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婚禮風琴師(下)

婚禮風琴師(下)

19-02-2024

除了上文提及在婚禮當風琴師可能出的岔子,一個更大的挑戰是應朋友邀請,「外賣」到別的教堂彈奏。彈鋼琴倒不要緊,因為所有標準的鋼琴都有八十八個琴鍵,就算手指頭觸鍵的感覺有分別,臨場練習幾遍就勉強能跟「她」混熟了。風琴可不一樣:不同教堂風琴的構造都各有特色。

管風琴主要由手鍵盤、腳鍵盤、音栓(stops)和音管(pipes)組成,透過配置不同組合的音栓,控制氣流通過不同的音管,從而發出多姿多采的音色。風琴一般有幾個手鍵盤及一個腳鍵盤,每個預先用不同的音栓配置好,彈奏時同時使用,便能達致特別的音效。我當然熟悉自己所屬教堂裏的風琴,但其他教堂的則要到婚禮當天才認識,發現少了一個鍵盤、缺了心儀的音栓、音栓位置不一樣等情況屢見不鮮,只好趁新娘還在換裙子時趕緊重新配置。

雖然當婚禮風琴師有這麼一點壓力,但我的座位卻幾乎是全場最好的──管風琴通常位於聖壇的高處,而且譜架是透明的,有時更安裝了鏡子,方便風琴師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配合堂內進行中的禮儀程序彈奏。這個位置自成一角,又是專用的,在婚禮中就是我看一對新人最清楚,賞心悅目,毫無阻隔,拍照角度自然極佳,卻非專業攝影師所能覬覦;尤其是互立盟誓、交換婚戒(經我非正式統計,有五成時候婚戒突然太小不能順利戴上),以及新郎為新娘揭紗、深情對望然後優雅地輕輕一吻(其實更多時是青澀新郎鼓起勇氣的盡力一吻),牧師在忙我卻閒著,都看得投入。

至於牧師的訓勉,你道是老生常談,卻撫心自問結婚多年仍未能完全做到,成為自省的空間。於是我先生十分支持我騰出週末的下午,當他在家睡午覺的時候,我去當婚禮風琴師,多聽聽「你們當妻子的要順服自己的丈夫」的意思。

我是業餘的,但當婚禮風琴師的年資要比當醫生還要長;雖然不能在所有婚禮中都完美彈奏,總算沒有造成太大破壞,幸不辱命。而且每次我都十分珍惜:在上月底疫情肆虐期間,一對新人矢志不渝,說就算只有他倆、雙方父母及證婚牧師七人,他們都要按時在教堂舉行婚禮,我也急忙嚷著少不了我。疫情中的婚禮令人難忘,亦讓人回歸基本,細味婚姻的意義。都要幸福、記著自己的盟誓哦!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