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黃麗珊醫生 > 癌症病人的皮膚瑣碎事(1) 如何處理癌症治療所引起的皮疹?

癌症病人的皮膚瑣碎事(1) 如何處理癌症治療所引起的皮疹?

25-05-2021

癌症病人的皮膚瑣碎事(1)
如何處理癌症治療所引起的皮疹?
特別鳴謝:皮膚科專科醫生 Dr. Steven Loo (盧景勳醫生)

首先要系統性審查病人,先要排除細菌,病毒真菌感染,因為癌症病人一般抵抗力較弱,這些病人需要抗生素,抗病毒和抗真菌治療。

第二要評估皮疹是否與腫瘤有關,因為癌症病人容易同時還有免疫系統的問題引發皮疹,例如天皰瘡,這些情況有另外的處理方案。

亦有些情況,皮疹與腫瘤或治療本身完全無關係,例如接觸性皮膚炎,這是因為病人接觸到某些化學物質所引發的皮膚發炎的狀況,所以絕對需要調查清楚,才能對症下藥!

排除以上種種之後,才能定論成治療所引起的皮疹。如果遇到是由標靶引起的皮疹,大家切勿灰心,因為有數據顯示皮疹越多,通常治療成效都越好!為何標靶會容易引起皮疹?這是因為皮膚以及甲縫的位置是當時細胞分裂週期比較快的地方,所以特別容易受到治療的攻擊而誤中副車。最重要的是好好處理皮疹才能持久地服用有用的標靶藥,才能有效持久地控制病情!

除了使用簡單的潤膚膏或者在有需要的時候使用不同強度的類固醇藥膏,亦會建議長時間服用簡單的抗生素例如四環素。四環素一般會針對皮脂腺以及毛囊,幫助調節皮脂腺以及毛囊的免疫系統。有病人會擔心長時間服用抗生素會進一步影響免疫系統,增加細菌抗藥性以及令身體更加虛弱。其實四環素是一種皮膚膏,是極常用於醫治痤瘡、暗瘡以及其他免疫系統皮膚病之抗生素。 如果用四環素來治療暗瘡的話,一般的指引是建議服用半年至九個月的療程。一方面四環素是一個窄譜的抗生素,再加上使用的劑量一般會較其他情況的劑量減少,以達致調節免疫系統的效果,所以一般不會引起細菌抗藥問題!最重要的是,由專業的醫生定期評估而調整劑量的話,風險是非常小的。

坊間喜歡使用非藥物的方法塗搽皮膚,若使用蘆薈或其他天然成分的用品時,病人本身並沒有對這些成分有敏感反應的話,醫生一般都不會反對。只是醫生亦會建議大家不可單純使用這些方法,因為成效不顯著,有機會延誤治療。 同時,醫生亦鼓勵病人在試用不同的產品時,可以先行在耳背或手背的地方少量塗搽數天,看看有沒有皮膚敏感後,才持續在有問題的地方使用,將再有問題的地方再發生另外過敏的風險減到最少。

除了要幫皮膚保濕,亦建議要多飲水內在保濕,在可以的情況下,例如心臟功能,腎功能沒有大的問題,白蛋白不是非常低的大前提下,建議盡量每天飲用超過 1-2 公升的水。 另外,病人亦可以考慮服用益生菌。

益生菌其實常見於食物內,例如古埃及啤酒,歐洲的酸奶。近年研究發現這些食物內蘊含有益的細菌,可以幫助消化、提升免疫系統、幫助小朋友腦部發育、改善睡眠以及改善心情,都有良好的作用!近年研究發現如果能夠成功調整腸內好與壞的細菌之平衡,便能夠提升免疫系統!甚至有些初步研究顯示,調整腸內細菌菌群之平衡有機會增加標靶的治療效果!

如何選擇優質益生菌? 首先要視乎有沒有做抗胃酸測試的評估報告? 亦要參考成分表,確保沒有過多的添加劑,儘量避免攝取色素、甜味劑、防腐劑等等的添加劑。最後亦要視乎菌株的類型,因為不同的菌株有著不同的效果,有些會增強消化功能、有些會增加免疫功能、有些會幫助舒緩皮膚敏感例如濕疹的問題、有些會幫助改善睡眠的問題。 當然,最好是有一些測試幫忙分析每個人所缺乏的益生菌菌株,而 Tailor made 一個益生菌組合,相關「益生菌測試」之研究現於科學園進行中,希望日後能推出市面幫助更多病人配對更適合的益生菌株組合!

另外,亦可以調整一下生活細節,例如在洗澡的時候,水溫不要太高,要用低敏的沐浴露,沐浴後注意保濕,外出時塗搽適當的防曬產品,做足防曬措施等等都有機會幫助改善皮膚狀況。

最後,如果出現皮膚出疹、伴隨發燒、結膜發炎、口腔嚴重潰瘍、皮膚劇痛情況的話,這些都代表著嚴重的皮膚問題,需要盡快求診,甚至要入院處理。因為如果處理不善的話,有機會在短時間內引發嚴重併發症繼而引致生命危險,大家必須要小心!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重温【不可不知的癌症瑣碎事系列】 Oncology (腫瘤科) x Dermatology (皮膚科)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