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陳亮祖醫生 > 血尿腰痛或是腎癌警號 及早求醫莫遲疑

血尿腰痛或是腎癌警號 及早求醫莫遲疑

11-12-2019

血尿腰痛或是腎癌警號 及早求醫莫遲疑

11/12/2019

儘管腎癌並非本港十大常見癌症,惟過去十年發病數字上升約一半,2017年新增個案更超過700宗1,情況不容忽視。由於腎臟具有排毒代謝的功能,可排走化療藥物,以致治療晚期腎癌具有一定難度。臨床腫瘤科專科陳亮祖醫生指出,隨著更多藥物治療組合的出現,晚期腎癌疾病管理已有不少進展。

早期腎癌有望透過手術根治

陳醫生稱,腎癌的病徵包括血尿、腰痛、腰側出現腫塊和發燒等。早期腎癌可透過手術切除腫瘤達到根治的目標。正常人體有兩個腎臟,即使切除一邊腎臟,餘下的腎臟仍足夠應付身體的代謝功能 。

根據陳醫生的臨床經驗,亦有個別腎癌個案沒有明顯病徵,而且病情於確診時已屆晚期,並出現轉移,病人未必能以手術完全切除腫瘤。可幸的是,隨著醫學科技推陳出新,現有更多腎癌治療方案可供應用。

晚期腎癌的系統性治療 或有望控制病情

晚期腎癌的治療目標為減慢病情惡化速度、改善患者生活質素及延長其壽命。以往晚期腎癌治療以干擾素為主,惟其成效強差人意,副作用亦大;而腎癌對化療的反應亦欠佳2,故當時腎癌的治療選擇有限。直至標靶藥面世,晚期腎癌的疾病管理才稍有突破。

陳醫生解釋,標靶藥的主要功能為截斷腫瘤的血液供應,或阻斷癌細胞生長訊號的傳遞,令其停止生長而死亡;而標靶藥對腫瘤控制較以往的治療理想,約三分一中至高度風險的晚期腎癌病人的腫瘤縮小達百分之二十或以上3,近半病人在病情無惡化下能存活接近一年4。然而,因標靶藥具有抗血管新生的功能,有可能令部分本身患有心血管疾病的患者出現中風、心肌梗塞的情況。至於其他較常見的副作用包括血壓增高、腹瀉、白血球數目下降和口腔黏膜潰瘍等。陳醫生呼籲病人若出現任何不良反應,應及時和醫生溝通,作出適當處理。

癌症免疫治療成另一治療方向

繼標靶藥物治療後,近年治療晚期腎癌亦有突破性的進展,令癌症免疫治療成為晚期腎癌患者的另一治療選擇。陳醫生表示,癌症免疫治療的用藥原理和標靶藥不同,它旨在重啓免疫系統對抗癌症,而非直接攻擊腫瘤。目前有多於一種癌症免疫治療藥物應用於晚期腎癌治療。其中一種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可阻截癌細胞表面的PD-L1蛋白與免疫細胞上的PD-1蛋白結合,使免疫細胞恢復辨認及消滅癌細胞的能力。另一種抑制劑則可阻截癌細胞使免疫系統變得不活躍的CTLA-4信號通路,令免疫細胞能再次活躍起來,重拾抗癌力,清除癌細胞。

免疫治療的副作用包括疲倦、腹瀉、皮膚紅疹等;較嚴重的有器官炎症,需透過跨專科團隊處理。陳醫生建議病人在接受治療時,應多留意自己的身體狀況,若出現不適,應馬上咨詢醫生意見。陳醫生表示,醫生會因應病人的情況建議合適的用藥組合,可望助部份中至高度風險的晚期腎癌病人在病情無惡化下延長存活。

總括來說,癌症免疫治療為晚期腎癌患者提供了更多的治療選擇,而不同的針對免疫系統的機理可相輔相成,多角度打擊腫瘤,或可令病情得以長期受控,亦有望讓患者享有良好的生活質素,如常生活。最後,陳醫生提醒,早期發現和治療始終是腎癌良好預後的關鍵,要是出現血尿和腰痛等相關腎癌徵狀時,應提高警覺,及早求醫,把握治療時機。

1 Cancer Statistic Query Systems, Hong Kong Cancer Registry, Hospital Authority. https://www3.ha.org.hk/cancereg/allages.asp. Accessed on 7 Nov 2019.
2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Chemotherapy for Kidney Cancer. https://www.cancer.org/cancer/kidney-cancer/treating/chemotherapy.html Accessed on 21 September 2019.
3 Rini B, et al. Sunitinib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Renal Cell Carcinoma. Clinical Outcome according to International Metastatic Renal Cell Carcinoma Datebase Consortium Risk Group. Clinical Genitourinary Cancer, 16(4), 298-304.
4 Nivolumab plus Ipilimumab versus Sunitinib in Advanced Renal-Cell Carcinoma, N Engl J Med 2018; 378:1277-1290.

 

原文: Topick

陳亮祖醫生

( 臨床腫瘤專科 )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