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同路人分享 > Helen YC Law > 乳癌全民篩查-路漫漫其修遠兮

乳癌全民篩查-路漫漫其修遠兮

16-05-2020

乳癌全民篩查-路漫漫其修遠兮

16-5-2020

香港地,房價貴,人人皆知。但對女士們來說,再貴重的房子也不及跟她們形影不離的乳房。

樓房不但要做好防盜措施,以防竊賊光顧;平日更須好好打理,免得日久失修,要花一大筆維修費。同樣,乳房也須好好保養,以防乳癌這個不速之客找上;就算防不勝防,只要在早期將它連根拔起,便可增加保留乳房的機會,少捱一點治療之苦和省下一大筆醫療支出,而最好的方法就是乳癌篩查。

乳癌篩查是指透過有系統的方法,在未曾出現任何乳癌病徵的婦女群中找出患乳癌的婦女,從而盡早為她們提供治療。普遍用於乳癌篩查的工具是乳房X光造影(mammogram)。乳癌與許多其他癌症一樣,及早發現乃是治療關鍵。可惜,本港全民乳癌篩查多年來一直只聞樓梯響。

乳癌是本港女性頭號常見癌症,2017年共有4373宗新症,其中721名婦女因乳癌而致命,超過五分之一的婦女在確診時已屬第三及第四期。現時,本港仍未落實推行全民乳癌篩查,只建議高風險婦女(例如帶有BRCA1/2基因、有乳癌家族史等)自行諮詢醫生並接受乳房X光造影檢查。

反觀鄰近地區如台灣、新加坡和日本等,早已推行全民乳癌篩查。以台灣為例,自2004年起為50至69歲的婦女提供每兩年一次的免費乳房X光造影檢查,減低了41%的乳癌死亡率。放眼全球,目前已經有34個國家及地區實行全民乳癌篩查。

本港遲遲未有落實推行全民乳癌篩查的原因是「目前並沒有足夠證據支持或反對為本港一般風險婦女進行全民乳癌篩查」。這豈不是本末倒置?篩查之目的正是希望在沒有病徵的人當中找出患病或有較高風險患病的人,而且香港大部分的乳癌個案均屬一般風險,僅小部分個案本身具高風險因素。另一方面,一些低收入的基層婦女,或因經濟緊絀而無法負擔乳房X光造影檢查的費用(即使她們知道自己是高風險一族),政府卻沒有為她們提供任何津貼或乳房保健檢查計畫。

其他反對理據包括全民乳癌篩查或導致「過度診斷」及「假陽性結果」。事實上,任何事情皆有正反兩面,醫學上也沒有一種檢查方法可以稱得上百分之百準確。以政府分階段實施的大腸癌篩查計畫為例,大便隱血測試的準確度只有八成,因為大腸的瘜肉或腫瘤未必經常出血,或因出血量少而無法被檢測出來,導致「假陽性」或「假陰性」的結果。

春秋戰國時期的三閭大夫屈原在其名作《離騷》中豪情萬丈地喊出:「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意思是說:「在追尋真理或正確的事情上,儘管前方的路仍然漫長,我將百折不撓,不遺餘力地去追求和探索。」我們應該認真地考量,到底應該為了上文那些旁枝而因噎廢食,放棄篩查;抑或應該「上下求索」 ,設法探討、累積經驗和改良檢查方法?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一千里的路,是從邁出第一步開始的。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事物,幾乎都是發生在舒適圈以外的地方。你愈不敢跨出舒適圈,就愈無法改變現狀;因為如果不踏出第一步,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事情。

言猶在耳,特首林鄭月娥曾於發表施政報告時稱,由政府委託進行的一項有關「識別本地婦女罹患乳癌的相關風險因素」的研究預計於2019年下半年完成。此項研究結果至今尚未公布,我們拭目以待。

最後,在未有全民乳癌篩查之前,姊妹們要自救。不論是一般風險或高風險婦女,都應該關注自己的乳房健康,定期進行乳房檢查。如出現疑似乳癌病徵便應及早求醫,切勿自我診斷或心存僥倖,錯失治療的最佳時機。

海倫
延伸閱讀 :https://bit.ly/3fSS2F2
#乳癌 #乳癌篩查 #海倫的醫患世界 #癌症資訊網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