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文章 | 其他 | 自由論壇
頁數 [1] 2 3 4 5

NIKKEI

日本癌症治療(1)根據遺傳基因用藥       1月16日,在日本最先進的癌症治療醫院——日本國立癌症研究中心(位於東京都中央區)的會議室,臨床醫生與研究人員們的目光都集中前方的螢幕上。他們看的不是癌症的病灶圖像而是用數字和字母顯示的遺傳基因數據。「我覺得這種藥一定適合這位患者」,醫生們從發現的遺傳基因異常的類型中選出了預計最有效的癌症治療藥物。            日本國立癌症研究中心的尖端醫療科科長山本根據癌症的基因組討論候選治療藥           對於治療選項有限的患者,我們希望儘量提供更有效的藥物」,該研究中心中央醫院尖端醫療科科長山本升(51歲)如此表示。           這正是基於癌症患者的遺傳基因信息來選擇最合適治療的「癌症基因組醫療」。在相關領域,歐美國家先行一步,日本剛剛啟動臨床研究,不過該治療法被認為將來可能成為癌症治療最主流的手段。      癌症是正常細胞的遺傳基因因某種原因受損發病,不過到底會出現何種異常卻是因人而異。也就是説,同樣罹患肺癌,但遺傳基因的異常可能存在多種類型。      與過去連同正常細胞一起攻擊的抗癌藥不同,最近推出的利用生物技術的癌症治療藥物可以因遺傳基因的不同而産生不同的療效。即使患病部位不同,如果遺傳基因的異常類型相同,則可以採用同一種藥物進行治療。如今的癌症治療已從根據胃和腸等不同器官分別展開治療轉變為基於遺傳基因決定藥物的治療。      在日本,每年有超過100萬人罹患癌症。從一生中罹患癌症的幾率來看,男性約為3分之2,女性約為2分之1。由於早期發現和劃時代的癌症免疫藥物的出現,目前日本的癌症治癒率達到60%。雖然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不過依然是威脅人類生命的大敵。            日本將癌症基因組醫療定位為2017年度起的「第三期癌症對策推進基本計劃」的支柱。日本國立癌症研究中心理事長中釜齊(61歲)充滿期待地表示,調查疑難癌症、罕見癌症和進行性癌症患者的基因組,「則能夠選擇高效的治療方法,或許能夠為人類與癌症鬥爭劃上歷史句號」。       要實現在任何一所醫院都能接受癌症基因組醫療,必須讓醫保覆蓋癌症相關遺傳基因的檢測。目前,在日本僅檢測遺傳基因的費用就超過7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4萬元),如果適用於醫保則可以大大減輕患者的負擔。山本等人從2013年開始啟動臨床研究,研究團隊在中央醫院調查超過100種癌症相關遺傳基因,力爭為決定針對患者的治療方針提供參考。       日本國立癌症研究中心計劃從2018年4月開始將遺傳基因檢測作為先進醫療啟動,正加緊收集相關數據,以獲得日本政府的批准。       文章來自: NIKKEI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scienceatechnology/29094-2018-02-11-05-00-30.html
NIKKEI

日本癌症治療(2)臉部識別技術發現癌症       「在臉部識別領域能拿世界第一的話,應該也能應用到診斷癌症吧?」,2014年底,在日本國立癌症研究中心中央醫院(位於東京中央區),內視鏡科科長齋藤豐(51歲)和醫生山田真善(39歲)説出的這句話成為了一切的開端。NEC醫療解決方案事業部高級經理上條憲一(55歲)則決定遊説自己公司的技術團隊進行開發。此後2年多,雙方通過聯合研究,開發出了可實時發現大腸癌和癌症前一階段病變的內視鏡診斷輔助系統,並力爭在2019年度將其推向實際應用。            通過人工智慧發現癌症的系統的開發者、NEC的今岡(左)和上條(川崎市)               NEC在利用人工智慧(AI)來區分特定的人物的人臉識別技術上的精準度達到99%以上。上條憲一邀請與其一同開展技術開發工作的是此前共事過的日本臉部識別領域的頭號專家、日本數據科學研究所首席研究員今岡仁(47歲)。      人臉部的眼睛、鼻子和嘴等的位置是固定的。但是,癌症卻難以把握特徵。今岡起初一直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如果不行,就果斷拒絕」。不過,他卻堅持嘗試著利用典型病變的圖像、通過人體組織紋理來發現癌症的計算方法。       結果,「癌症的特徵看起來正逐漸顯現」(山田)。另一方面,今岡認為如果利用臉部識別的經驗,性能將進一步提高。他讓人工智慧學習了5000例內視鏡圖像,反覆進行試驗。       一方面,對開發中的診斷系統追求「熟練醫生般性能」的山田不斷指出問題。雖然這讓今岡感覺「試驗一直在被要求修正」,但他並沒有打退堂鼓。在不斷努力下,早期癌症和癌前病變的發現率提高到了98%。這相當於已經能夠通過開發的系統識別「癌症的面孔」。       日本産業技術綜合研究所(茨城縣筑波市)的人工智慧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野裏博和(42歲)表示,與一般的臉部識別相比,雖然癌症診斷輔助系統在人工智慧和圖像識別的組合方面沒有什麼區別,但結果是「逆向思維起到了幫助」。胃癌的診斷輔助系統並非找出異常,而是發現正常組織,將除此以外視為異常。       讓野裏受到鼓舞的是病理醫生的一句話。這位平時診斷是否患癌的病理醫生説「我們也在診斷正常症狀」。野裏曾希望成為一名臨床檢驗醫師。他發揮當時的人脈,經常跑去東邦大學醫療中心佐倉醫院(位於千葉縣佐倉市),並在此過程中受到了啟發。       正常組織的圖像也會有色差等,並非完全一樣。通過改進計算方法,不斷讓病理醫生看到成果,然後獲得新圖像,這樣的開發持續了約7年。今後將與企業合作,力爭推向實用化。野裏未能成為檢驗醫師,但貫徹了「為醫療作出貢獻」的初衷。       文章來自: NIKKEI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scienceatechnology/29137-2018-02-12-05-00-20.html
NIKKEI

日本癌症治療(3)新創企業顯活力       日本的藥品開發新創企業Cordia Therapeutics的社長三宅洋(47歲)忙於新的癌症治療候選藥物的數據整理,從年初以來就一直在神奈川縣藤澤市的辦公室裏埋頭工作。通過在細胞內傳遞遺傳信息的分子的多餘部分被切除的反應方式,使癌細胞死亡。這一技術最早將在2018年夏季開始臨床試驗。       為開發抗癌藥物而對蛋白質進行分析(神奈川縣藤澤市Cordia Therapeutics)        三宅洋和同事等6人曾在日本武田藥品工業從事藥品開發,2017年11月創建了Cordia,當月月底就成功融資12億日元。進行注資的包括武田藥品、京都大學Innovation Capital公司和2家日本銀行的風險資本。三宅洋幹勁十足地表示,「準備開展大型企業做不到的研究」。      在2016年7月武田藥品決定將癌症藥品研發部門集中到美國時,三宅洋就已經在關注與遺傳信息相關的候選新藥。武田藥品也人認為這些候選物質大有前景,通過向已經離開公司的三宅洋等人提供資金支持的方式來謀求繼續研發。     癌症治療業務以往多是大型企業在開展,但近年來出現了很多新創企業的身影。在製藥方面,需要不斷地從數以十萬計的候選物質中篩選,探究針對不同病變如何進行作用才會産生突破性成果。這種工作的成功概率幾乎和彩票中大獎一樣低。通過個人的鑒別也可能發掘出很有效果的物質和治療方法,探究水平的優劣並不受企業規模影響。     「也許會有人覺得這是魯莽的挑戰,但我們將朝著最終目標盡最大的努力」,1月19日,日本電商樂天的社長三木谷浩史(52歲)作為美國醫療新創企業Aspyrian Therapeutics的會長而做出上述發言。     Aspyrian正在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主任研究員小林久隆(56歲)開發的癌症「光免疫療法」進行商業化。三木谷浩史為治療父親的胰腺癌而在世界各地奔走,他在5年前遇到小林久隆,由於這一緣分而主動擔任會長。樂天也決定向Aspyrian出資。該公司的療法除了美國藥事管理部門優先審查外,在日本也決定進行臨床試驗。     源自新創企業的大型癌症療法接連問世,拯救了許多生命。不過,出資方往往急於看到結果。「如果只追求收益的話,不如去搞房地産」,從事藥品開發支持的iPS Portal社長村山升作(68歲)説得非常中肯。藥品開發新創企業有時會展現出超越大型藥企的創新能力。培育者是否具有長遠眼光將受到考驗。       文章來自: NIKKEI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scienceatechnology/29141-2018-02-13-05-04-20.html
NIKKEI

日本癌症治療(4)讓患者繼續工作       「只靠醫生和患者努力是不夠的。如果企業不做出改變,社會還是老樣子」, 日本保險公司LifeNet Insurance社長岩瀨大輔(41歲)在2017年夏季被NPO法人Florence代表理事駒崎弘樹(38歲)的上述講話所打動。     岩瀨在2017年10月主動擔任代表發起人,成立了匯總幫助患者的措施和煩惱的團體「癌ally部」。「ally」意為朋友、夥伴。團體的名字蘊涵了「宣告與在職患者做朋友,希望像社團活動一樣愉快參與」的願望。       各家公司的人事負責人在癌ally部討論如何為治療癌症的員工提供支持(1月29日)       癌ally部的首次討論會共有約50人參加,包括41家公司的人事負責人等。在1月29日的第2次討論會上,設想員工因癌症而停職,討論了企業如何應對。一位在外資企業人事部工作的女性(35歲)非常認真地聽取討論,她表示,「最近有同事因為治療乳腺癌而離職。不知道該制定怎樣的支援制度,希望與各公司共同分擔這一難題」。     日本金融服務企業Credit Saison率先採取舉措,對於因癌症而停職一個月以上的員工,提供包括縮短工作時長、限制出差等在內的復職計劃。          一名女員工(38歲)因治療乳腺癌而利用過這一制度,她感激地説:「可以安心治療,不用急於復職。不然的話即使勉強開始工作,也得麻煩同事費心照顧」。該公司戰略人事部則強調這一制度的意義稱,「不僅僅是留住優秀人才,治療後復職的人員工作熱情高,能積極給公司做貢獻」。     「在10年前,患者的就業問題還沒有得到關注」,為癌症患者就業提供支援的一般社團法人CSR Project的代表櫻井Naomi(50歲)回憶説。櫻井也曾因患乳腺癌而被迫離職。     對於患者的就業問題,經過櫻井等人的不斷呼籲,2012年日本政府終於在癌對策推進基本計劃中寫入了就業支援。同時,在勞動方式改革的推動下,建立支援制度的企業迅速增加。根據櫻井等人的調查,確診後希望繼續就業卻被解聘或離職、換工作的患者在2006年佔到39%,到2016年則減少到24%。     企業的應對也在不斷改變。不過櫻井仍在繼續追問,「是否已經形成可在萬一情況下採用的靈活制度」、「對中小企業和個體經營者的支持也很薄弱,應當摒棄‘癌症患者不能工作’的觀念」。櫻井等人推動政府和企業採取行動、在患者和企業間架起橋樑的工作沒有結束。       文章來自: NIKKEI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scienceatechnology/29158-2018-02-14-05-05-20.html

  患病時,總希望得到最好的治療,好讓盡早痊癒,重回生命正軌。無奈由於香港癌症治療政策上的落後及不足,使本港的癌症病人淪為三等病人,日復一日地等待檢查、等待治療、等待藥物。   在僅餘的生命時光,我們不甘心坐以待斃。為着自己,也為着其他病友,我們一班癌症病人及家屬自行組織起來,於去年7月組成全港首個專注倡議改革香港癌症策略的組織「癌症策略關注組」。過去大半年,我們四出跟政策制訂者、立法會議員、醫護人員及市民大眾訴說我們的故事,好讓社會明白我們的困境,更希望促成新政府運用全新思維去改革現時的癌控政策。我們期待新政府於快將公布的《財政預算案》能為癌症病人做得更多,讓本港數以十萬計癌症病人的生命重現曙光。   輪候治療時間漫長   耐心等候本是美德,但患上癌症卻萬萬等不得,只有愈早醫治才有望得到更佳治療效果。然而,香港癌症病人到公立醫院就診時往往要長期等待,等得愈久,只會愈容易錯過治療黃金期,甚或有病人的病情原屬初期,但因得不到適時治療,導致癌細胞出現轉移,使治療變得更為困難。   根據政府2016年1月至12月的數字,現時絕大部分大腸癌症患者要輪候76天才能獲得首次治療,乳癌及鼻咽癌病人則分別要等待64天及54天。癌症病人等待期間要承受很大的精神壓力,病人及家屬終日惶恐不安,大大影響生活質素甚至病人的治療質素。癌病症人多等一天才獲治療,便等於虛耗多一天的存活機會。政府只有盡早改革現時的癌症策略,才能拯救更多病人。   作為癌症患者與家屬,我們更能體會先進及適切藥物對治療病情的重要性。然而,現時醫管局往往要5年才將癌症新藥納入藥物名冊及安全網,讓病人能夠使用並獲得部分資助,而要納作專用藥物讓病人得到全額資助的話,更要8年才能成事。與其他先進國家比較,香港病人要等候較英國長3倍、澳洲長4倍的時間才能獲得資助使用新藥。而歐盟於2003至2014年通過了26種涉及治療香港十大癌症的主要藥物,但本港醫管局只將其中三分一藥物納入資助範圍,令基層及中下層病人無法及時使用多種新藥。   關注組前成員胡先生的處境正好反映本港不少癌症病人等不到藥物苦況。胡先生於2014年9月底,因身體多處地方持續不斷腫痛,輾轉求醫後終確診患上急性骨髓白血病(AML)。後來經過大半年治療,病情漸趨穩定,不過2016年6月,癌病再次復發,他的人生頓時再次跌入谷底。「首次確診時尚有藥物可以使用,但經歷治療後,得悉原來公營醫院只有一種藥物用作治療AML。當復發再用時,療效會因癌細胞已產生抗藥性而大打折扣,幾乎等同『無得醫』,感覺有如被判死刑。」   關注組相信只有本港政府願意改革現時整個已落後於形勢的癌症策略,不再讓癌症病人空等,才能提升癌症治療成效,令病人獲得更佳的支援服務。因此我們期待新政府可把癌控改革列為今屆政府的工作重點之一,並於稍後公布的首份《財政預算案》中,撥出足夠資源以應對現時癌症病人面對長久等候治療的困境。   首先,為使癌症病人可更易更快獲處方有效新藥,醫管局可考慮為癌症藥物設立專屬的「快捷藥物引進機制」。當現時藥物名冊上的藥物無法有效醫治有關癌症時,醫生可透過新藥試驗計劃,將治癌經驗較先進的地方,如英國、美國或歐盟等地已認可的癌症新藥引進香港給病人使用。   公私營合作緩壓力   政府同時應加強撒瑪利亞基金與關愛基金對癌症病人藥物支出的財政支援,以減輕他們的沉重財政負擔。現時已有不少病友反映申請有關基金時,財務審批以家庭為計算單位的不合理情況。我們促請政府修改相關安排,改以配偶為計算單位,方能讓更多有需要的癌症病人順利通過申請門檻。另外病人所需分擔藥費的比率,亦應由現時每年可動用財務資源的20%下調至10%。有關安排相信可以減輕病人的財務負擔,安心開展治療。   另一方面,政府應可考慮增設「癌症醫療費用免稅額」,以補助癌症病人及其家人於治療期間要減少工作,甚至離職而帶來的沉重經濟負擔。   最後,關注組亦促請政府要加大力度推動治療癌症服務的公私營合作,以便更有效調動醫護資源為病人服務。合作形式可以由政府為公院病人提供部分費用資助,而私家醫院或醫療中心則給予折扣優惠,相信可鼓勵經濟能力稍高的公院癌症病人有效分流至私營醫療系統接受檢查、化驗及診症服務。公私營合作不單可以加快有關病人接受診斷及治療的速度,同時亦有望縮短其他留在公院的病人輪候時間,紓緩公營醫療系統的壓力。   我們深深明白,改革癌控政策是一個全港性的議題,單靠病人組織發聲實在難以成事,因此我們希望透過不同的會面、討論及交流,促成各方合作,一起正視癌症病人困境,並了解現時制度和政策帶來的問題。而政府對幫助病人抓緊癌症的治療黃金期,紓緩他們面對長久等候治療及藥物的無助困境上更是責無旁貸。   我們懇切期待政府的回應。   撰文:癌症策略關注組


右二 : Molly Wu / Roche - Human Resources Director 左一 : Irene Kwan / Roche - Senior Officer, Patient Empowerment 右一 : Pelly Young / Cacnerinformation.com.hk 左二 : Katy Tong / Cancerinformation.com.hk ( 癌症資訊網歡迎有興趣聘用同路人的企業和我們聯络 , 分享我們的親身經驗。)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署最新資料指出,香港總人口截至2017年年中約有7,389.5千人,勞動人口和就業人口分別為3,960.4千人和 3,850.8千人,就業率則為2.9%,相對全球失業率,情況不算嚴重,然而坊間總是出現「有工無人做,有人無工做」的怪現象,許多老闆級更揚言︰「就算調高價錢都請不了人,年輕人嫌辛苦不入行或不想打工,要求人工高、工時少,福利佳兼不能受罵。」癌症資訊網就鼓勵大企業人事部或中小企業老闆不妨考慮顧用同路人回歸職場,他/她們有經驗和能力,曾經歷生死邊緣,做事更起勁,策動力更強,因為總想把時間善於利用,爭取生活與工作平衡,生產效率更高。   香港人拼搏精神 — 「勤與靈活」 根據2015年衛生署或醫院管理局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發放最新資料,惡性腫瘤(即癌症)屬於致死榜首,新症及死亡分別是30,318宗個案14,316宗。發病人的年齡組合多是40歲以上,這群人是工作人口最有價值的一群,然而因為得病而無奈退下職場,並因面對治療上的經濟壓力,有機會變成無助、沮喪和孤單,產生許多負面情緒。許多醫生都告訴我們「治病先醫心,人生變得有希望才能戰勝癌魔」,若有同路人能得到機會回歸職埸,重新建立自信和有精神寄託,一方面能補貼生活和治療費用;另一方面寄情工作分散精緒,自覺不是病人,也能增強抗癌戰鬥力。   事實上,香港面對經濟轉營,求才若渴,同路人大多曾是職場精英或是勞動人口,可緩減勞工短缺的燃眉之急,只要僱主能體諒同路人的身體狀況,可以實行彈性上班時間、家庭辦工室、時薪工作或合約制等,都是可行的方法,我們公司現時就僱用了10名同路人工作,成效不錯。   各國對同路人支援的借鏡 綜觀世界各地支援同路人的措施和方法,可作為香港政府和各大企業的借鏡。例如德國政府的支援政策就十分著力,目前德國癌病人口約400萬,但政府會提供6週帶薪病假,3年法定健康保險支付的疾病津貼,相當於總收入70%,當地企業家會援助病人以創造一定的工作機會、多樣化工作方式以貼合他們的治療和生活需要。   加拿大人於2016年約有20.2萬人患癌,當地設有人權委員會受理就業歧視類投訴,許多巿鎮則用行政條例鼓勵企業聘用癌症康復者工作,給予一定比率和年限的稅收優惠。鼓勵家庭醫生、專科醫生為康復者開具如實的身體健康證明。   日本癌症病患約20萬人,75%受控制的病患希望能繼續工作,於是當地政府會透過以下途徑協助他們找工︰(1)積極派遣社會保險勞務人士到各地區定點醫院,為他們提供相關工作知識和幫助,現約有120個諮詢點,將會繼續增加。(2)促進醫院和國家所屬介紹工作機構「HelloWork」聯合找工作,2013年日本厚生勞動省推行了「癌症患者等長期療養者就職支援試點事業」,「HelloWork」職員每週去醫院一次,對剛入院或需要定期診療者提供諮詢,按他們需求而介紹工作。(3)患者也可向社會福祉師諮詢醫療保險、僱傭保險等問題,醫務人員會提供治療內容及健康管理方面的注意事項等,再替他們找尋專業知識程度較高的工作。   美國2017年有168萬新症,美政府制定高質量醫療保險政策,故她鼓勵個人和公司購買醫療保險,讓個人和公司皆有保障。這除了能幫助患癌員工承擔治療費用外,還可以為公司保留人才,繼續效力公司。   香港特區政府可借鏡以上國家的援助措施或方案,選取適合的方法協助同路人重回職場工作,利己利人以達雙贏效果。   香港企業和社會福利不足照顧同路人 醫生們常強調癌症不是絶症,因為醫學昌明,發現得早的存活機會大增,甚至變成如糖尿病似的長期病。「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是許多路人的最佳寫照,他/她們希望活得有尊嚴,不是讓人以憐憫之心待之,若本地企業能對同路人提供一些就業機會,才是真正幫助和支持他們勇敢抗癌的最佳方案。   支持同路人重返職場, 過回普通人生活,最終社會增加多一份勞動力,何樂而不為呢﹗   Alan Ng 編輯 ( 8-2-2018 )  

蘋果日報

康健

從醫療科技展談台灣的精準醫療 作者:裴有恆(物聯網講師、研發創新教練)2018.01.26             2017年的12月電腦展規模不大,反倒是同時在南港展覽館四樓,舉行了醫療科技展。我特別在最後一天下午趕去參觀,想了解這次展覽的重點,而我看到的是基因療法的進展。   來參展的醫院系統不少,也有很多生物科技醫療廠商,其中,針對基因科學,我印象最深的有兩家廠商:麗寶基因跟華聯基因晶片。   根據醫學研究,發現癌症受到基因的影響,據醫學上估計,5-10%的癌症,都有來自於遺傳上的基因變異。而最近最有名的案例,就是美國女影星安潔莉娜.裘莉因為母親在56歲死於卵巢癌,外祖母和一個姨母也因衛癌症奪走了生命,安潔莉娜.裘莉經過癌症基因檢測後,發現自己患乳腺癌的風險機率為87%,而患卵巢癌的風險機率為50%,所以2013年她進行了乳房切除手術,2015年她又進行了卵巢與輸卵管摘除手術。   最近很多醫院也開始導入基因數據分析療法,針對癌症病患的基因做人工智慧分析後,再量身打造提供對應的藥物及治療方式,麗寶基因就是提供這樣基因檢測與數據分析整套方案的公司。   台北榮總在2017年8月份宣布癌症標靶用藥檢測服務正式上線,透過此工具,各類癌症患整集醫生可以了解哪類藥物最適合患者,增加治療選擇。而這樣的成果,正是2012年起台北榮總與麗寶基因共同投入癌症基因體醫學實驗室的結果,2014年底提供小細胞肺癌、大腸直腸癌,全面性用藥評估等個人化基因檢測,現在更增加全面性癌症標靶用藥相關突變基因檢測服務、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腫瘤全面性409基因檢測…等等,而檢測後的基因體,將透過臨床焦點分析基因診斷平台OncoMed143來做個人化分析診斷。   OncoMed143平台利用高通量次世代基因定序平台,針對143個腫瘤關鍵基因於單一流程中同時進行DNA、RNA檢測,其中包括49個基因拷貝數變異分析、22個融合基因變異分析,使用Oncomine Knowledge Base資料庫。   Oncomine Knowledge Base資料庫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腫瘤數據庫,是由美國密西根大學的Hovelson等人與ThermoFisher的研究人員,合作開發針對癌症研究,並且可以提供相關用藥資訊。   在當場的觀察中,我發現台北癌症中心也導入類似的系統,這也證明這樣的做法很受歡迎,而這樣的做法中基因檢測晶片其實佔了很重要的角色,而華聯基因晶片是台灣這方面的代表。   華聯的基因晶片事華聯生物科技公司所推出的基因檢測晶片,華聯生物科技公司推廣染色體晶片,癌症、慢性、肥胖等基因檢測。精準醫療中,必須要有好的基因檢測技術,而這必須用到基因檢測晶片,而華聯就是世界上少數具備有這樣晶片技術的公司。   從麗寶基因跟華聯生物科技的展示,就知道台灣在這方的實力不弱,雖然現在基因檢測的Oncomine Knowledge Base資料庫是來自美國,但據我所知台灣也有很多人正在往這方面努力,搭配台灣強大的醫療技術,可以看出台灣在精準醫療將有很光明的未來。       文章來自: 康健 https://www.commonhealth.com.tw/blog/blogTopic.action?nid=2666

新癌症戰爭:後基因解碼時代,化療將成過去?       基因圖譜揭祕10多年後,「精準醫學」世紀來臨。四種趨勢突飛猛進的新醫療改變了傳統醫療作法,然而許多新發明代價不菲,醫療體系是否負擔得起成疑。       文:柯若(David Crow)|財訊雙週刊 第 541 期     1990年人類基因圖譜解碼後,醫師們就預測精準醫學時代要來臨了,病患可以針對特定的基因突變而量身打造,特別是癌症治療領域。今天,在完整的基因圖譜揭曉後14年,一些科學家認為精準醫療紀元終於來到;這意味著新一代的標靶藥浮現,可能顛覆癌症的主流療法化療。   關鍵的轉折點在於,科學家發現:腫瘤的分子特性(如基因特質)比腫瘤出現的部位(如肺部或乳房)還重要;在下一階段的對抗癌症戰爭中,生物學重於解剖學。   今年5月,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首次通過針對腫瘤基因特質,而非部位的治療藥物──默克製藥公司的免疫治療藥物Keytruda,癌症病人的基因特徵只要符合,都可以使用。這類「泛癌症」抗癌藥,幾乎針對各類腫瘤都有的罕見基因缺陷對症下藥。明年初,第二種「泛癌症」抗癌藥在生化科技公司Loxo Oncology取得許可後可望問世。       癌症新藥 去化療時代來臨     美國臨床腫瘤學會醫療長席斯基說:「化療是具有試驗性的方法──只要一般病人有某種療效,就推用到每位病人;如今我們已經逐漸不這麼做了。」這種轉變是因為「生物標誌化合物」(biomarker)科技的發明,它可迅速辨識腫瘤基因和蛋白體相關線索,讓醫師對症下藥。   雖然兩個名詞經常互用,但「精準醫療」不應與「個別化醫療」的未來領域混淆。後者指的是針對個別病人病情特製抗癌藥,例如諾華製藥的嵌合抗原受體重組T細胞免疫療法。精準醫療則指的是不斷探查腫瘤以預期腫瘤是否會針對某一特殊藥物或療法有反應。這種藥物可能正在臨床實驗中使用,也可能是一種行之有年的既有產品,但最早卻是為完全不同類型的癌症而研發。       日新月異 精準醫療4趨勢     以下四種趨勢可能會把現階段突飛猛進的精準醫療,轉變為標準化的醫療作法:     一、診斷──腫瘤的界定。傳統上,腫瘤專家根據他們顯微鏡的觀察來界定腫瘤種類:腫瘤的大小如何?細胞核與腫瘤大小的相對比例?這些問題的答案往往決定病人怎麼接受治療。   但是醫師與醫療主管說,在基因圖譜排序價格下降、製藥公司針對個別癌症基因突變研發小眾標靶藥物日新月異之際,分子測試會變得愈來愈常見。默克製藥最資深科學家帕穆特說:「靠顯微鏡歸類腫瘤的方法沒什麼道理,我們已經說了幾10年,我愈來愈認為我們會以分子方式來界定腫瘤。」   分子測試在肺癌和乳癌等癌症上已常見,醫師可以辨識每一次的基因突變。可能與癌症出現有關的基因不下數百,下一代的基因排序測試可以一舉篩檢出單一的腫瘤組織樣本,提供診斷醫師一個全面性的輪廓。美國診斷公司Thermo Fisher總裁戈斯瓦米說:「一舉數得的資訊豐富無比。」   羅氏大藥廠旗下的Foundation Medicine也研發出一種可以篩檢324種癌症基因的測試,等待FDA的批准。   只是分子測試昂貴,美國只有12%的病人接受全面基因排序圖;Foundation的測試費是5,800美元,其他單是一、兩種基因的測試費也要幾百美元。部分醫師也擔心這類測試徒然製造出一堆他們不理解的數據。席斯基說:「反對者認為這類測試的結果無人知道如何詮釋、不知如何針對它採取行動。」       二、標靶藥──對準突變。如果精密的基因測試變得更普遍,可能揭示數百種超級高標靶藥物紀元的來臨。   康乃狄克州生化集團Loxo研發的這類藥物Larotrectinib,最近受到腫瘤專家和華爾街的垂青,它的股票過去12個月漲了251%。此藥是為腫瘤中有TRK基因突變的小群癌症病人所設計。這種突變很罕見,一些專家估計在0.5%的癌症中猖獗,但無論是哪一部位的腫瘤中都見得到它。   超高標靶藥物高度有效,在癌症研究中產生前所未聞的成果。在最近刊出的臨床實驗報告中,這種藥物在76%的病人身上不是縮小了腫瘤,就是制止了腫瘤的生長,因此預料FDA明年很快便會批准使用。Loxo商務長納登說:「希望明年會有另外五種這類藥物出現。」FDA一旦通過Larotrectinib,它會是出現突變的各類癌症病人的第一批「泛癌症」抗癌藥物。   不過,「精準醫療」不只是與新藥有關而已,它也與找出對既有抗癌藥物最可能有反應的癌症有關。   目前美國有三百多名病人,只要身上的「生物標誌化合物」顯示可能對抗癌藥有反應,美國臨床腫瘤學會就同意醫師在他們身上使用對一種癌症有效的合法抗癌藥物,來治療另一種癌症。羅氏大藥廠的Herceptin 1998年之後被拿來治療HER2基因異常的乳癌病人,但其他類型癌症病人即使體內出現同樣的突變卻無福消受,如今範圍已擴及肺癌、大腸癌或其他的病症。       新解方 有效追蹤癌細胞突變     三、液態切片檢查──癌症形狀改變的掌握。下一代的診斷即使可為病人身上的腫瘤提供一個全面性的基因圖譜,抗癌路上一道主要的障礙仍在:腫瘤會惡性地改變形體,會先靜悄悄地培養出藥物抗體,繼而全面反撲。   醫師問診後所作的判斷無論多正確,可能幾個月內就變得不是那麼回事,等復發性癌細胞出現時,治療往往為時已晚。定期反覆篩檢貴得令人卻步,也可能不切實際,因為病人得經歷數次危險的切片手術採取新的細胞樣本。   一個新起的解決辦法是液態切片檢查──癌症血液測試,檢測腫瘤「吐出」的DNA微小碎片。輝瑞藥廠免疫腫瘤部門負責人畢秀夫說:「我們知道癌細胞不斷分裂、轉變或死亡,死時DNA會跑到血液循環裡,即使只有不到1%,都可以從周邊血液中查出;如果出現突變,是可以檢查出來的。」   輝瑞最近宣布與加州的Guardant Health合作,業界公認它是市場上液態切片最準確的。Guardant合作的對象也包括默氏、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等大藥廠合作,後者希望在他們的臨床實驗中使用Guardant的液態切片測試。Guardant產品Guardant 360可以測試出73種與癌症有關的基因改變。該公司最近宣布測試範圍會增到五百種基因。   席斯基表示,這種測試只需兩小瓶血液就能進行,只是如何規律、經常性地操作仍有一些限制。他說:「每一次治療後都得檢查腫瘤變化情形,有了液態切片,我們可以容易地重複測試,長期追蹤癌細胞變化情形。」   但是費用也是主要的問題所在。Guardant 360的價格是5,400美元,要說服保險公司和醫療體系大量採用與掏腰包,不是那麼容易。       新理論 腫瘤特質比位置還重要     四、數據挖掘──創建「癌症彭博社」。腫瘤基因特質比腫瘤部位重要,這個新理論可能表示腫瘤醫學須要重新整頓。   Abbvie腫瘤部門副總裁戈登說:「傳統上我們都以人體解剖學概念思考癌症,從什麼時間點我們已經開始移轉到生物學角度來思考?因此現在你不只是乳癌醫師,更是HER2(基因異常)專科醫師。」   不過,有些腫瘤專家和醫療主管認為這一天的到來還早:藥物只是治療癌症的一種方法,必須注意腫瘤位置的理由也很多。席斯基說:「並不會出現一股革命風潮,突然重組國內的每一家癌症中心,拿下「乳癌防治中心」的招牌,換上「HER2診所」的招牌。」   對許多在人體基因圖譜解密之前接受醫療訓練的腫瘤專家來說,要跟上癌症分子特徵相關的龐大研究,十分辛苦。如果類似Larotrectinib的數百種小眾藥物取代了今天普遍使用、種類不多的大眾抗癌藥,尋覓正確的抗癌療法可能更困難。   一些大型癌症治療中心試圖以舉行定期腫瘤會診評估來解決問題,例如熟悉HER2異常的乳癌醫師,可能在過程中察覺到前列腺癌症專家漏失的問題。不過,這個途徑大規模複製不易,Foundation Medicine、Thermo Fisher之類的下一代診斷藥商正在研發一種「癌症的彭博社」── 一名病患的檢驗結果可以自動產生一系列的選擇,可從既有藥物到實驗治療的選項中採納合適者。   Foundation Medicine醫療長米勒(Vince Miller)說:「徒有不同凡響的檢驗不夠,因為有時醫生也不知道他們檢驗的意義在哪裡;他們可能時間不夠,可能不知道所有的實驗治療,或可能太忙;我們研發很多支援工具,可以打破這些藩籬。」         文章來自: TheNewsLens 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88729    

chanleungcho
dr.chan
breasthk
immuno
免疫營養
Roche-Breast
藥物資助
講座活動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