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潘智文醫生 > 畫出彩虹 | 藝術治療如何結合癌症醫學? 腫瘤科醫生:醫「心」才能醫「身」

畫出彩虹 | 藝術治療如何結合癌症醫學? 腫瘤科醫生:醫「心」才能醫「身」

09-11-2021

畫出彩虹 | 藝術治療如何結合癌症醫學?
腫瘤科醫生:醫「心」才能醫「身」

作為醫者,在專注治療癌症之餘,和病人溝通也是我挺享受的一件事情。每一位病人也有他們獨特的故事,如果時間許可,也希望能和他們聊聊天,發掘一些他們日常生活上、工作上、或是興趣上的三五事,往往也令我眼界大開和獲益良多,也好讓我能洞悉病人的內心多一些,我深信醫「心」才能醫「身」這個道理。但現實上這些機會卻奢侈,因為診症的時間多花於談論病情和治療,閑聊的空間便給壓縮了。

這個限制令我忽發其想,倒不如安排一個活動讓醫生和病人能在診所以外的空間,在一個輕鬆的環境下作另類的分享溝通,亦因為自己對藝術有濃厚的興趣,所以決定嘗試安排一個藝術治療工作坊讓癌症患者參與,希望大家能分享一個舒舒服服的心靈冶癒課堂。在籌備的最初,是感到一點戰戰兢兢,擔心病人會喜歡這種活動嗎?

醫學和藝術表面上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醫學屬於一門科學,包含深奧的學問和實證,而藝術是比較虛無縹緲和主觀性的表達。但事實上,醫學除了牽涉許多研究數據,藥物,科技之外,亦有它很人性化的一面,和藝術是息息相關的,尤其是在癌症治療方面,病人由得悉患上癌病的一天起,心情就像坐過山車一般,憂慮、恐懼、不安的情緒不斷的反覆竄擾。醫生如何幫助病人擺脫這些負面情緒,走過癌病的陰霾,勇敢地面對疾病和治療,而邁向復康之路,正正就是醫學的藝術。而藝術治療(Art Therapy)強調以非語言方式作為溝通的渠道,鼓勵患者用藝術抒發自己,表達內心一些難以用言語說出來的感受,當中包括繪畫、拼貼、或透過一些小道具引導他們打開心扉,面對自己。

抱著這個理念,進行了這一次「藝術治療工作坊」,譤請了癌症患友及家屬免費參與,藉著這次活動,有機會和病人一起有說有笑地在藝術治療師的帶領下晝粉彩畫,對我來說是挺有意義的。看見所有參與活動的患友也起動正念,積極參與,將自已感受在畫紙上表達出來,當中很多是令人積極鼓舞的主題,證明經癌病洗禮之後,彩虹會重現,只要懷著正面的心情,人生會變得更精彩豐盛。活著就是希望,且行且珍惜,就算心中有不安和害怕,參與者也勇敢地在畫中表現出來,這也是另一種創作藝術的意義,讓畫者可以宣洩心中的負面情緒,構成治癒的療效。

作為腫瘤科醫生,每天面對生死,和病人一起和癌病戰鬥,工作壓力是頗沉重的。這次Art Therapy也是一次幫自己減減壓的機會,和一班患友走出醫院診所以外,輕鬆愉快的一次聚會,彷彿大家的距離拉得更近,看見他們每張堅強的笑臉,感覺一切勞苦都變得有價值了。

潘智文
臨床腫瘤專科醫生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