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我的病例筆記(19) : ( 四 ) 末期了,仍有得醫嗎?

我的病例筆記(19) : ( 四 ) 末期了,仍有得醫嗎?

19-08-2013

 某期雜誌報導:『… 最近一項研究顯示,晚期X癌的病者若採用新藥XYZ方案,其惡化風險可減少兩成三,病者的痛楚也會明顯減少 … 這XYZ方案已被視為醫治晚期X癌的突破 …』
這只是片面的報導。 看過我上一篇Blog的讀者應該開始有基本的分析能力,去面對這些醫療資訊。 

例如所謂「兩成三」的成效,大家明白所指的是風險比率而已,而非實際的得益數字。
以下是該雜誌沒有報導的其餘資料:
整個XYZ方案藥費接近十萬港元,但病人的生存中位數只增加了0.33個月,即9天。
事實上,該研究結果發表了以後,腫瘤界對該方案至今仍爭論不休。
1.         我的麻醉科或纾緩醫學同事可以告訴你,他们有更有效及更便宜的方法,為患有此病的病人止痛,而絕對不用花費十萬元。
2.         對於「能提供一天生存分別」的治療也會考慮的醫生和病人,不難理解XYZ方案會被視為「突破」。 但有不少權威專家已在相關的醫學期刋指出,用十萬元只換得9天的治療分別,應被視為: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but clinically not significant(即:新方案所帶來的生存分別,在統計學術分析上被視為成立,但如此少的分別,在實際臨床角度上是毫無意義的。)
如果我是病人,身上若有十萬元的話,得知真正的療效竟是如此「突破性」,我寧願花在頭等機票歐洲9天遊 - 你不會找到有藥廠或大學會資助病人用這個方法做臨床研究,但我堅信此方法能延長不止9天的快樂生存期 – 起碼免疫系統好左 …
其實,在一切標準治療失效後,病人的生存機會是否會被低療效或未經証實的治療改變呢? 我的一名末期腸癌婆婆沒有尋求任何治療,現已生存了超過五年

因此,停止接受一切無效的治療本身也是醫學上認可的治療,我們稱為 ‘conservative treatment’, ‘supportive care’, 或近期更深層次的紓緩治療 (palliative care)。
請注意,這和逃避接受標準治療是兩回事。 前者是理智積極的選揀,希望能活得更有意義,而非把僅餘的生命浪費在無效的治療上。 後者是消極的逃避,對自己的生命及所愛的人,不負起應有的責任。
你還覺得要繼續尋找治療才代表有生存希望嗎?
對於道聽旁說回來的治療,請先慎重考慮。
55歲婦人,末期肺癌,一切有效的治療也試過了,但癌病繼續惡化。 我們無奈她告訴她無法再做治療,並建議轉為纾緩治療。
她的家人非常激動:「那算是什麽醫生! 不要信任他! 千萬不要放棄!」
就是這四個字: 不要放棄, 病人的家人為她找上一間從朋友處打聽回來「專醫末期癌」的內地醫院。 該醫院建議內動脈化療,原理是透過導管經動脈把化療藥直送到肺部腫瘤,把見得到的腫瘤逐粒殺死。 治療完成了半小時後,病人感到雙腳麻痺及無力 …
她回港後第二天已雙腳全癱,不能排大小二便,經急症入院。 臨床檢查顯示,胸脊椎神經受破壞
但磁力共振顯示,破壞並非由癌病造成… 我很快便有了答案 …
家人終於要面對他們不信任的我。
我問:「病人做完治療後不久便雙腳無力,醫院沒有為病人做檢查嗎?」
家人:「那裏的醫生說這是正常反應,並緊張地催促我们盡快回港,說回港後休息一會便會冇事,怎料…
醫生,是癌病惡化了嗎? 未做這治療前,她仍能每天搓麻雀、買餸、煑飯,現在卻 …
她會好番嗎?」
我無奈地把事實告訴他们:
「她這次非因癌病惡化,而是該次內地治療中,化療沒有進入特定的腫瘤動脈,反而錯誤地進入了胸脊椎動脈,把她的一截胸脊椎神經永久破壞了…
只因這個治療,她的餘生將要 … 渡過
(太殘忍了,說不出口)。」
仍有得醫嗎?
有!
例如跟主診理智商討後的治療、紓緩治療、旅遊治療、家人的關愛治療、 …
但不包括雙腳癱瘓治療 …

沙加( 2008-6-20 )

城中活動

2023-02-15 11:00 上午 2023瑜伽班~ 學習篇
2023-02-09 11:00 上午 花藝班情人節篇
2023-02-08 10:00 上午 大雄工作坊 – 紙識做動物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二)
上回說到醫療誤殺案件控辯雙方的爭議大多圍繞兩點:有關的醫療疏忽是否直接導致病人死亡,以及該疏忽行為是否魯莽、荒 […]
人生課題(一)至親與晚期病人的溝通技巧
與病人走到人生最後一段路程的時候,至親可能會不知道如何與病人好好一起走過這段路程。但同時知道至親都很希望最好地 […]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
前天新聞報導有兩名公立醫院醫生被控誤殺,立即引起醫療界的熱烈討論。倘若治療過程中有醫療失誤,最後病人逝世,究竟 […]
從頸淋巴追蹤癌症源頭
記得以前還在公立醫院工作的時候,有一天隔壁的診症室傳來吵鬧聲,一位年輕男醫生跑過來求救:「阿姐救命呀,個病人話 […]
睡個好覺對抗癌症的秘訣
面對着癌症帶來的擔憂和治療帶來的不適,相信病人難免會有睡眠的問題,而照顧者一心為了好好照顧病人亦難免有不少壓力 […]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平日裏,我們總是聽見醫生規勸病人盡量少飲酒,以保護身體。但是大家又曾否聽聞,原來酒精不當使用,在醫生中也頗爲常 […]
在抗癌路上,音樂伴你同行
面對癌症和各種治療時,相信不少病人及其家人難免會感到焦慮和疲倦。 這些都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 並不代表你們不夠 […]
特別的聖經禮物
2023年快將來臨,常人能讀得明白,又能巨細不遺的中文癌病書籍,仍然不算普及。我們致力在各大媒體推動正確健康資 […]
甲狀腺癌患者也可以吃紫菜
一對中年夫婦前來覆診,太太患有第二期甲狀腺癌,筆者替她進行了全甲狀腺切除和中央區頸淋巴清除手術。手術後病人康復 […]
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可以吸煙嗎?
癌症是香港的頭號殺手,在每年導致將近三分之一的死亡個案。研究顯示吸煙是癌症的首要風險因素,吸煙人士的患癌機會比 […]
精準對付HER2乳癌 提升療效助改善生活質素
乳癌是本港的頭號女性癌症,每14位婦女便有1人最終會患病1,而在2019年已有逾4700宗新症2。幸而隨著癌症 […]
化療期間甚麼時候是運動的最佳時機?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5年級生 嚴浩民 眾所周知,運動有益身心,但是不少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都會有虛弱無力、肌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