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文章 | 醫療新知 | 醫療新知
頁數 [1] 2 3 4 5

每日頭條

最全梳理ALK基因突變和對應的靶向藥物         間變性淋巴瘤激酶(ALK)突變的形式有過量表達、與其他基因形成融合基因,發生點突變等等。ALK基因融合突變是非小細胞肺癌(NSCLC)常見的一種驅動基因,中國非小細胞肺腺癌中ALK融合突變陽性的比例為5.3%,在非小細胞肺腺癌、年輕患者(小於60歲)以及不吸菸的人群中發生率較高,ALK陽性的非小細胞肺癌被認為是一種分子亞型,相對應的靶向藥物與EGFR分子亞型完全不同。   ALK融合基因突變主要在肺腺癌里常見,一般肺鱗癌患者ALK融合基因突變機率很低,有報導說1400個肺鱗癌患者里ALK融合基因的發生率為1.3%。考慮到ALK總體突變頻率僅有5%,所以對於鱗癌患者也是可以做一下ALK檢測的。由於非小細胞肺癌里的驅動基因突變一般是互相排斥的,或者說一山不容二虎,癌細胞也沒有必要搞兩個驅動突變。有研究說亞裔的EGFR、KRAS野生型的腺癌患者,ALK陽性比例高達30%-42%,因此如果發現EGFR和KRAS是野生型,是更有必要測下ALK基因的。     1) ALK融合突變的檢測   圖1:非小細胞肺癌中ALK的重排形式   據報導,目前已發現21種EML4-ALK的融合形式,另外ALK還可能與TFG、KIF5B、KLC1、PTPN3、STRN等基因發生融合,因此ALK融合突變的診斷是存在一定難度的。下表是關於ALK融合突變的診斷方法,及其相應的特點。       表1:ALK基因檢測的方法     需要注意,臨床常用的三種方法是FISH、Ventana IHC及RT-PCR,三種方法FISH的靈敏度最低。因此,如果是胸腔積液、細針穿刺取到的細胞學樣本做成的蠟塊,不建議使用FISH,避免假陰性。另外通過抽血檢測循環腫瘤DNA(ctDNA),循環腫瘤細胞(CTC)也正在發展起來。總之在面對ALK檢測結果模稜兩可的時候,一定要換一個檢測方法去驗證,也沒有哪一種方法靈敏度和特異性都是100%。     二、ALK的靶向藥物   ALK融合突變陽性的患者使用克唑替尼可以獲益,克唑替尼具有ALK、c-MET、ROS1三個靶點。克唑替尼治療ALK陽性的非小細胞肺癌客觀緩解率達60%,無進展生存期為8-10個月,顯著改善並延長的總生存期。需要注意的是,克唑替尼的贈藥政策與其他靶向藥物不同,第一年買四個月贈八個月,第二年仍需要買四個月,才能終身獲贈,合計下來得幾十萬,價格相對較高,所以使用之前一定明確是ALK突變才行。     圖2:相比多西他賽、陪美曲塞,ALK陽性的肺癌患者使用克唑替尼獲益明顯。   不管如何,靶向藥物都有一個短板就是耐藥,使用克唑替尼的患者往往在1-2年內出現對克唑替尼的耐藥,以中樞神經系統的復發進展較為常見。     表2:ALK耐藥的原因和應對策略     克唑替尼耐藥後,後續還有二代,三代的ALK抑制劑,最近的發現三代ALK抑制劑蘿拉替尼(3922)耐藥後,患者如果是存在L1198F導致的耐藥,可以可以重新用回克唑替尼。幾種二代、三代ALK靶向藥物的簡介如下;     1、艾樂替尼(Alectinib,代號CH5424802),效率比克唑替尼強10倍,可對抗大多數的ALK激酶區突變,且對腦病灶控制較好。日本的一項臨床研究使用的計量為每次300mg、每日兩次,46名患者的43名獲得客觀緩解(客觀緩解率達93.5%),日本已經批准了該藥使用,美國FDA也已經批准該藥用於克唑替尼治療後耐藥的患者。2016年ASCO會議上報導了一項研究,艾樂替尼一線治療ALK陽性非小細胞肺癌中的無進展(PFS)顯著優於克唑替尼。克唑替尼的中位PFS為10.2個月,而艾樂替尼的中位PFS要大於20.3個月。相比克唑替尼,艾樂替尼使得疾病惡化或死亡風險顯著降低66%     2、色瑞替尼(Ceritinib,LDK378),對C1156Y具有良好的活性,該藥的最大耐受計量為每天750mg,亞裔人的耐受計量可能到不了那麼高,又說600mg的。79例克唑替尼耐藥的ALK陽性非小細胞肺癌使用該藥後,ORR為57%。一項涵蓋114名患者的臨床表明色瑞替尼的中位PFS為8.6個月。最常見的副作用是噁心、腹瀉、嘔吐和乏力。有患者反映色瑞替尼的副作用非常大,很少有人耐受,但是如果撐過去了則可能獲益期較長。     3、Brigatinib(AP26113),一種新型的ALK和EGFR雙重抑制劑,可強效抑制ALK的L1196M突變和EGFR的T790M突變。2016年ASCO會議上公布的一項研究結果,即將患者1:1隨機分為兩組,A組患者每天口服Brigatinib藥物90mg,B組患者前7天每天口服Brigatinib藥物90mg,後面加量到180mg,兩組人群的ORR分別為46%/54%,A組有一例證實的完全緩解,B組有五例證實的完全緩解,中位PFS分別為8.8個月/11.1個月。證明了該藥良好獲益。     4、蘿拉替尼(Lorlatinib,PF06463922),該藥應該算是第三代ALK抑制劑,可抑制克唑替尼耐藥的9種突變,具有較強的血腦屏障透過能力,入腦效果較強,特別適合對其他ALK耐藥的晚期NSCLC患者。2016年6月5日,輝瑞在ASCO會議上公布了該藥的I/II期臨床研究數據,入組的54例患者有41例為ALK陽性,12例為ROS陽性,其中39例有腦轉移。該臨床試驗最終確定的給藥方案為每日1次100mg,患者的總應答率為46%,3例實現完全應答,16例實現部分應答,中位PFS為11.4個月,另外還顯示出縮小轉移性的腦部腫瘤體積的效果。     另外還有幾個藥物如X-396,ASP3026等,其相應的靶點和相關數據見下圖,如有興趣的可以追溯相關參考文獻進行延伸閱讀。     圖3:ALK新一代抑制劑的特點,最後兩列為可以克服的克唑替尼耐藥位點,以及無能為力的位點。       三、HSP90抑制劑與ALK耐藥 聯合熱休克蛋白(HSP90)是一類稱為「分子伴侶」的蛋白質,可幫助新合成的蛋白質形成發揮他們特定生物學功能的正確形狀。體外細胞系研究發現HSP90抑制劑Ganetespib對ALK陽性的細胞系有活性,且不管是否經過克唑替尼處理都是如此(見下圖)。我們可以看到突變的EML4-ALK和HSP90是需要相互結合的。目前有關HSP90抑制劑Ganetespib的臨床試驗正在進行中。   另一種HSP90抑制劑是AUY922,目前正在進行ALK陽性的NSCLC的II期臨床試驗,每周計量70mg/平米。疾病控制率為59%(未經克唑替尼治療的控制率為100%,克唑替尼耐藥組的為36%)。       圖4:ALK陽性NSCLC的靶向治療機制     四、EGFR和ALK雙突變患者 普遍認為,ALK和EGFR基因是互斥的,因為腫瘤其實沒有必要製造兩個驅動基因。但是對於後期經過多種治療後,反覆耐藥的患者。EGFR和ALK共存的機率也不容忽視。對於這一部分患者,聯合使用EGFR和ALK的抑制劑較好,比單獨使用一種起到更好的控制作用,但是聯合治療副作用會較大,也需要看患者的耐受情況。目前關於兩類靶向藥物聯用效果、副作用等還缺乏數據。當然這部分患者可以考慮下Brigatinib(AP26113),該藥是ALK和EGFR雙靶點的抑制劑,可以考慮參加入組試驗等。但問題是該藥可以抑制EGFR和ALK守門員突變(T790M,L1196M),如最開始就使用Brigatinib,這可能是把最後一張牌給打了。   筆者曾見過一個原發性雙突變的患者,同時具有EGFR和ALK陽性,該患者的治療情況也將及時追蹤,後續再和大家呈報。     五、什麼時候停藥 即便是出現局部進展,也不是立刻停止克唑替尼等靶向藥物的理由,因為可能還有很多癌細胞被藥物所抑制。立即停止靶向藥物,會導致腫瘤的爆發性進展。 一項關於使用克唑替尼抑制ALK陽性非小細胞肺癌的研究發現,克唑替尼治療進展後,繼續使用克唑替尼相比停止克唑替尼的患者獲益更好。6個月總生存率為76.3% vs 31.2%,1年總生存率為64.7% vs 32.9%,OS為16.4個月 vs 3.9個月。 也有部分患者使用克唑替尼後,腫瘤病灶快速消失掉了,於是患者把藥給停止了,後來導致報復性的復發,有些患者再用克唑替尼也控制不了,即是一種脫靶效應,雖然這其中的機理不知道,但是確實是存在的。這些現象是某些患者的血淚教訓,雖然沒有臨床數據,但值得警惕。因為CT看不到腫瘤了,不代表腫瘤細胞完全被殺滅乾淨了。停藥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事情,望廣大患者和家屬慎之再慎。     六、完美的閉環? 蘿拉替尼(Lorlatinib,PF06463922)被作為ALK靶點的最後一張王牌,因為克唑替尼耐藥的所有位點該藥似乎都能克服。直到出現了L1198F。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報導了一名患者治療經過(見下圖)。該患者首先使用克唑替尼,耐藥後檢測發現了C1156Y,但是這個患者對二代ALK抑制劑沒有應答,不得已使用蘿拉替尼,但是後面新出現的L1198F導致對蘿拉替尼耐藥,看似山窮水盡,卻不曾想L1198F突變導致了與克唑替尼結合更好,逆轉了C1156Y的作用,患者對克唑替尼重新復敏。       圖5:L1198F導致的蘿拉替尼耐藥對克唑替尼重新復敏     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發現,即蘿拉替尼這個藥物也不是最後的一張牌,這個藥物耐藥了,也許之前被放棄的藥物仍可以有效。所以也有說法ALK是一種鑽石突變。但需要謹慎的是不是每一個蘿拉替尼耐藥的患者都這樣。我們從圖示看出患者同時存在C1156Y和L1198F突變,才造成了這種逆轉。也許其他的突變位點如L1196M等和L1198F就沒有這種協同效果。或者還有可能蘿拉替尼耐藥的原因是其他的旁路激活,如KRAS或EGFR等,具體的還是可以根據基因檢測結果來謹慎分析和對待,不過現在的測序技術抽血測ctDNA檢測ALK的這些激酶突變總可能會有陰性,ArmsPCR等檢測方法也還沒有相應的產品,暫時只能儘量地取耐藥後的新發組織樣本,進行二代測序檢測。       參考文獻: 1、馮勤 楊欣 林冬梅,ALK陽性非小細胞肺癌的診斷,中國肺癌雜誌2 0 1 5年2月第1 8卷第2期。 2、蔣濤 周彩存,中國肺癌雜誌2015年2月第1 8卷第2期 3、Alice T, J Clin Oncol. 2013 Mar 10; 31(8): 1105–1111 4、Clin Cancer Res. 2014 March 1; 20(5): 1204–1211 5、Ou SH , et al. Ann Oncol, 2014, 25(2): 415-422. 6、Zhang I,Lancet Oncol. 2015 Oct;16(13): e510-21 7、Ther Adv Med Oncol. 2016 Jan;8(1):32-47 8、Shaw AT et al, N Engl J Med. 2016 Jan 7;374(1):54-61 文章來自: 每日頭條 https://kknews.cc/health/gzg9ay.html
每日頭條

靶向藥不起作用?聯合用藥可顯著縮小腫瘤!     十年來,基於基因分型的靶向治療以副作用小、顯著延長生存時間等優點已成為晚期非小細胞肺癌精準治療的新趨勢。     其中,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theli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EGFR)是肺癌中最常見的驅動基因。研究顯示,亞洲人中有50%-60%的肺癌患者會發生EGFR突變。       EGFR靶向藥存在2大問題     通過基因檢測判斷是否存在EGFR突變,存在EGFR突變的肺癌患者可以針對性的選擇對應的靶向藥。但是問題來了:   • 無EGFR突變的患者怎麼辦?很多無EGFR突變的患者選擇盲試,療效無法保證,花費不必要的錢,更重要的是可能延誤病情。   • 使用針對EGFR的靶向藥會一直有效嗎?患者在服用一段時間靶向藥後出現耐藥,需要再做基因檢測重新選擇新的靶向藥。       這兩個問題一直困擾著醫生和患者。 近日,美國西蒙斯癌症研究中心傳來好消息,靶向EGFR和靶向腫瘤壞死因子(TNF)兩種藥物的組合(以下稱「抗EGFR/TNF策略」),對大多數肺癌患者來說可能是一種更有效的治療方法。         • 使用針對EGFR的靶向藥會一直有效嗎?患者在服用一段時間靶向藥後出現耐藥,需要再做基因檢測重新選擇新的靶向藥。     這兩個問題一直困擾著醫生和患者。 近日,美國西蒙斯癌症研究中心傳來好消息,靶向EGFR和靶向腫瘤壞死因子(TNF)兩種藥物的組合(以下稱「抗EGFR/TNF策略」),對大多數肺癌患者來說可能是一種更有效的治療方法。       小鼠模型顯示,當TNF被阻斷時,癌症對EGFR治療變得更敏感。       一方面,存在EGFR突變的患者服用靶向藥耐藥後,「抗EGFR/TNF策略」可增加抗癌效果;另一方面,沒有EGFR突變的患者,也可以使用靶向藥治療。       最後一排是「抗EGFR/TNF策略」治療的腫瘤,明顯小於單藥治療的腫瘤。         而且EGFR抑制劑和TNF抑制劑都屬於靶向藥的範疇,這意味著「抗EGFR/TNF策略」相比於放化療,有較少的副作用。畢竟靶向治療的機制就是針對性地殺死癌細胞。 這兩類藥物都已經被FDA批准,研究人員目前正著手雙藥聯用的臨床試驗,如果證明在肺癌中有效,就可以嘗試在EGFR表達的其他癌症中推廣,包括腦癌,結腸癌和頭頸癌。     目前如何治療EGFR突變肺癌?   小細胞肺癌中鮮少有EGFR突變,所以以下解決方案主要涉及非小細胞肺癌。 大部分患者使用EGFR靶向藥一線治療9-11月後發生耐藥,其中約有一半的患者發生T790M耐藥突變。奧希替尼作為二線治療可改善PFS,並減少中樞神經系統(CNS)轉移。如果一線就使用了奧希替尼,患者可選擇化療。二線治療依然無法控制病情,以此類推使用三線治療,多以聯合用藥為主。   沒有基因突變的患者,首先需要PD-L1表達水平的檢測。然後根據PD-L1有無超過50%來判斷患者是否可以進行免疫治療。         文章來自:每日頭條 https://kknews.cc/health/xqqkb6q.html  

主動參與治療過程                 確診患癌後妳當然希望在癌細胞擴散之前盡早接受治療,這時候妳需要盡快了解哪些治療對妳更為有效和安全,然後選擇對妳最好的治療方案。妳當然應該信任妳的醫生,但妳或許希望尋求第二意見,由另一位醫生檢視妳的檢驗報告和治療方案,看看哪種治療最適合妳。     在決定治療方案的過程期間,妳可以參考以下的 4 步曲:       1. 首先,向醫生清楚了解妳治療方案的目標,妳亦可向醫生表達自己想從治療中獲得怎樣的效果。妳是希望能控制癌症,還是想減輕症狀?妳是否準備好為目標面對挑戰?妳能接受的程度又是多少?   2. 妳可以向醫生了解妳所需接受的檢查和檢驗結果,這有助妳在網上、書本及刊物上搜尋資料時知道哪些資訊對妳重要。檢驗結果亦能讓妳知道自己需要哪些治療。   3. 在會見醫生前準備好妳希望諮詢的問題,有不明白時主動發問,這有助掌握妳的身體狀況,亦有助醫生對妳作出更準確的診斷。妳亦可向醫生提出將你們的對話錄音,並請醫生提供妳的檢驗報告副本。   4. 樂於接受別人的幫助,尤其是曾患乳癌的同路人,他們會讓妳明白妳在抗癌的旅途上並不孤單。他們可以協助妳搜尋和記錄關於妳的疾病的資訊,向妳提問,幫助妳了解和說出自己的想法。別人的幫助能令妳更加積極地面對抗癌旅程。           如有興趣了解更多關於乳癌的資訊, 請參閱:http://her2morrow.com.hk         安全報告免責聲明 此平台並不旨在用於記錄或報告不良藥物事件資訊,如您懷疑有任何副作用,請向您的醫生或藥劑師諮詢和報告。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NPM-HK-0074-11-2017)


患上乳癌後,妳要怎樣照顧自己的身體?     治療乳癌可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是在生活上和治療上都有一些方法可以助妳減少不適,讓妳能較安然和積極地渡過各個療程。     • 多看多問,認識妳的疾病,了解它的治療方法。 • 和妳的醫護團隊充分合作。 • 和妳的醫生安排定期覆診和檢查的時間表,以便監察病情進展。 • 如妳出現持續性的骨痛、氣促、肢體麻痺無力等不適,應立刻告訴醫生。 • 按照醫生的指引照顧好日常飲食。 • 接受外科手術後,應避免搬動重物,以免手臂再受損傷,影響復原進度。 • 按照醫生和物理治療師的指示進行恆常運動,例如進行簡單的手臂運動來鍛鍊上肢,以保持肩關節靈活及減少水腫。     妳可以主動尋找關於妳的疾病的資訊,多看多聽不同專家的意見,了解不同治療的利弊,為妳將要面對的抗癌旅程和結果做好準備。在選擇治療的時候要有獨立思考,勇敢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意願,因為只有妳才最清楚自身的需要。主動參與治療過程或許能讓妳感到多點把握和信心,少點擔憂和焦慮。           如有興趣了解更多關於乳癌的資訊, 請參閱:http://her2morrow.com.hk/         安全報告免責聲明 此平台並不旨在用於記錄或報告不良藥物事件資訊,如您懷疑有任何副作用,請向您的醫生或藥劑師諮詢和報告。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NPM-HK-0074-11-2017)  

奇點網 / Medicalxpress

《自然》重磅:肝癌大突破!拉斯克獎大牛發現全新抑癌蛋白,有望突破肝癌診療的瓶頸 | 科學大發現   在癌症這個殺手家族中,肝癌可以排得上全球老二了。在我國,肝癌也是高發癌種,而且由於其發病隱匿、疾病進展快,患者的預後極不樂觀,新的診療方法迫在眉睫。   本周的《自然》雜誌上刊登了一項來自瑞士巴塞爾大學的研究,Michael N. Hall帶領的研究團隊發現了一種全新的抑癌蛋白LHPP,這種蛋白的喪失促進了腫瘤的生長,增加LHPP表達則能夠有效抑制癌細胞增殖並阻止肝功能損傷[1]!除此之外,LHPP水準也與疾病負擔和患者預後有關,研究者認為可以作為診斷和預後的生物指標。     本項研究的通訊作者Michael N. Hall, 也是雷帕黴素靶蛋白(TOR)信號通路的發現者     在原發性肝癌中,90%屬於肝細胞癌(HCC)[2],而50%的肝細胞癌又都涉及mTOR信號通路[3]。研究者通過特異性敲除小鼠的PTEN、TSC1啟動mTOR通路,改造小鼠在6周大時出現肝腫大,20周則完全發展為肝細胞癌。經過對小鼠肝臟的分子特徵分析,這種小鼠肝癌特徵幾乎與人類肝癌特徵一樣[4,5]。研究者把這種小鼠叫做L-dKO小鼠。     L-dKO小鼠(右)會自發生長肝細胞癌       隨後,研究者對20周大的L-dKO小鼠的腫瘤組織和正常的健康小鼠肝組織進行了蛋白質組學分析,涉及4500種蛋白。功夫不負苦心人,研究者最終篩選出了一種差異很大的蛋白——LHPP。這種蛋白在健康組織中可以正常表達,在癌組織中卻幾乎不存在。   經過免疫組化方法驗證,LHPP是一種組氨酸磷酸酶,也就是從蛋白中解除磷酸基團的酶。此前發現了唯二兩種在哺乳動物中相關的酶是NME1、NME2(也稱為NDPKA、NDPKB)。這是兩種磷酸激酶,相應地,在肝癌組織中表達有所升高。   研究者分別對不同癌症發展階段的小鼠進行了蛋白表達分析,發現隨著癌症的發展,LHPP表達逐漸降低、乃至消失,同時NME1、NME2則與mTOR一同保持著很高的水準。而腫瘤周邊的非癌組織中,LHPP水準正常。另一方面,癌組織的磷酸化水準則整體升高了。       癌組織和非癌組織中各蛋白水準的比較       但是這也不能說明LHPP在肝癌發展中到底處於怎樣的地位,到底是因是果?於是研究者利用腺病毒轉染,重新將LHPP基因導入了L-dKO小鼠中。在小鼠8周大時,通過尾靜脈注射,確保小鼠中LHPP蛋白會過量表達。   在小鼠20周大時,研究者對小鼠肝臟進行了檢測,結果很令人驚訝!導入了LHPP基因的小鼠肝臟腫瘤數量、大小都大大降低!研究者還對小鼠的丙氨酸氨基轉移酶(ALT)、天冬氨酸氨基轉移酶(AST)、乳酸鹽脫氫酶(LDH)等肝損傷特徵指標進行了檢測,結果也顯示,LHPP蛋白對肝功能有良好的保護作用。     這足以說明LHPP是一種新的抑癌蛋白!   轉染LHPP的小鼠明顯腫瘤數量較少,體積也較小       小鼠實驗畢竟是小鼠實驗,LHPP的抑癌作用在人類中是否也存在呢?研究者分析了20例肝細胞癌患者的組織樣本,並和它們自己的非癌組織樣本進行對比,發現癌組織中的LHPP水準有了大幅度的下降。   在小鼠實驗中,LHPP的水準既然會隨癌症發展變化,那麼是不是說明LHPP水準可能與臨床指標有關呢?對前人公佈的研究資料[6]進行二次分析,研究者發現,與小鼠研究一致,低LHPP表達與更重的疾病負擔、更短的生存期有關!低LHPP表達患者的中位生存期足足減少了近兩年!       無病生存期(上)和整體生存期(下)       研究者也分析了癌症基因圖譜(TCGA)和國際癌症基因組聯盟(ICGC)的資料,包括49種LHPP突變,其中24.5%發現於食管癌、頭頸癌、胃癌、膀胱癌、乳腺癌、皮膚癌、肝癌、肺癌、胰腺癌等多種癌症。這些突變的形式均屬於功能缺失型突變。這項資料也再次說明LHPP是一種抑癌基因[7]。   除此以外,也曾有研究者發現LHPP與口腔癌、咽喉癌、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有關[8,9]。   以上研究資料表明,LHPP是一種新發現的抑癌蛋白,它的缺失會導致整體蛋白組氨酸磷酸化增加,並進一步促進癌症的發展和其他疾病。   至於為什麼組氨酸磷酸化會與癌症有關呢?研究者檢測的組氨酸磷酸化蛋白質包括關鍵的DNA複製因數、p53抑制劑、以及會誘發突變的胞苷脫氨酶等等與癌症相關的蛋白。缺乏LHPP導致的整體磷酸化增加,很有可能就啟動了有重要功能的通路,自然很容易導致癌症發生了。       参考资料: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26140 [2] Llovet, J. M. et al.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Nat. Rev. Dis. Primers 2,16018–16023 (2016). [3] Schulze, K. et al. Exome sequencing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s identifies new mutational signatures and potential therapeutic targets. Nat. Genet. 47,505–511 (2015). [4] Kenerson, H. L. et al. Akt and mTORC1 have different roles during liver tumorigenesis in mice. Gastroenterology 144, 1055–1065 (2013). [5] Guri, Y. et al. mTORC2 promotes tumorigenesis via lipid synthesis. Cancer Cell 32, 807–823 (2017). [6] Makowska, Z. et al. Gene expression analysis of biopsy samples reveals critical limitations of transcriptome-based molecular classifcations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 Pathol. Clin. Res. 2, 80–92 (2016). [7] Vogelstein, B. et al. Cancer genome landscapes. Science 339, 1546–1558(2013). [8] Vijayakrishnan, J. et al. A 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 identifes risk loci for childhood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at 10q26.13 and 12q23.1. Leukemia 31, 573–579 (2017). [9] Lesseur, C. et al. Genome-wide association analyses identify new susceptibility loci for oral cavity and pharyngeal cancer. Nat. Genet. 48, 1544–1550 (2016).         Researchers discover new anti-cancer protein March 21, 2018, University of Basel     Scanning electron microscopy image of cancer cells. Credit: University of Basel, Biozentrum/Swiss Nanoscience Institute     An international team of researchers has discovered a new anti-cancer protein. The protein, called LHPP, prevents the uncontrolled proliferation of cancer cells in the liver. The researchers led by Prof. Michael N. Hall from the Biozentrum, University of Basel, report in Nature that LHPP can also serve as a biomarker for the diagnosis and prognosis of liver cancer.     The incidence of liver cancer, also known as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s steadily increasing. In the last twenty years, the number of cases has almost doubled in Switzerl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s usually diagnosed at a very late stage when the liver is already severely damaged and hence overall prognosis is poor. Detection of the anti-cancer protein LHPP as a biomarker may allow clinicians to provide better treatment options.     New anti-cancer protein LHPP   Liver tumors develop from mutated cells that grow and proliferate uncontrollably. Anti-cancer proteins, so-called tumor suppressors, prevent uncontrolled cell growth. Tumor suppressors are often defective in cancer cells. The researchers led by Prof. Michael N. Hall, Biozentrum of the University of Basel, have now discovered a new, so far unknown tumor suppressor, the protein LHPP. In their study, they show that the loss of LHPP promotes tumor growth and reduces the chance of survival of cancer patients. LHPP could potentially be used as a prognostic biomarker.   The researchers generated a mouse model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by activating mTOR signaling specifically in the liver. They analyzed a total of more than 4,000 proteins, comparing them in healthy and tumor tissue. An enzyme emerged as the top favorite: the histidine phosphatase LHPP. "It is striking that LHPP is present in healthy tissue and completely absent in tumor tissue," says first author Sravanth Hindupur. Re-introduction of the genetic information for LHPP by the researchers prevents the formation of tumors and maintains liver function.     Loss of LHPP in cancer patients   "Similar to the mouse model, we also saw a striking decrease in LHPP levels in tumors of patients with liver cancer," says Hindupur. Additionally, both disease severity and life expectancy correlate with LHPP levels. With complete loss of the tumor suppressor, cancer patients die on average two years earlier. LHPP is useful as a biomarker to classify tumors.      Phosphorylation important for tumorigenesis   LHPP is a phosphatase that removes histidine-linked phosphate groups from proteins. Like all amino acids, histidine is a basic component of proteins. Histidine phosphorylation of proteins has been poorly investigated due to the lack of suitable tools. "Tony Hunter, from the Salk Institute in the USA, has provided us with new tools to analyze histidine phosphorylation. We have now been able to visualize a whole new layer of complexity in tumor formation," says Hindupur.   Due to the absence of LHPP, global protein histidine phosphorylation is increased, which can lead to activation of several important functions and uncontrolled cell proliferation. This absence promotes the growth of tumors via increasing histidine-phosphorylated proteins. The tumor suppressor LHPP may also play a role in the development of other cancers.     More information: Sravanth K. Hindupur et al, The protein histidine phosphatase LHPP is a tumour suppressor, Nature (2018). DOI: 10.1038/nature26140       文章來自: 奇點網 / Medicalxpress 中: https://mp.weixin.qq.com/s/kaigcoHe-pZJSDSANKRO3A Eng: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8-03-anti-cancer-protein.html        





HER2 型乳癌是什麼?               在本港,約 20%乳癌個案是「較惡」的 HER2 型乳癌。HER2 (第二型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自然地存在於乳房細胞內,是一種附在細胞表面的受體。正常細胞會製造少量的 HER2 受體,用作接收生長因子,將生長訊息由細胞外傳送至細胞內,以控制細胞生長。   當乳腺細胞有過量 HER2 受體,令細胞不受控制地增生,最終演化成腫瘤,這就是 HER2 型 (又稱 HER2 過度表現或 HER2 陽性) 乳癌。與其他種類的乳癌相比,HER2 型乳癌腫瘤的生長及擴散速度比較快,在有對抗 HER2 的標靶藥物治療之前,患者的存活期一般較短。   HER2 型乳癌患者可接受針對 HER2 受體的標靶藥物治療。抗 HER2 標靶藥物分為口服、靜脈注射和皮下注射三大類,可從癌細胞表面或進入癌細胞內,截斷 HER2 受體的生長訊息傳遞,從而抑制癌細胞的生長。目前已有數種針對 HER2 型乳癌的標靶藥物,醫生會根據患者的不同情況,去選擇最合適的標靶藥物組合。         如有興趣了解更多關於乳癌的資訊, 請參閱:http://her2morrow.com.hk         安全報告免責聲明 此平台並不旨在用於記錄或報告不良藥物事件資訊,如您懷疑有任何副作用,請向您的醫生或藥劑師諮詢和報告。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NPM-HK-0074-11-2017)


新一代抗CD20抗體藥物助濾泡性淋巴癌復發患者延長壽命     淋巴癌(Lymphoma), 是血液系統的惡性疾病之一, 可分為何傑金氏淋巴癌 (Hodgkin’s lymphoma) 和非何傑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s lymphoma), 後者可根據其生長及擴散的速度再分為慢性和急性兩大類1。 濾泡性淋巴癌是最常見的慢性淋巴癌, 好發於年齡約50多歲的患者,最常見的症狀為頸部,腹股溝或腋下淋巴結腫脹。   隨著醫學的進步發展,醫學界在濾泡性淋巴癌的治療上已取得不俗的成績。 現時的治療方法主要有三種,分別是放射治療,化學治療以及較新的標靶治療3。標靶藥物利妥昔單抗(rituximab), 透過與B淋巴細胞表面抗原CD20結合,引起免疫反應,令癌細胞凋亡2。 在化療配合利妥昔單抗的治療下,濾泡性淋巴癌的存活期有了明顯的提高,很多病人可存活長達15年, 甚至更久。   濾泡性淋巴癌大多無法治癒,即使它對治療的反應良好,仍然會不間斷地復發,使得患者需要在他們的一生中多次接受治療。根據個人病情,復發後的患者可選擇單用利妥昔單抗或與化學治療/放射治療並用。隨著新藥物的不斷問世, 患者尚有不少新葯可以嘗試, 其中包括新一代抗CD20抗體藥物阿托珠單抗(obinutuzumab)4。 阿托珠單抗是在利妥昔單抗的基礎上,通過分子工程對抗體進行改造和修飾,從而增強抗體與免疫細胞的親和力,加強殺滅癌細胞的能力,令治療效果得到進一步提升5。 研究證實,用於接受利妥昔單抗治療後無效或病情出現惡化的濾泡性淋巴癌患者,阿托珠單抗配合抗癌藥苯達莫司汀 (bendamustine)作治療,及後再單用阿托珠單抗作持續治療有助延長患者的存活期, 降低病情惡化風險,這種合併療法的療效較單一使用苯達莫司汀的理想6。       安全報告免責聲明   此平台並不旨在用於記錄或報告不良藥物事件資訊,如您懷疑有任何副作用,請向您的醫生或藥劑師諮詢和報告。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NPM-HK-0079-01-2018)   Valid until 29/11/2019 or until change is requir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gulatory requirements, whichever comes first.       References: 1. Adult Non-Hodgkin Lymphoma Treatment (PDQ®). Patient Vers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health/PMH0032605/.   2. Johnson P and Glennie M. The mechanism of action of rituximab in the elimination of tumor cells. Semin Oncol 2003;20(1 Suppl 2):3-8.   3. Adult Non-Hodgkin Lymphoma Treatment (PDQ®). Health Professional Vers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health/PMH0032836   4. Gazyva (obinutuzumab) [Hong Kong Product Information]. Hong Kong. Roche; July 2016   5. Mössner E, Brünker P, Moser S, et al. Increasing the efficacy of CD20 antibody therapy through the engineering of a new type II anti-CD20 antibody with enhanced direct and immune effector cell-mediated B-cell cytotoxicity. Blood. 2010 Jun 3;115(22):4393-402.   6. Sehn LH, Chua N, Mayer J, et al. Obinutuzumab plus bendamustine versus bendamustine mon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rituximab-refractory indolent non-Hodgkin lymphoma (GADOLIN):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open-label, multicentre,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6 Aug;17(8):1081-1093.  
明報

【了解乳癌】乳癌復發擴散 新殺手鐧再抗戰         【明報專訊】對付癌症,醫生法寶盡出:手術、化療、電療、標靶治療,務求殺滅癌細胞;但當癌症復發、擴散,用上第二、三、四線化療效果不顯注,標靶治療出現抗藥性……醫生就要宣布投降?   當癌細胞步步進逼,醫生還有什麼殺手鐧?       新趨勢:荷爾蒙合併抑制劑治療減副作用   ■個案 遇上高毒性腫瘤     現年40歲的張女士,和丈夫育有3個小孩,生活本是十分滿足快樂。4年前的聖誕,她發現左邊乳房出現了一硬塊,起初不為意,但硬塊生長得很快,數周內長到幾厘米大。乳腺外科醫生馬上安排穿刺化驗和乳腺造影檢查,報告很快就確定了張女士患上乳癌,直徑約5厘米。她選擇全乳腺切除術,術中發現腋下淋巴有癌細胞,故此腋下淋巴腺亦做了清除手術。   張女士的病理分析發現,腫瘤直徑達5.5厘米,腫瘤組織學屬於毒性較高的低分化類型(Grade 3),腋下淋巴群中有兩個受癌細胞侵入。腫瘤生物標記結果為荷爾蒙受體(ER+、PR+)陽性,HER2陰性,顯示癌細胞生長速度的「Ki-67細胞增殖因子指數」高達70%(普通乳癌中位數約15%)。   張女士的腫瘤分化度低,復發和擴散風險較高,因此,手術後張女士接受了8個周期(16星期)輔助化學治療和放射治療,亦開始了荷爾蒙治療。     術後兩年復發 擴散全身   完成化療和放射治療後,張女士按建議服用荷爾蒙藥,生活漸回正軌。可是兩年後,張女士持續咳嗽,運動後盆骨也持續疼痛。醫生馬上安排全身正電子掃描,不幸發現廣泛的腫瘤復發及擴散,影響多段脊骨、盆骨、肋骨、肺和肝臟。   張女士和家人都希望盡快開始治療。醫療團隊也認同應盡快開始系統性治療,但需要先再抽取腫瘤樣本化驗。研究顯示,腫瘤生物標記在乳癌復發時有大約40%會出現變化,當中有一半會影響治療用藥的決定。在張女士身上,團隊最擔心是腫瘤的荷爾蒙受體由陽性轉為陰性,如此的話荷爾蒙治療就不再適用。   團隊在分析影像後決定在盆骨抽取化驗。病理醫生在樣本進行免疫組織學化驗,確定腫瘤源頭來自乳癌,且荷爾蒙受體維持陽性。     文:林泰忠(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王翠麗     文章來自: 明報 https://health.mingpao.com/?p=12034
chanleungcho
dr.chan
breasthk
immuno
免疫營養
Roche-Breast
藥物資助
講座活動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