗批准的等待期通常是30天。   2015年,畢井泉被任命為中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在他的領導下,中國藥監局已經開始打擊生產低質量藥物的公司,並同意接受國外的臨床試驗數據。   由於發生了這些轉變,加上政府提供的激勵措施,現在,在海外受過訓練的科學家正在回國工作。   2011年,在美國的禮來公司(Eli Lilly)和輝瑞公司工作了20年之後,申華瓊(Joan Shen)回到上海,領導輝瑞的臨床試驗部門。她現在負責中國生物技術公司泰康生物(I-Mab Biopharma)的研發工作。當地政府幫助這家公司獲得了資金,並在一個高技術園區為公司提供了實驗室空間。   申華瓊在比較中美兩國的投資環境時說,「這裡是錢來找我們,而不是需要我們花大量時間去說服投資者。」   儘管前景樂觀,但想要走出國內的中國製藥公司仍面臨著障礙。在美國這樣的主要市場,製藥公司之間的競爭十分激烈,中國企業尤其受到缺少研究資金的妨礙。       skip ad     Right Click 播放     中國公司江蘇恆瑞醫藥目前正在從生產仿製藥向開發新藥轉型,這家公司的研究預算是所有中國製藥公司中最大的。但與輝瑞2016年花費的78億美元的年度研究支出相比,江蘇恆瑞1.8億美元的年度研究支出相形見絀。   儘管如此,恆瑞醫藥已有幾種進入早期試驗的藥物。用研發主管張連山的話說,公司的「最終目標」是獲得美國監管部門的批准。   張連山說,「如果你有一個得到美國FDA批准的藥物,那才是創新的真正表現。」         黃瑞黎(Sui-Lee Wee)是《紐約時報》駐京記者。 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本文作者黃瑞黎 @suilee。 Zhang Tiantian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翻譯:Cindy Hao   文章來自: 紐約時報中文網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80104/china-drugs-health-care/zh-hant/
撰文 : 江善彤 Stella Kong / 攝影 : 江善彤 Stella Kong / 受訪者提供

ESMO ASIA 2017: PACIFIC 研究掀起免疫治療在三期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新局面     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的數據所得,每年肺癌與腸癌的新增個案都是「叮噹馬頭」,然而肺癌(4,031) 的死亡數字卻比腸癌 (2,073) 高出13.7個百分比,可見癌症頭號殺手絕非浪得虛名。而今屆歐洲腫瘤內科學會亞洲站 (ESMO Asia 2017) 中,PACIFIC 研究在免疫治療議題上發表了引領三期非小細胞肺癌的的研究數據,為面臨無藥可用的患者開出一條革命性的道路。     肺癌患者中,85%以上為非小細胞肺癌 (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 NSCLC ) 。由於病徵不明顯,約30%非小細胞肺癌病人確診時已達第三期。過去第三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都是以化療和電療為標準治療方案。儘管完成治療,仍有機會出現轉移,無惡化存活期(PFS) 不多於12個月。然而 PACIFIC 研究發現,Durvalumab 能顯著延長三期非小細胞肺癌的無惡化存活期 (PFS)。因此,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 ( FDA ) 在10月17日根據 PACIFIC 的試驗結果,將加快 Durvalumab 用於三期非小細胞肺癌的上市審批。     Durvalumab 是PD-L1免疫檢查點抑制劑,主要通過阻斷腫瘤細胞PD-L1訊號傳遞,恢復 T細胞的抗腫瘤活性,亦即是利用藥物重啓人體自身的免疫系統來識別並抑制腫瘤。對比化療,使用 Durvalumab 的副作用較少,療效亦更持久。過往免疫治療只適用於四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以緩和病情。然而最新的 PACIFIC 研究顯示,第三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同步進行化療和電療後,接受 Durvalumab 作維持治療12個月,相對安慰劑 (Placebo),腫瘤再次惡化的時間延遲了11.2個月,無惡化存活期 (PFS)的中位數達到16.8個月,而安慰劑的中位數只有5.6個月。PACIFIC 研究引領了三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提前使用 Durvalumab 的新局面。另外研究亦證實了電療與免疫抑制劑PD-L1配合使用,比單純使用免疫療法或電療效果更佳。     縱然 Durvalumab 能顯著延長三期非小細胞肺癌的無惡化存活期 (PFS),在藥物使用的安全性,仍是大眾關注重點之一。PACIFIC 研究數據顯示,接受 Durvalumab 治療的患者與使用安慰劑 (Placebo) 的患者相比,發生治療相關副作用的機會分別是 68%和 53%; 發生免疫相關副作用的機會分別為 24%和 8%;發生嚴重肺炎的機會分別為 3.4%和 2.6%。由此可見, Durvalumab 的副作用輕微高於安慰劑,嚴重的副作用則與安慰劑相似。臨床腫瘤科專科陳少康醫生表示,所有免疫治療的藥物均有一個共通點,不單恢復自身免疫力來對抗腫瘤,亦會令整體免疫系統的活性提高,以致有機會出現其他相關免疫系統問題,常見的例如皮疹、腸道發炎、內分泌系統問題,嚴重者或會出現致命性肺炎。但患者亦不需過分擔憂,只需多加留意身體發出的警號並告知主診醫生,大部分副作用都能用藥物控制。     陳醫生引述,一名抽煙多年的退休救護員於2014年確診患上三期非小細胞肺癌,進行了不同的治療。及後病情惡化,右肺上方的腫瘤漲大壓住氣管令肺部下塌,醫生處方免疫治療以緩和病情。用藥兩星期後覆診,病人表示呼吸變得暢順。後來在X光片中顯示,病人肺部腫瘤明顯縮小,右上肺部得以膨脹令存氧量增加,呼吸因而變得暢順。陳醫生表示用藥初期患者亦曾出現過皮疹,但處方類固醇藥物及潤膚膏後,皮疹續漸消退。綜觀患者用藥至今,癌細胞受到控制,情況亦穩定下來。     PACIFIC 研究開拓了免疫治療三期非小細胞肺癌的先河,在電療化療後使用 PD-L1抑制劑或許成為三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新治療方案。我們期待更長時間研究所獲得的總存活期(OS)數據,以致在劑量調整、用藥時間等上有更進一步的探索。寄望不久的將來,免疫治療的發展能為三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帶來治癒的希望。         今屆歐洲腫瘤內科學會亞洲站 (ESMO Asia 2017) 於11月17至19日,在新加坡新達城國際會議展覽中心隆重舉行。         臨床腫瘤科專科陳少康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陳少康醫生表示,所有免疫治療的藥物均有一個共通點,不單恢復自身免疫力來對抗腫瘤,亦會令整體免疫系統的活性提高,以致有機會出現其他相關免疫系統問題,常見的例如皮疹、腸道發炎、內分泌系統問題,嚴重者或會出現致命性肺炎。         左圖為退休救護員服用免疫治療藥物後出面皮疹;右圖為醫生處方藥物及潤膏後皮疹續漸消退。         專業術語話你知:     1. PACIFIC 研究是一項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 III期國際多中心臨床研究。研究人員向在接受標準鉑類為基礎的同步放化療後,並未發生疾病進展的局部晚期不可切除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分配接受 Durvalumab 作維持治療對照安慰劑治療。該試驗在26個包括亞洲國家參與,入組人數約702人。研究的主終點為總存活期(OS)和無惡化存活期(PFS)。     2. 三期肺癌:腫瘤擴散至肺縱膈淋巴結,但未有遠距離擴散至其他組織。     3. 無惡化存活期 (PFS):在癌症臨床試驗中,患者開始接受治療到患者的腫瘤在儀器檢測出擴大或出現惡化現象之間的時間。     4. 安慰劑 (Placebo): 一種模擬藥物,其物理特性如外觀、大小、顏色、劑量、重量、味道和氣味等都盡可能與試驗藥物相同,但不會含有試驗藥物的有效成份。     5. 整體存活期(OS):在癌症臨床試驗中,從藥物生效開始至任何原因引起死亡的時間。       轉載標示:如轉載時請標明文章出處 癌症資訊網 ,並將文章連結提供給讀者。  
癌症資訊網

兩項由香港中文大學(中大)醫學院教授領導的研究,最近獲全球頂尖醫學期刊《新英倫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選為「2017年度最受矚目研究文章」。在十篇當選的研究文章中,更只有這兩項研究是由亞洲學府的研究人員所領導。 兩篇中大研究論文被《新英倫醫學雜誌》評為2017年度「最矚目」文章   《新英倫醫學雜誌》為世界頂尖醫學期刊,每年平均收到5,000份研究論文,經嚴格篩選及檢視後,只會刊登當中百分之五最優秀的文章。   《新英倫醫學雜誌》在2017年度內刊登的所有論文中,選出10篇對全球醫療及病人護理方面最具意義的研究文章,只有兩項獲選研究是由亞洲學府的學者所領導,他們都是來自中大醫學院。   莫樹錦教授   第一篇當選的研究文章是由莫樹錦教授領導的國際研究,題為《Osimertinib or Platinum–Pemetrexed in EGFR T790M–Positive Lung Cancer》。該研究開創了針對肺癌基因突變的新治療模式,同時也標誌著「個人化治療」的新里程。   該研究證實帶有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基因變異之肺腺癌患者,如在接受一線標靶治療後再出現基因突變及抗藥性,可透過新的治療模式,將癌症無惡化存活期有效延長超過一倍。   中大醫學院腫瘤學系系主任兼李樹芬醫學基金腫瘤學教授莫樹錦教授表示:「這項研究的重要性,在於指出肺腺癌病人需要持續地監測『癌症進化』的情況。當患者在接受一線標靶藥後病情仍然繼續惡化時,應檢測是否又再出現基因突變,並對症下藥,以持續優化治療方案。《新英倫醫學雜誌》對此研究給予高評價,我和團隊感到非常鼓舞。我們將繼續致力研究更多更新的肺癌治療方案。」   陳君賜教授   另一篇研究文章則是由陳君賜教授及盧煜明教授領導的《Analysis of Plasma Epstein–Barr Virus DNA to Screen for Nasopharyngeal Cancer》。這個劃時代的研究項目為逾20,000人進行檢測,證實了透過分析血漿內EB病毒(Epstein-Barr virus) DNA,可在未有病徵前便有效地及早診斷出鼻咽癌。   盧煜明教授     中大醫學院化學病理學系教授陳君賜教授表示:「《新英倫醫學雜誌》給予我們團隊的肯定意義深重。這項研究顯示無創性血漿DNA分析可有效地在發病初期為病人確診,讓他們盡早接受治療,改善無惡化存活期及減低與治療相關的發病率,大幅增加康復的機會。」   中大李嘉誠健康科學研究所所長及化學病理學系系主任盧煜明教授自發表孕婦血漿內存有高濃度的胎兒DNA後,一直致力研究透過分析血漿DNA篩查早期癌症。盧煜明教授表示:「我們很榮幸能夠於《新英倫醫學雜誌》發表這項研究,並被選為年度最矚目文章。是次研究結果證明血漿DNA分析能診斷出早期鼻咽癌。我們將不斷研究,盼望將此技術應用到其他癌症的檢測,惠及更多人。」   中大醫學院不斷奮力求進 造福社會與病患   除上述兩項研究外,年內多項由中大醫學院學者領導的硏究亦取得極高的科研成果,改變了全球醫學界對一些嚴重疾病的認識,甚至改寫了國際檢測標準及釐訂了新的治療方向。   當中,陳家亮教授在《刺針》發表了有關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NSAID)的研究,為有上消化道出血史而同時屬腸胃道和心血管疾病的高危患者提出重要的數據作用藥指引;黃秀娟教授也於《刺針》發表了首個全球「炎症性腸病」於21世紀的發病率及流行率系統性回顧研究。此外,莫樹錦教授在另一篇刊載於《新英倫醫學雜誌》的論文中,為ALK陽性肺腺癌治療訂立了全新的國際標準。另一方面,曾卓豪醫生和團隊則利用新的培植方式成功取得了擴增分化潛能幹細胞(Expanded Potential Stem Cells, EPSC),大大加深了對人類發育機制的認識,是再生醫學領域上的重大突破,有關論文亦已被收錄於《自然》期刊。潘昭頤醫生也證實了「妊娠毒血症」高危婦女於懷孕初期服食低劑量亞士匹靈,可將因發病而導致早產的機會大幅減低,並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公布了詳細的研究結果。   中大醫學院院長兼卓敏內科及藥物治療學講座教授陳家亮教授對有關的研究成績表示欣喜:「2017是我們研究成果豐碩的一年。學院內有許多非常傑出的學者正不斷努力鑽研和拓展自己的領域,並將有關之科研結果轉化為臨床治療方案,以造福社會及患者,當中不少更在醫學研究及醫療技術發展上取得區域性及世界性首例。中大醫學院雖為一所年青學院,但在全體教師和研究人員的努力下,短短35年間發展一日千里,於今年QS世界大學醫學院排名位列全球前50。我們期待研究人員在未來能獲得更多更大的突破和成就,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新英倫醫學雜誌》 《新英倫醫學雜誌》(NEJM)是世界上最受廣泛閱讀、引用次數最多、及最具影響力的醫學期刊和網站,同時亦是歷史最悠久的醫學連載期刊。每星期都有超過60萬名來自177個國家的讀者閱讀這期刊。外界視之為評價優秀醫學研究的「黃金標準」。NEJM最新(2016年)的影響指數是72.406,為醫學期刊中最高。
商業週刊

抽血就能驗癌! 個人化醫療爆發四大趨勢     Photo Credit:minot.af     11 月 15 日,位於美國波士頓的哈佛醫學院裡,正舉行著個人化醫療聯盟(PMC)年度大會。這天,年度大獎頒給了全球基因檢測設備龍頭 illumina 董事長傅來特利(Jay Flatley),他的公司全球市占率高達 75%,是這波個人化醫療趨勢的最大推手。     一輩子用基因管理健康 未來癌症幾個月便可痊癒   「我想像著,未來每個寶寶一出生就進行基因檢測,把基因圖譜資料記載在健康檔案中,用於管理健康、早期發現自閉症等。」傅來特利描繪著他理想中的未來世界。 「當這群人長大成家,透過比對新婚夫婦基因圖譜,預估遺傳疾病風險,為他們挑選出健康胚胎。」 「到了 42 歲時,其中可能有人出現嚴重中年危機、懷疑自己的價值而陷入憂鬱。這時,醫師透過比對基因圖譜,在資料庫尋找出有類似症狀的病例,配對出相應的療法,讓這個病患趕快恢復元氣。」 「65 歲,透過定期抽血篩檢,有人可能因此發現零期癌。醫師透過為癌細胞與身體腸道菌叢做基因解碼,量身打造出個人化療法。這時候,醫師不是說你只剩幾個月可活,標準台詞將改為:你 1 個月後就可痊癒。」 這要是從別人嘴裡說出來,可能像是做白日夢,但由傅來特利所處的產業高度來看,夢想成真的日子可能就在不遠處。在他的帶領下,illumina 公司已將人類全基因圖譜解碼的成本,從每次數萬美元降到只需 800 美元,並預告數年後將實現 100 美元目標。 個人化醫療聯盟總裁亞伯拉罕(Edward Abrahams)指出,2003 年首個人類基因圖譜解碼完成後,醫界就預言,醫療將從所有人吃一樣的藥,轉變為量身訂做的個人化醫療。 如今,2017 年可說是個人化醫療/精準醫療的爆發年。5 月,默沙東(MSD)藥廠知名的抗黑色素瘤藥物 Keytruda 獲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核准新適應症,成為首度將癌症分類從器官解放出來的重要里程碑。只要基因檢測配對成功,不論腫瘤位於腦、肺還是任何位置,都可適用此藥。     基因檢測將標準化 可望成為個人化醫療標配   6 月,FDA 首次核准次世代基因定序(NGS)檢測應用。次世代基因定序雖然是目前最主流的基因檢測方式,廣泛用於產前孕前、癌症標靶用藥配對,但因 FDA 並未強制納入監管,業界亂象叢生。發出首張核准證照,代表它已著手將基因檢測標準化。 這個趨勢更已反映在股價上。美國生技股近來表現不佳,但個人化醫療公司股價大漲,包括基礎醫學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Loxo Oncology、Blueprint Medicines、Ignyta 今年來漲幅高達 5 成甚至 1 倍。   而正如傅來特利的想像世界所描繪,抽血驗癌與腸道菌叢的重要性,也在今年逐漸浮現。《商業周刊》記者直擊個人化醫療聯盟年會,發現 4 大領域的新趨勢最受矚目。     第 1,新指標助攻免疫療法。標靶藥與免疫療法是當前癌症治療的兩大發展重點,前者是以藥物殺死帶有特定突變基因的癌細胞,後者是為身體的免疫系統裝上「導航」,用自身免疫機制攻擊具突變基因的癌細胞。新提出的腫瘤突變負荷指標(TMB),則測出癌細胞內基因突變總量,也就是容易被免疫系統盯上的程度,被視為評估免疫療法效果的新利器。     第 2,腸道菌叢可用於治療癌症。正當坊間保健食品仍以補充腸子內的好菌來宣傳解決便秘、過敏的當下,腫瘤醫學界正在討論用菌叢治療癌症。11 月初,知名期刊《科學》(Science)登出兩篇研究指出,腸道菌會影響免疫療法的效果,腸道菌種越多的癌症患者,接受免疫療法效果越好。     第 3,透過抽血檢驗癌症。目前癌症基因檢驗技術仍以實體腫瘤的切片為主,但對於無法做切片、找不到腫瘤、初期癌症病患,透過抽血的液態切片將是一大福音,未來更可演變成定期健檢追蹤癌症的工具。目前包括基礎醫學公司已推出液態切片檢測商業應用, illumina 轉投資的聖杯(Grail)公司,則已獲得微軟創辦人蓋茲(Bill Gates)、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和 Google 創投資金發展液態切片。     第 4,為出現癌轉移、卻還找不到原始腫瘤位置的病患找到療法。這類癌症約占所有癌症的 5%,因找不到發病處,僅 1/4 患者能存活超過 1 年。但透過基因檢測配對標靶藥物,就能治療。這也是今年 5 月 FDA 核准 Keytruda 適用所有癌症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   正在進行臨床試驗的新藥中,已有高達約 40% 屬於應用基因資訊的個人化醫療,在腫瘤用藥方面,這個比率更高達 75%。隨數據量越來越大、分析技術越來越好,基因檢測將成為個人化診斷與治療的標準配備。     文章來自商業週刊,作者蔡靚萱。 https://www.inside.com.tw/2017/12/08/personal-medical-treatment-trend  
癌症資訊網編輯室

維省綜合癌症中心(Victorian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re)。(資料圖片)   癌症研究與治療的發展,在全球備受關注,李嘉誠基金會將捐出300萬美元(約2,300萬港元)予澳洲墨爾本大學癌症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Melbourne Centre for Cancer Research,簡稱UMCCR),支持基因腫瘤學研究,冀使用尖端科技,將癌症轉化為可控慢性疾病。 墨爾本大學是李嘉誠基金會首家捐助的澳洲大學,UMCCR的基因腫瘤學研究,世界首屈一指。UMCCR亦是澳洲最大癌症研究與治療機構、世界一流水平的維省綜合癌症中心(Victorian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re)的基本合作夥伴,雙方會組成龐大的臨床和科研專家隊伍,研究具挑戰性的癌症課題。 墨爾本大學校長戴維斯(Glyn Davis)教授說:「李嘉誠基金會的慷慨捐贈將有助於推進墨爾本大學為攻克癌症難關而進行的尖端研究,並得以擴展研究知識和專業技能,幫助改善全球健康問題。」 李嘉誠先生表示:「UMCCR滙聚癌症研究精英,中心的工作深具意義,可謂人類醫學史上的里程碑。期望UMCCR成為全球癌症研究的重要樞紐,為癌症研究尋求新的突破。」 此計劃會側重對上消化道癌症的研究,旨在透過基因藥物,改進亞太地區上消化道癌症的治療效果,讓此類癌症患者免受入侵性治療而得以提高存活率。UMCCR創始主任格林蒙德(Sean Grimmond)教授表示,捐款有助他們使用精準醫學技術來治療難度極高的上消化道癌症。 有關李嘉誠基金會 李嘉誠基金會於 1980 年創立,主要專注於支持教育和醫療項目,至今捐款已逾200億港元,項目遍及全球27個國家及地區。2006年李嘉誠先生向大家闡述基金會是他第三個兒子的概念,他認為亞洲在奉獻文化上的觀念要有突破,要視建立社會的責任和延續後代同樣重要,分配財產作捐助,推動社會改善進步;這一念之悟,將為明天帶來更多新希望,世界因而更美好。
馮維維

圖片來源:SHERBROOKE CONNECTIVITY IMAGING LAB/SCIENCE PHOTO LIBRARY   寨卡病毒會導致嬰兒出生後存在嚴重腦損傷,但人們或可利用這種病毒抵抗成年人腦瘤。   寨卡病毒約在4年前從波利尼西亞到達南美洲,它在懷孕女性中尤為危險。它會導致頭小畸形(異常的小頭癥),並與母親懷孕時感染病毒的嬰兒出現神經問題存在關聯,此外還會導致更高的流產率。   寨卡病毒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它與大多數微生物不同,會從血液進入大腦,並在那裏感染及殺死幹細胞,對發育大腦造成嚴重負面影響。   但寨卡病毒影響大腦幹細胞的能力已被證實或對抵抗致命腦癌具有幫助,很多腦癌是由於幹細胞變異造成的。   美國加州大學聖疊戈分校的Jeremy Rich和團隊通過惡性膠質瘤(最常見的腦癌)測試了寨卡病毒。惡性膠質瘤是最難治愈的癌癥之一,即便在經過手術和其他治療之後,它通常還會在一年內導致病人死亡。   該團隊發現,將生長在培養皿中的惡性膠質瘤的樣本暴露給寨卡病毒之後,會損傷癌癥幹細胞。通常這些幹細胞會導致病人死亡,因為它們對所有可獲得的療法具有抵抗力。   當該團隊在未罹患癌癥的成年人的普通腦細胞上驗證寨卡病毒後,他們發現該病毒並不會影響組織,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寨卡病毒鮮少在成年人中致病。   接下來,該團隊在植入惡性膠質瘤的小鼠體內驗證了該病毒。通常,這一類老鼠會在1個月內死亡,然而那些註射了寨卡病毒的小鼠生命會更長,9只小鼠中有4只小鼠在兩個月後依然存活。   Rich表示,目前尚不清楚這種機制在人體中會如何轉化,因為該疾病對小鼠的影響不同於人類。   研究人員並未計劃在患有腦癌的人中間驗證寨卡病毒,因為他們擔心它會被傳播給孕婦:美國一些區域發現了攜帶寨卡病毒的蚊蟲,該病毒可以通過性傳播。與此相對,該團隊計劃了解是否可以對該病毒進行基因編輯,使其變得更加安全,同時在研究將其作為腦癌的潛在療法。       Zika virus used to treat aggressive brain cancer By Michelle RobertsHealth editor, BBC News online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A harmful virus that can cause devastating brain damage in babies could offer up a surprising new treatment for adult brain cancer, according to US scientists. Until now, Zika has been seen only as a global health threat - not a remedy. But latest research shows the virus can selectively infect and kill hard-to-treat cancerous cells in adult brains. Zika injections shrank aggressive tumours in fully grown mice, yet left other brain cells unscathed. Human trials are still a way off, but experts believe Zika virus could potentially be injected into the brain at the same time as surgery to remove life-threatening tumours, th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 reports. The Zika treatment appears to work on human cell samples in the lab.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The virus would need to be delivered directly to where it is needed in the brain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types of brain cancer. Glioblastomas are the most common in adults and one of the trickiest to treat. They are fast growing and diffuse, meaning they spread through the brain, making it difficult to see where the tumour ends and the healthy tissue begins. Radiotherapy, chemotherapy and surgery may not be enough to remove these invasive cancers. But the latest research, in living mice and donated human brain tissue samples, shows Zika therapy can kill cells that tend to be resistant to current treatments. It is thought that these glioblastoma stem cells continue to grow and divide, producing new tumour cells even after aggressive medical treatment. Different, healthy stem cells are found in abundance in baby brains, which probably explains why regular Zika can be so damaging to infants, say the researchers. Adult brains, however, have very few stem cells. This means Zika treatment should destroy only the cancer-causing brain stem cells without causing much collateral damage. As an extra safety precaution, the team, from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and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School of Medicine, have already begun modifying the virus to make it more tame than regular Zika. Researcher Dr Michael Diamond said: "Once we add a few more changes, I think it's going to be impossible for the virus to overcome them and cause disease. "It looks like there's a silver lining to Zika. This virus that targets cells that are very important for brain growth in babies, we could use that now to target growing tumours." He hopes to begin human trials within 18 months. Using viruses to fight cancer is not a new idea, but using Zika as the weapon of choice is. UK scientist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are beginning similar trials with Zika. Dr Catherine Pickworth, from Cancer Research UK, said: "This promising research shows that a modified version of the Zika virus can attack brain tumour cells in the lab. "This could one day lead to new treatments for this particularly hard to treat type of cancer." Zika Image copyrightREUTERS Image captionZika infections in pregnancy have been linked to cases of microcephaly in newborns Zika is a virus people can catch if they are bitten by an infected mosquito Most people will have few or no symptoms, but the disease can pose a serious threat to babies in the womb Affected infants have been born with abnormally small heads and underdeveloped brains - a condition known as microcephaly The infection has been linked to severe birth defects in almost 30 countries Although Zika is no longer "an international medical emergenc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says it is closely monitoring the infection   http://www.bbc.com/news/health-41146628  
作者:Gabri / 翻譯:張碧瑜 癌症資訊網

  2008年8月,加布里埃爾(Gabrielle)被確診患有非何傑金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腫瘤病發於其肘部,并擴散至腹股溝兩側。50歲的加布里埃爾是GTS社區的成員之一,確診患病後實現了自己的潛水夢。大家被她的無畏精神感動,為她的快樂和勇敢而感動。儘管我們素未謀面,因為海,我們連在一起。以下是加布里埃爾的故事分享: 親愛的潛水日誌,這次我贏了 這次我贏了!   我擊倒了內在的阻力,完成了一些本來自己無法主宰、無法征服的事情。   我認為放下一切,才能隨遇而安,隨緣奉獻。   首次潛水那天,我準時到達俱樂部,但是那裡比平時更擁擠。來自米蘭的一群人打亂了潛水俱樂部禮拜日早上的日常課程 : 所有學員都忙於準備第二輪湖泊潛水課程的裝備, 我們要等第一輪課程的船隻回來,但是船隻已多次來回接送米蘭學員。我的教練帶著他們,所以我仍需等待。與此同時,潛水的同學幫我找到的最佳潛水裝備:潛水衣、面鏡、蛙鞋、短靴, 我就像一個讓隨從幫忙的中世紀騎士。   我的攝影師朋友和潛水教練同時到達。上一組學員的行為顯然令教練惱火,但是他隨即對我友好親切,開始幫我準備其餘的裝備——浮力調整裝置(BCD)、配重系統、調節器、氣瓶。     “當所有的檢查要完成的時候,我開始不分日夜地思考, 我有兩個孩子,一個17歲、一個12歲。十幾歲的孩子能理解病情,但是對他們來說,這個消息太過沉重,所以在家裡我必須堅強。”     幾番指導後,我們準備出發,一個小型輪車幫我把潛水裝備從跳台轉移到船里。在風和日麗的禮拜日早上,我們終於駛入湖裡。像海邊那樣,到處都是毛巾,到處都是遊客。他們享受日光下的一天。   同行的朋友叫我把Gopro遞給他,我才發現他早已下水。教練示意我下水,朋友開始記錄我的潛水過程。   我戴上浮力調整裝置、調節器、面鏡,坐在船邊輕輕滑出去,回過神來,我已在水裡。   四周都是泡泡,我不知道身處何方,無法呼吸。出於本能,我屏住呼吸,直至回到水面。我不懂怎樣取出口裡的調節器,感覺自己是一隻笨重的企鵝。他們說第一次潛水,這種感覺很正常,我只要記住呼吸!   聽起來很可笑,但事實上,潛水並非那麼簡單。   教練說,頭浸入水中便呼吸,於是我學會呼吸,便開始緩慢下潛。教練在前,用手拉著我前進。   如果耳朵不適,捏住鼻子,用力向鼻腔內鼓氣,升高耳道內氣壓以抵消水壓,以緩和不適。這樣的確有效!我潛到水裡,發生的一切都令我難以置信! 我真的潛在水裡! 雖然有點動蕩不定,但是可以堅持一段時間。   每吸一口氣,我都看到很多氣泡。湖水湧入我的面鏡之前,我都以為這很正常。我無法完成教練的指示,不斷嘗試時,突然出錯,更多水湧入面鏡,我突然吸氣,立刻嗆水。我驚慌失措,開始咳嗽,要求立刻上升。一會兒便回到水面,夥伴們安慰我,對我說,呼氣吸氣,保持冷靜,一切安好。   我不放棄:咳嗽了幾分鐘後,但我不害怕。就算說過再也無法忍受,我仍準備再次下潛。頭朝下,我們再出發。此後,事情越來越順利,我開始見到一群小魚、一條尖嘴魚、一些淡水蝦,海底世界真美麗!水中的樹枝猶如藝術傑作,陽光錯落,光影間的樹枝如同現代雕塑。我們和其他潛水者相遇,再下潛一段距離就上岸了。   完成!感覺很奇妙!潛水是我多年的夢想,現在我在這美麗的湖泊,離家僅幾分鐘車程的地方!剛剛潛水,現在脫掉裝備,談論與夥伴們共同經歷的事情,感覺非常開心!   我突然想通了。去年夏季,被確診淋巴瘤,而今年夏季,我再次出發!什麼淋巴瘤,骨髓活檢, 覆診體檢!這統統都不能擊敗我!   今年,我贏了!   生活如此美好:在炎熱的7月,美好的禮拜日早上,我回到船里,享受著回程的每分每秒。   Ale、Renzo,謝謝你們!我很快回來!   Gabri字 (2015年7月18日)   “潛到水底,不會再想起治療、檢查、醫生、醫院等。在那裡,我孤身一人,聽自己的呼吸,驚歎這美妙的海底世界。這幅景象只有潛水才能欣賞!”   https://www.girlsthatscuba.com/2017/03/14/cancer-and-scuba-diving-gabrielle-s-story/
chanleungcho
dr.chan
breasthk
immuno
免疫營養
Roche-Breast
藥物資助
講座活動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