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我的行醫經歷(36) : 是文明法治,還是退步? (中)

我的行醫經歷(36) : 是文明法治,還是退步? (中)

19-08-2013

 

公營及私營醫療機構,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每年各外地醫學會議,便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給在六間公營及各私營腫瘤中心工作的醫生,互相交流分享。

兩年前在一次這樣的場合,遇上一位離開教學醫院多年的前輩(現正在港島某一富豪醫院應診),並聽到這樣的體驗:

話說中東的「油王」富豪,其國內甚麽也不缺(錢當然是太多),就是缺乏頂尖醫療服務。

過往,他們一般會選揀到美國醫病。

911事件以後,美國收緊了對中東人士的入境限制,這大筆油王富豪生意,便流出到美國以外各地,特別是亞洲地區 – 香港便是其中一個受惠的地區。

這位前輩便是其中一位得益者(果然是富豪醫院 …)。

中東人民,不論貧窮或富有,都很尊敬醫護人員。 你只要醫治過他們,無論成績怎樣,貧或富的,也會視之為有恩。 某年這位前輩便收到其中一位王室成員邀請,到沙地出席國慶,與各王室成員共晉晚宴。

(題外話:我每次出trip,在航機上,若鄰座是位中東乘客,當他/她 得知我是位腫瘤科醫生,他/她 都會顯得很興奮,及表出尊敬之意 …)

中東是回教國家,禁酒。 但應邀的外來賓客,可破例。 是晚,他非常開懷 …

(又是題外話:這些體驗是需要特別條件的,至少沙加一輩子留守在聖殿,是不會有這樣的資格 …)

又是一番唏噓:

從前物質不多,資訊不流通,言論不怎開放,但人與人之間講的是人情味、尊敬、情義、…。

法治、人權的進步,透明度的提高,原意是給所有人,有更多理智的討論及檢討空間。 可是,今天大眾對醫生,甚至是老師、教授、… 講的是公眾投訴、問責,甚至通過傳媒、議員,選揀性地、煽情地公開大肆公審、批判…

發展到今天,何謂用心教育、醫病? 何謂熱誠? 教師們與醫生們已看不出社會大眾對此有多大的興趣,這些也早已不再是升遷的條件。

相反,公營機構每天的主要工作彷彿是「擋」投訴:

高層的,不斷開會,講新政策,出新指示,新了不久又有新的,反正合了社會的訴求、省了資源,就會得到獎勵,更上一層樓 …

前線的,從前看症是面向病人「望」、「聞」、「問」,今天卻只需要獨沽一味 : 望着電腦整理病歷,為了日後遇上投訴,有所保障。 少說少錯、少做少錯,反正有心升職的,不講心,講「management」,無心「management」的,離職到私營,「錢」途更大。

且看私營裏的「補習天王」,如何比「春風化雨」的老師更受尊重,所受的待遇如何更「優厚」…

當「教育」、「醫病」,變成為像一般的買賣、商業的服務,我們還能找到有使命感的新一代,投身這些不再「神聖」的工作嗎?

是文明法治 … 還是退步?



Sorry,沙加今次飲大兩杯,胡言亂語,廢話一堆 …



(又是題外話:其實提供醫療給海外人士,香港絕對有條件做得到,但為何在談「經濟救亡」的今天,香港仍未能像人家如星加坡、泰國般,提供有系統的一條龍旅遊醫療服務 … ?)

沙加 ( 2009-3-16 )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