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我的行醫經歷( 29 ) : 兩個制度,一些感概 …

我的行醫經歷( 29 ) : 兩個制度,一些感概 …

29-07-2013

 今天的新症門診特別忙,由早上九時一直忙至下午二時十分,才把最後一位新症病人看完。 上到canteen,午餐牌早被除下,唯有隨便找些吃得的充飢。
雖忙,但卻感到非常欣慰,因為今天所見的病人,雖然大部份都是末期的,卻毫不消極自怨,相反每個都很勇敢地面對自己的病,積極與我討論病情。 另外,每個病人背後都有一班愛錫他/她的家人陪伴,不斷向我發問和學習怎樣支持病人。 我從討論和解答中得以清楚知道每一位病人的病情及需要,一一給予治療意見。 難得的是,不論我的意見是做化療、電療、標耙,或是不值得做化療,今天所見的病人都對我充滿信任。 有了積極的病人和充滿愛心的家人,沙加多辛苦也早已忘記了 …
但有一件事是無法解決的:錢。
我的病人多來自低下階層(有錢的都到了私院去)。 每當談到治療方案,我總得想法子找出一個院方或病人可以負担的方案 – 每天不少的診症時間就這樣被花去了。
前幾天部門護士引見幾位從澳門來交流的護士,剛巧手上有位病人正接受Herceptin – 一隻極貴的乳癌標耙藥。
「Herceptin在澳門開始應用嗎? …」我正想向她們講解此藥,她們已急不及待打斷我的話題。
「醫生,不用了,我們在澳門做得太多了,太熟了 …」
不是吧! 在香港每年過10萬元藥費的自費藥,我天天為病人的藥費而大費周章,在澳門卻竟是隨便可得的治療?
原來葡國人在離開澳門前,向市民大獻殷勤,保証所有公營醫療支出全由公家支付。 相反,在私營求診的病人由於得不到阿公補貼,澳門的私營醫生用藥時卻要加入病人的經濟能力作為考慮。
這些護士形容當日葡國人的行為,是今天行政區政府的包袱。
是否真的是包袱? 今天報章說澳門去年出現極多盈餘,政府今年會向市民大派現金 …
相反,香港去年一樣出現盈餘。 但同樣面對醫療包袱,港府已全面另構再融資 …
我的擔心是:保險會全數支付所有昂貴的手術或藥物支出嗎? 若保險也不夠支付,政府會否包底?
沒有能力購保險的市民,他們將來得到的是怎樣的醫療?
會比澳門差嗎?

沙加( 2008-4-23 )

城中活動

2023-02-15 11:00 上午 2023瑜伽班~ 學習篇
2023-02-09 11:00 上午 花藝班情人節篇
2023-02-08 10:00 上午 大雄工作坊 – 紙識做動物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預防皮膚癌 — 滑雪也記得要防曬
自從香港出入境的防疫政策放寬,再遇上聖誕和新年的長假期,身邊的朋友同事能外遊的都出遊了。前天跟一位剛從北海道滑 […]
抗癌路上病友需要怎樣的社交支援?
當病友獲診斷患上癌症時以至治療過程中,都會感到情緒低落、無助。相信這個時候,大家都可能會找家人朋友去傾訴,從而 […]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二)
上回說到醫療誤殺案件控辯雙方的爭議大多圍繞兩點:有關的醫療疏忽是否直接導致病人死亡,以及該疏忽行為是否魯莽、荒 […]
人生課題(一)至親與晚期病人的溝通技巧
與病人走到人生最後一段路程的時候,至親可能會不知道如何與病人好好一起走過這段路程。但同時知道至親都很希望最好地 […]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
前天新聞報導有兩名公立醫院醫生被控誤殺,立即引起醫療界的熱烈討論。倘若治療過程中有醫療失誤,最後病人逝世,究竟 […]
從頸淋巴追蹤癌症源頭
記得以前還在公立醫院工作的時候,有一天隔壁的診症室傳來吵鬧聲,一位年輕男醫生跑過來求救:「阿姐救命呀,個病人話 […]
睡個好覺對抗癌症的秘訣
面對着癌症帶來的擔憂和治療帶來的不適,相信病人難免會有睡眠的問題,而照顧者一心為了好好照顧病人亦難免有不少壓力 […]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平日裏,我們總是聽見醫生規勸病人盡量少飲酒,以保護身體。但是大家又曾否聽聞,原來酒精不當使用,在醫生中也頗爲常 […]
在抗癌路上,音樂伴你同行
面對癌症和各種治療時,相信不少病人及其家人難免會感到焦慮和疲倦。 這些都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 並不代表你們不夠 […]
特別的聖經禮物
2023年快將來臨,常人能讀得明白,又能巨細不遺的中文癌病書籍,仍然不算普及。我們致力在各大媒體推動正確健康資 […]
甲狀腺癌患者也可以吃紫菜
一對中年夫婦前來覆診,太太患有第二期甲狀腺癌,筆者替她進行了全甲狀腺切除和中央區頸淋巴清除手術。手術後病人康復 […]
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可以吸煙嗎?
癌症是香港的頭號殺手,在每年導致將近三分之一的死亡個案。研究顯示吸煙是癌症的首要風險因素,吸煙人士的患癌機會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