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編輯及記者 > 編者的話 > 編者的話( 14 ) 秘方的我見

編者的話( 14 ) 秘方的我見

28-07-2013

 看罷兩位名作家的文章,( 參考下文 )。對於秘方,有兩派截然不同的看法。

 
—————————————————————————————————————————————

2010年9月5日,蘋果日報副刊專欄 :
區樂民醫生,以常理看祖傳秘方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amp;art_id=14416855

人的知識有限,雖說「醫學昌明」,但很多疾病,無論中醫還是西醫,都沒有根治的辦法。
偶有病人問:「朋友幾經艱辛,找來一條祖傳秘方,你看我應否服用?」
這些祖傳秘方,以中藥為主。我攤攤手如實道:「我是西醫,不懂中藥。請你徵詢可靠的中醫師。」
「問過了,但他們沒有清楚說明秘方是否管用。」病人說。
面對這種情況,我總以常理看待。
如果一條祖傳秘方對某種頑疾很有療效,在這個資訊自由的年代,一傳十,十傳百,傳媒廣泛報導,全世界都會知道世上有這種靈藥。
你或會說:「或許擁有秘方的人極低調,不怎麼向人推介。」
我不能排除這個可能,但值得考慮的是,你是何許人,他如此低調卻又向你提起?
擁有高療效祖傳秘方的人,如果覺得市場推廣太麻煩,大可賣給藥廠,既賺錢,又造福人群,為甚麼他沒有任何行動?
你又會說:「或許真是陰差陽錯,祖傳秘方雖有神效,但不為大眾知道。」
又是那一句:我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正如我不能排除下星期去城門水塘旅行,在隱蔽的山洞會找到《九陰真經》。
作者在專欄公開朋友給他的祖傳秘方,我十分欣賞這份善心,但還是保持客觀。祖傳秘方在報章刊登後,一年、兩年、三年過去,如果繼續停留在沒有多少人談及的祖傳秘方行列,那便說明了功效如何。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amp;art_id=14422765

2010年9月7日,蘋果日報副刊專欄 : 秘方的故事

我國的中醫中藥在近十來年才被逐漸重視起來,這是有歷史原因的。我們的「國父」孫中山當年是香港大學讀西醫的學生。偉大的蔣總統是基督教徒,從他身邊工作人員的日記中得出印象:蔣總統是推崇西醫西藥的。敬愛的毛主席更是徹底的唯物者,從他的御用西醫李醫生的日記中,知道他老人家視中醫中藥為迷信。我不怪這幾位偉人,他們生活在一個全盤否定傳統的歷史氣氛中。我的父母也屬於這一代人,他們從來不看中醫,在我們八兄弟姊妹長大的過程中,沒有吃過一口中藥。後來,我嘗試勸我的母親吃中藥,她極其反感,吃一口就會作嘔。我懷疑這裏面有心理作用,中藥的味道可能喚醒了她從前走過的硝煙四起的年代,那時候,新思想、新產品全戴上了個「洋」字,抗日的炮火也蔓延到傳統的宗教及醫藥,不管西洋還是東洋,只要洋,就是好。人們恨東洋人,但是誰不愛東洋貨?抗戰勝利後,國民黨舉行了第一次全國中醫考核試,這是國民黨政府在大陸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中醫考核,象徵了中國現代政府第一次承認中醫的存在。因為國家不重視,兩千年來,中華醫藥的精髓,幸運的被紀錄在醫書上,其餘的流傳在民間,保存在老百姓的手裏。所以如果有一天,有人拿着一張保存了十年的藥方來告訴您:這是一張祕方,您應該意識到,這是祖先們的智慧穿越了時空來到你手上,雖然它來得很隨意,而且土土地叫自己「祕方」。我很遺憾過去沒有人高姿態地收集這些「祕方」,但願從今天開始改變。

(嚴浩)

 
11-9-201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268&coln_id=81

祖傳秘方的出路

我是西醫,但並不抗拒中醫,因為數千年的歷史說明了中藥有療效;正如我是天主教徒,但並不抗拒佛教徒,因為佛教包含了某些真理。
比較中、西醫,不是數百字的文章可說得清。今天只想談談,我對祖傳秘方的態度。
假設我患了痛風症,痛得死去活來,我於是在專欄向大家訴苦。讀者很有心,有一百人以電郵傳來自己的祖傳秘方,並異口同聲說:「秘方是祖先智慧的精華。」
好了,一個痛風症病人,對着一百張祖傳秘方,該如何選擇?
你會否因為它們都是「祖傳秘方」,所以認為必定有效?有沒有可能在一百張秘方中,六十張具真實療效,其餘四十張只是「安慰劑」?更教人擔心的是,會否有些秘方對身體有害?
辨別藥方的終極辦法,是「雙盲隨機對照測試」。說得簡單一點,例如比較甲藥方和乙藥方,邀請二百個病人參加測試,隨機安排一百人服用甲藥方,另外一百人服用乙藥方,然後看看哪一組的療效較好和副作用較少。
通過這類研究,我們才可獲得客觀的答案,知道哪些藥方有療效,並在有療效的藥方中,哪張最出色。
在專欄推介某張祖傳秘方時,必須小心考慮,藥方是否適合所有患此病的人?擁有某些特別體質的人,吃了會否出現反效果?
其次,當作者推介四叔公的祖傳秘方時,讀者便可能因此錯過了六嬸的表舅父留下的祖傳秘方,而後者的療效,說不定比前者好十倍。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amp;art_id=14443058

感謝 Dr. Who
2010年09月13日
如果手上有兩張治療痛風的不同「秘方」,患者應該怎麼辦?這是個常識問題:一、患者應該請教中醫;二、患者從「秘方」的來源推斷,可用還是不可用。秘方是真的還是假的?這也是我經常遇到的問題,所以我不止一次地重複:專欄中介紹的秘方是我自己或者認識的人服用後,或者請教過中醫,或請教過對中醫中藥熟悉的內行人後,才刊登出來。抱歉我沒有資源,也沒有專業知識做科學測試,但上帝真是一位創造奇蹟的神,《蘋果》的讀者中有一位專業醫生,竟然主動寫信來,願意做這個需要時間、耐心和專業知識的工作。這位醫生不願意自我宣傳,不允許說他的名字,所以我只好叫他 Dr. Who。 Dr. Who在香港南區執業,是位家庭醫學專科醫生,有香港大學及澳洲皇家全科醫院院士等學歷,但他同時也是位註冊中醫師,這樣,他的地位便很不一般。他同時還是一位作家,他的目標是「用中醫或西醫,或混合治療,科學地、經濟地改善病人的生命質量」。他這樣建議:患者在服用「秘方」之前,應先請西醫對自己的病情化驗斷診,例如不要誤把腸癌當痔瘡,服用秘方一段時期後,例如十週,患者再請同一位醫生再化驗一次。最重要的,他建議患者把醫療報告寄給我,他會根據患者的來信評估秘方的有效程度。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利己利人。我很感謝 Dr. Who的真誠與主動。

 
——————————————————————————————————————————————
 
一如既往,對於一些訊息或有誤差的文章,我再次透過電郵聯絡對方討論,預期沒有任何回應。

致某某及生果報編輯,

你好。7月底的時候我曾電郵給你們及投稿往港聞版,就閣下對醫療體系,維他命B17的看法作出回應,雖然沒有任何回音,但透過網上其它平台的發放,仍能找到發言的空間。

對於今天的文章"秘方的故事",提及到過往並無人高姿態地收集這些「祕方」,實情不對。傳媒人阿樂許多年前已經進行,結集成書的作品” 阿樂珍藏秘方” 亦一再重印,當其時,以有註册中醫師朱國棟先生選文指正不足之處 :
朱國棟中醫師曾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蘋果日報‧自由講場》版發表以下看法,

標題 : 關心讀者無微不至  

近年,阿樂在《蘋果日報》名采版「樂在其中」高談醫論,公開驗方以普渡眾生為樂。

     《蘋果》在本年四月十九日《蘋果手記》有如下標題 — 本報不會安排提供治癌處方。

阿樂在同日公開八味抗癌草藥(附劑量),亦循例聲明,該方只供研究參考之用,未必適合所有患者,如欲服用,必須請教有經驗之醫師,否則後果自負,與阿樂無涉。另外亦列出服用該方藥的程序。

     《蘋果》在十二月八日又創新猷,讀者可通過全天候傳真服務索取到阿樂治癌秘方之八味方,《蘋果》關心讀者健康,真是無微不至。

       很多人對所所謂「驗方秘藥」都有莫名其妙的情懷,認為「秘」即是「寶」,尤其是經由知名人士或奇人異士直接或間接所透露的。他們最最關切的是希望自己亦可以成為第二個幸運者吧!

       傳統中醫藥早已發展成為一個醫療體系。中醫治病首重辨證施治,知常達變,而不是採用對「藥」入座的方式,縱有使用秘方妙藥而治愈的訊息,有的只是萬中無一的個案,市民不應作為投射的對象,以免延誤病情。

網上,也有網民討論閣下的幾篇作品 :
http://www.omuser.com/viewthread.php?tid=126022

敬請明白,我並無指責或挑釁的成份,只希望明明確確指出一點 :
As a writer, i do know that the effect of an article can be big.  And I have been very careful about my pen.

祝生活愉快,

癌症資訊網

城中活動

2019-03-01 7:00 pm 藝術治療計劃
2019-01-25 10:30 am 送狗迎豬齊揮春
2019-01-09 1:00 am 旋轉木馬義賣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鼻咽癌的中醫治療
鼻咽癌的中醫治療 [...]
基本篇- 2019收藏版:各種常見癌症必驗基因
2019收藏版:各種常見癌症必驗基因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十二月 29, 2018 0 分   [...]
Key, 癌症病人-【期待吃止痛藥的日子】及【新生活-新開始】( Group G:2)
Key, 癌症病人期待吃止痛藥的日子( Group G: 2- Part [...]
Stella Kong, 癌症病人及照顧者- 【無名天使】及【誰了解癌症病人】 ( Group G:1)
Stella – 癌症病人及照顧者 【無名天使】( Group G: 1- Part [...]
Carrie, 癌症病人-【生命的試煉】及【另類的幸福】( Group F:2)
Carrie, 癌症病人【生命的試煉】( Group F : 2 part 1 [...]
晶, 照顧者-【非一般的母親】及【樂觀的力量】( Group F:1)
晶-照顧者【非一般的母親】( Group F :1 part [...]
Esther, 癌症病人-【重獲新生--抗癌艱辛史】及【再一次感覺血液的流動】( Group E:1)
Esther, 癌症病人-【重獲新生--抗癌艱辛史】( Group E:1-Part 1 [...]
玲姐, 照顧者-【家庭主婦撐起一家人】及【一雙手 只要握成拳頭 能捱下去】( Group D:1)
玲姐, 照顧者【家庭主婦撐起一家人】( Group D:1-Part 1 [...]
靜香, 癌症病人-【信仰令我堅持下去】及【我變得主動很多】(Group C:2)
靜香,癌症病人【信仰令我堅持下去】(Group C:2-Pa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