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眼超超醫生 > <香港好危險之: 咖啡灌腸醫癌症?>

<香港好危險之: 咖啡灌腸醫癌症?>

04-03-2019

( 網絡圖片 )

 

<香港好危險之: 咖啡灌腸醫癌症?>

 

有讀者報料,原來有位前港姐歐芷婷幾度改名換姓, 現叫自己做「生酮女皇」歐昶瑩,不斷拍片教人做另類治療, 例如咖啡灌腸,生酮飲食等等。

她當然也開了網店, 出售各式各樣的產品,並好像私家醫生般提供面對面「諮詢服務」,例如跟癌症病人講解 “生酮飲食,草本和生活小改變如何可以幫助身體對抗癌症” ! ( https://www.hkketo.com/ )

 

收取的價錢? 每小時盛惠港元 $1680!「一路發」, 真的好意頭吧?

原來這位「生酮女皇」大有來頭, 竟然有讀過哈佛大學醫學院…. 的 100小時遙距課程! ( https://online-learning.harvard.edu/…/global-health-delivery )

另外,她還有瑜伽療法、銅鑼療法、氣場療法、聲音療法、功能營養學等等「學術資格」!

姑且勿論以此等 ‘資歷’ ,向病人 (甚至癌症病人) 提供收費的諮詢服務, 這種手法在香港是否合法 (不知道這是否 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 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 DH, 還是私營醫療機構規管辦事處 的範疇呢?) 我們儘管看看這個葫蘆賣的是什麼藥。

什麼是咖啡灌腸?

這種方法由 Max Gerson 開發,Max Gerson 是一位德國出生的醫生,於1936年移民到美國並在紐約市執業至1959年去世。

咖啡灌腸是通過肛門注射咖啡以清潔直腸和大腸的灌腸相關程序。Gerson 說咖啡灌腸具有積極的排毒作用,有助於恢復患者的健康。他聲稱,與鹽水灌腸不同,灌腸中的咖啡通過小腸的平滑肌進入肝臟。他說,這可以刺激自主神經系統,就像咖啡因口服時一樣,激活肝臟中膽汁的釋放,清除更多的胃腸道並排出比正常灌腸更多的毒素。

Gerson 飲食的支持者聲稱只有毒素從體內排出才能治愈癌症。他們推薦使用頻繁的咖啡灌腸「排毒」。

Gerson 治療仍在墨西哥蒂華納 (Tijuana) 的 Meridien 醫院,以及美國亞利桑那州的 Gerson 治療中心進行。他的女兒 Charlotte Gerson 現時仍然通過講座及 Gerson 研究所的出版物繼續積極推廣 Gerson 療法。

咖啡灌腸有沒有效?

一些替代醫學的支持者聲稱咖啡灌腸通過「解毒」腫瘤的代謝產物而具有快速解毒作用。但是,目前沒有醫學科學證據支持咖啡灌腸的任何解毒或抗癌作用。

1947年,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NCI) 審查了 Gerson 選擇的10個案件,發現他的報告不能令人信服。同年,由紐約縣醫學會任命的一個委員會審查了86名患者的記錄,並檢查了10名患者身體,沒有發現 Gerson 方法對治療癌症有任何價值的證據。

美國國家癌症中心更於1959年分析了 Gerson 的書 <<癌症治療:五十個病例的結果>> ,得出結論: 大多數病例未能滿足癌症病例的正確評估標準(如癌症的組織學驗證)[1]。

最近另一份研究對Gerson治療理論得出結論:

(a)Gerson 聲稱存在於加工食品中的「毒藥」從未被發現,
(b)從未顯示過頻繁的咖啡灌腸能夠為癌症患者從肝臟和腸道中清除毒藥,
(c)沒有證據任何此類毒物與癌症的發病有關,
(d)沒有證據存在可以尋找和殺死癌細胞的“癒合反應”[2]。

即使其女兒 Charlotte Gerson 稱,Gerson 診所的治療已經為許多癌症提供了高治愈率,然而在1986年,雖然診所人員表示他們會系統地跟進他們的病人,但是研究人員發現患者在離開醫院後並沒有受到監控[3]。

1983年訪問 Gerson 診所的三名自然療法療師通過年度信件或電話跟進了18名患者,為期5年。在5年的時間裡,只有一個人還活著(但仍然患有癌症);其餘的人已經死於癌症 [4]。

咖啡灌腸有沒有害?

咖啡灌腸可能引起嚴重的副作用(一些常見於其他類型的灌腸),包括感染,嚴重的電解質紊亂,結腸炎,直腸結腸炎,如果咖啡灌入太快或太熱,它可能導致內部燒傷,直腸穿孔 (rectal perforation),甚至腦膿腫或心肺衰竭。

其實,如果非經專業訓練,泵液體或氣體進入肛門、大腸, 尤其是本身有 腸道疾病的病人, 都有可能會導致直腸穿孔 。由於直腸有無數細菌,如果出現直腸穿孔, 可以導致敗血病,死亡率也非常高。

根據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的數據,文獻中報導有三個死亡案例懷疑是與咖啡灌腸有關。 其中一個可能是由於細菌感染,另外兩例因嚴重的電解質紊亂而死亡。

在 1980 年至 1986 年期間,至少有13 名接受 Gerson 治療的患者入住聖地亞哥地區醫院,因為注射肝臟引起了彎曲桿菌膿毒症[5]。沒有一個癌病患者的癌症被根治, 其中一個人更在一周內死於惡性腫瘤,五人由於血清鈉水平低而昏迷 (可能是由於「無鈉」Gerson飲食方案) 。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已經裁定,研究者如果使用咖啡灌腸來進行臨床研究,必須要向病人警告其能導致死亡的風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不是有一篇新聞,關於一名台灣醫生使用咖啡灌腸療法來醫治其肝膿腫, 最後因細菌感染死亡嗎?

其實,直腸灌洗通常用作醫療程序的準備,例如直腸鏡檢查。 至於「解毒」 ,醫學界則認為沒有這目的進行直腸灌洗,因為你的消化系統和腸道已經懂得排走體內的廢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老實實, 欺騙一個無助的癌症病人 sell 自己神奇產品一個鐘,收番一千幾百, 再賣一個醫學用泵加幾條管, 又收四百幾蚊, 又不準自己買一般咖啡用作灌腸, 要特別買「灌腸用有機咖啡」,另外再要買 “帶氧鎂藥片”!? 真是在豬年「發過豬頭」, 「豬籠入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讀者能夠花一分鐘的時間,按下「分享」鍵再「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好讓有更多的市民能夠看到這篇文章,把這些踢爆偽科學的資訊傳開去。

尤其是如果有親人、朋友不幸患有癌病,請把文章廣傳,不要讓無助的癌病病人上當!

打擊偽科學,你我有責,請廣傳。
更多文章 @ 醫學治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溫前篇直線抽擊偽科學:
– 家長邪教式反疫苗危害公眾 https://www.facebook.com/eyesupersuperUK/posts/2289506121285934
– 癌腫瘤能夠化成為水排出體外(?!) https://www.facebook.com/eyesupersuperUK/posts/2301878343382045
– 從未被證明水有記憶力的順勢療法 https://www.facebook.com/eyesupersuperUK/posts/229258736764447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ferences:
1.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Unproven methods of cancer management: Gerson method. CA—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40:252-256, 1990.
2. Green S. A critique of the rationale for cancer treatment with coffee enemas and diet. JAMA 268:3224-3227, 1992.
3. Lowell J. The Gerson Clinic. Nutrition Forum 3:9-12, 1986.
4. Austin S, Dale EB, DeKadt S. Long-term follow-up of cancer patients using Contreras, Hoxsey and Gerson therapies. Journal of Naturopathic Medicine 5(1):74-76, 1994.
5. Ginsberg MM and others. Campylobacter sepsis associated with “nutritional therapy”—California. MMWR 30:294-295, 1981.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