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文章 | 病患個案 | 同行者之歌
頁數 [1] 2 3 4 5


入球後西維爾球員紛紛擁抱教練         歐聯在今天淩晨上演了多場大戰,而利物浦3-3西維爾一戰,卻是最具有戲劇性的比賽。利物浦上半場3球領先,但下半場西維爾卻判若兩隊,竟連進3球扳平了比數。西維爾因何突然爆發?原來這其中竟有著讓人心痛又感動的內情。   西維爾當地媒體《西維爾信息網》透露,西維爾主教練貝里佐,在這場比賽的中場休息時,告知球員們,他得了前列腺癌。正是因此,西維爾球員才在上下半場判若兩隊,而他們也在下半場連入3球,頑強的將比數扳平。其中一個感人的細節是,當球隊壓哨扳平比數後,球員們全都跑向貝里佐,去擁抱主教練。   西維爾主席卡斯特羅在接受採訪時,回應了這一消息,他表示:「由於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私人問題,所以我寧願等到明天再公佈具體消息。」《馬卡報》透露,貝里佐將會很快接受治療,但具體的日期尚未透露。   西維爾中場賓尼加則表示:「當我們走進更衣室時,我們都告訴自己,一定拚出好結果。我們不僅僅為了永遠支持我們的球迷,也為了我們的主教練。教練總是帶我們扭轉局面,他是最好的指揮者,是他帶領我們走上了正確的道路,我們與他同在。」   目前前列腺癌的治療,主要有手術治療、激素治療、化療、放療、免疫治療等。具體選用何種方法,會根據患者年齡、全身狀況、癌腫的局部範圍以及轉移情況而定。   (小九)http://soccer.sina.com.hk/news/1/20171122/8155742/     感人一幕!球員為患癌教練打爆利物浦 香港新浪網-2017年11月21日 歐聯在今天淩晨上演了多場大戰,而利物浦3-3西維爾一戰,卻是最具有戲劇性的比賽。利物浦上半場3球領先,但下半場西維爾卻判若兩隊,竟連進3 ... 患癌主帥噩耗變奇蹟西維爾半場輸3球將士用命逼和利物浦 明報新聞網 (新聞發布)-5 小時前   【歐聯】最悲壯更衣室半場講話西維爾將士用命逼和利物浦的內幕 香港01-18 小時前   賽後焦點:主帥半場自爆患癌燃鬥志西維爾奇蹟和紅軍 香港蘋果日報-6 小時前   半場驚悉教練患癌西維爾追三球創奇迹 晴報 Sky Post-7 小時前   明報新聞網 (新聞發布) 香港01 香港蘋果日報 晴報 Sky Post 香港蘋果日報 - 即時新聞 AM730
Mirror / 明報

西班牙一位母親得悉9歲兒子同時患上兩種血癌,六周後她自己亦確診患上乳癌。兩母子未有灰心,互相扶持,共同面對難關:「我們是一個團隊,我們有共通的笑話:一個光脫脫的頭;還會比較誰的好看,嘗試以笑聲振奮自己。」 49歲英國女子阿曼達(Amanda Edwards)2002年來到西班牙從事翻譯工作,和一名西班牙人生下兩個兒子後離異,獨力照顧兩個兒子。今年2月,小兒子亞伯拉罕(Abraham)患上感冒,阿曼達見兒子病情嚴重陪他到醫院,經化驗證實患上淋巴細胞白血病,隨後開始化療。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   然而化療未見成果,醫生兩周後又診斷出亞伯拉罕患上骨髓性白血病,亦即另一種癌病。「這種純屬偶然的事,亞伯拉罕竟遇上兩次。在醫院的第一晚是我人生中最差的時間。」阿曼達憶述當日感受有如身在地獄:「我那夜坐在椅上,看兒子們的睡臉,一直想未來會怎樣。我無法想像原來可以默默地無聲哭泣,沒有大叫大喊,只是默默讓眼淚流過我的臉。」 今年6月,阿曼達又確診左胸有兩粒癌性腫瘤。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向兒子們告知惡耗時,亞伯拉罕回應道:「所以我們現在是一個團隊了。好吧,我不會是唯一一個要化療的人。」阿曼達形容母子倆從此建立了獨特的連繫,而兒子的勇氣支持她面對癌症:「兒子患有重病尚且勇敢面對,但我就只是乳癌而已。當得悉自己患病,我非常非常積極,因為我看到我的兒子如何跨過難關。」 她由8月開始化療,但在療程中途決定放棄,預計明年進行乳房切除手術。同時,亞伯拉罕療程預計還有兩年才結束,他現已回到家中,每周四日到醫院進行測試和治療。阿曼達指:「雖然現實是非常可怕,我們生活被擱置,目前不停應付醫院的預約。但我們必須忍耐,否則還有什麼選擇?」 阿曼達病後失去工作,雖然仍然有醫療補助,但一家人生活拮据,難以應付生活必需開支,例如往來醫院的汽油錢。有好友為她籌款,阿曼達說:「當你遇上這種難事,才意識到你有多依賴他人。人的善心是動人的,我們最終一定會跨過這個難關,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艱苦時刻。」       Abraham Moreno Edwards and his mum Amanda were diagnosed with cancer weeks apart (Image: SWNS)     A mother has told how her nine-year-old son was diagnosed with leukaemia, just weeks before doctors found she had breast cancer. Abraham Moreno Edwards and his mum Amanda, 49, are having chemotherapy at the same time – and determined to keep laughing. The mum-of-two said: “We have a joke about both being bald and who looks best. “We try to laugh to keep our spirits up. But it is very frightening.” Abraham was diagnosed with two unrelated types of blood cancer two weeks apart after his mum took him to the doctors with what she thought was a cold. Medics found two lumps in her breast six weeks later. Both her paternal grandma and great grandma had breast cancer.   The pair are fighting cancer together - and try to laugh through the ordeal (Image: SWNS)     Amanda, from Ellesmere Port, Cheshire, said: “My attitude is my son is extremely ill and fighting for his life – I’ve just got breast cancer. I’m very, very positive when it comes to myself because I have seen for myself what children – my son included – go through. “I have chemo once in three weeks. He goes through five days consecutively, and any break he gets is spent in hospital with side effects. I feel like in comparison I’m not going through a lot.” Amanda, a translator, moved to Velez-Malaga in southern Spain in 2002 and sons Abraham and 11-year-old Jose were born in Spain. She is separated from the boys’ father, Jose Moreno, 47. Abraham Moreno Edwards was diagnosed with leukemia twice - just weeks before his mum found out she had breast cancer (Image: SWNS)     Her nightmare began when Abraham, known as Ab, went to the doctor with swollen glands in February. He was diagnosed with lymphoblastic leukaemia and myeloid leukaemia after blood tests. “It’s pure chance that he has both – just bad luck,” added Amanda, who had to give up work after her own diagnosis. http://www.mirror.co.uk/news/
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29日電

「助癌友 我可以 第3屆百人捐髮」公益活動29日在台北舉行,逾百名捐髮人一起剪掉30公分長髮, 捐給癌症希望基金會製成假髮,盼幫助更多癌友勇敢面對疾病。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29日電)24歲時曾罹患惡性骨肉瘤的雅筠,無懼手術及化療,卻因化療導致的大量掉髮而淚崩,她今天和8歲女兒一起捐出留了多年的長髮,盼做成假髮,幫助更多癌友度過掉髮難關。 癌症希望基金會今天舉辦「第3屆百人捐髮」活動,近150人一起剪下超過30公分長髮,盼做成假髮無償租借給因治療癌症掉髮的患者。 今年8歲的小男孩廷葳因乾媽罹癌,從幼兒園就跟著媽媽留長髮,希望捐髮鼓勵乾媽,他受訪時說,他因留長髮經常被誤認為是女生,甚至被叫去上女廁,心裡確實有點生氣,但因為是做好事,被笑一笑也就算了。 不過,留長髮確實也替生活帶來不便,廷葳笑說,每次洗頭、吹頭髮都要吹好久,若是沒綁起來頭髮也會飛來飛去,雖然乾媽多年前已經辭世,仍希望捐出去的頭髮能幫助更多人。 參與捐髮的雅筠受訪時回憶,她24歲罹癌惡性骨肉瘤,不論是做手術還是化療,她都沒掉過一滴眼淚,但就在第一次化療隔天,一早醒來輕輕碰了頭髮,竟大把大把掉落,就像時刻提醒著「我是一名癌症患者」,令她頓時崩潰大哭,後來她決定直接理光頭,直到治療結束2年、頭髮長回來以後才拿下頭巾。 雅筠說,以前罹癌時根本不知道有假髮可借,出門時都包著頭巾,走到任何地方都得忍受他人的異樣眼光,心裡非常難過;建議民眾看到包著頭巾的患者,不要一直盯著或刻意避開,只要當作一般人就好。 走過抗癌路的雅筠今年已經38歲,她除了自己蓄髮捐髮以外,也鼓勵愛留長髮的8歲女兒一起捐髮,盼幫助更多病友度過難關,也是最好的生命教育。 癌症希望基金會執行長蘇連瓔說,頭髮是多數癌症患者的自信來源,因此基金會透過捐髮、製作假髮再無償租借給癌症患者,替患者找回正常生活,每年約服務2000人,每一人約使用半年,如果保養得當,一頂可以提供給3個人使用。 不過,蘇連瓔指出,製作一頂假髮得花新台幣3000 元,但製作假髮的經費永遠不及捐髮量,像是今年已經募得900公斤、10大箱頭髮,無奈經費只有300萬元,只能製作1000頂,其餘頭髮可能面臨發霉等問題,折損率也會提高。 蘇連瓔說,頭髮只要超過30公分以上、不染不燙、有自然捲或少量白髮都可以捐,但呼籲民眾捐髮也不忘捐款,幫助更多癌友自信面對疾病。   http://www.cna.com.tw/news/   「助癌友 我可以 第3屆百人捐髮」公益活動29日在台北舉行, 逾百名捐贈人現場一起剪下30公分長髮送愛,盼幫助更多癌友勇敢面對疾病。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癌媽康復後攜女捐髮8歲女兒更了解癌友之苦 udn 聯合新聞網   第三屆百人捐髮助癌友美麗自信面對疾病 新頭殼   大小癌友分享歷程捐髪為癌友打氣 臺灣新浪網
頭條日報

4位伊院「老臣子」包括(左起):副行政總監黃傑輝,醫生李淑嫻,護士談敏茹,健康服務助理勞寶芝。 由寶寶呱呱落地,到老人與世長辭,醫院這地方承載的,是一個個生老病死的故事。在這裏孜孜不倦的醫護人員,有的陪伴病人走過人生最後一段路,體會生命的無常;有的與父母分享新生命的喜悅,經歷生命的奇妙;有的則支撐着病人對抗病魔,見證生命的頑強。4位在伊利沙伯醫院工作多年的醫護人員,他們在不同崗位見證醫院由「粗疏」到「完備」,一直不變的,除了是依舊排山倒海的工作,還有與一個個病人建立的情誼。「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服務別人可說是福份。」這是他們的心聲。  猶記得今年夏季流感高峰,伊利沙伯醫院成重災區,內科病房天天爆滿,醫護人員忙得不可開交。以為此情此景只是難得一遇,實情是時空一轉,昔日伊院內的光景亦不遑多讓。「以前我做內科,試過一間病房收了108個病人,但正常應該只容納到30、40個。」現時在伊院擔任中央護理部護士的談敏茹指着一幅攝於80年代的舊照片說。 女護士:雙腳常撞瘀 談敏茹1982年加入伊院當護士,數數手指至今已35年,服務過腦外科、骨科、內科、兒科等病房,是伊院「老臣子」。她形容當年是「帆布牀年代」,由於病房不及現時多,為了應付留院病人需要,護士只能在病牀與病牀的空隙,甚至走廊位置加開帆布牀,「那時雙腳常常會撞瘀,絲襪也會被勾爛,幾乎每天也要換一對。」在旁的兒科顧問醫生李淑嫻心生共鳴,笑說:「要隨身帶着透明指甲油,修補絲襪上的破洞。」 病房擠滿帆布牀的情景固然令人深刻,但談到伊院歷年的變化,李淑嫻卻想起另一個畫面。現時病人到門診求醫,會被安排到一個個獨立小房間接受醫生診症,但84年已在伊院當實習醫生的李淑嫻不諱言,當年診症過程十分「開放」,「房間裏有一張大枱,醫生們排排坐,這邊甲醫生替甲病人看病,另一邊便是乙醫生和乙病人,全部都聽到,毫無私隱可言。」 最懷念「紅白格仔廣場」 但問到最叫人懷念的伊院回憶,該院副行政總監(綜合事務)黃傑輝搶着回答,是當年主座大樓門外的「紅白格仔廣場」。90年代才加入伊院的醫護人員或許不知道,現時該院D座手術室大樓前身是一片空地,地面鋪滿紅白階磚,醫護們都稱之為「紅白格仔廣場」。「那是伊院的地標,同事放工後有約會都會在紅白格仔廣場等。」但自從D座在99年落成,「紅白格仔廣場」便成了伊院的集體回憶。 伊利沙伯醫院在1963年啟用,當時油麻地尚未填海,附近都是矮小的唐樓,京士柏山也未興建住宅和公園,伊院成了佇立該區的「高樓大廈」。多年來經歷數次擴建,伊院設施已較數十年前大大改善,醫護人員數目也有所增長,然而真誠對待病人的心仍在醫護同僚間一代一代承傳下去。 2001年才加入伊院的婦產科健康服務助理勞寶芝,每天在產房內穿梭,見盡了父母把初生嬰兒捧在掌心的溫馨畫面,「工作中見證這麼多新生命誕生,很開心。」目前伊院婦產科每年約有5000至6000名嬰兒出生,當中不少父母是外籍人士和少數族裔,「有時左邊牀講英文,右邊牀講普通話,講到亂晒。」 產房趣事多 難忘洋爸爸 言語不通卻無阻勞寶芝向媽媽們表達關懷,「最好的語言就是身體語言,她剛生完寶寶,你給她一張被子,她馬上便感受到溫暖。」她指,曾有媽媽到伊院誕第二胎時,看到她後輕聲說了一句「我認得你,上一胎是你幫我的」。能被服務過的媽媽記住,勞寶芝認為是對她工作的肯定。 除了溫馨場面,產房內也不時笑料百出。勞寶芝笑言,不少陪產的準爸爸在迎接新生命誕生的一刻,都會招架不住驚喜。「有一次寶寶已出生了,我見外籍爸爸有點暈,本想扶一扶他,但他長得很高,我又生得細粒,還未來得及反應他已倒在我頭上。」說來惹笑,但勞寶芝已見怪不怪,「就算做警察的爸爸也會暈,因為你的角色不同了。」 醫院內有新生命的喜悅,同時也少不免有生離死別的時候。談敏茹想起當年一位罹患血癌的年輕少婦,在病房留醫4年之久,二人幾乎天天見面。日復日的照料和相處,談敏茹和少婦漸漸建立起友誼,「當年我結婚,她嚷着要出院觀禮,之後我在伊院生孩子,她也嚷着要探望。」醫護與病人間的情誼為病房增添不少溫暖。 與癌婦變好友 一世都記得 雖然談敏茹其後調職至其他部門,但也常常惦記着這位好友,一天她休假,特地買了一紮橙紅玫瑰探病。「喂喂,談姑娘來探望你了,花束漂亮嗎?」「漂亮。」那少婦在半昏迷間吐出一句。這虛弱的一句,亦是談敏茹和好友的最後一席話,少婦翌日便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麼多年了,但她的名字和樣貌,我仍牢牢記得。」雖然相處短暫,但談敏茹每次都用心對待每一位病人,視他們如好友、親人一般。「我覺得『視病猶親』很重要,我會擺自己在病人角色裏,這樣他們才不至於困惑。」 本已屆退休之齡,但談敏茹仍捨不得離開伊院這個大家庭,選擇自願續約。「我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雖然很多人都話我傻,說以我的年資,何必如此搏命,但或許我就是硬頸,我珍惜這一刻可做的事,還可以服務別人是我的福份。」多年來數不盡的伊院病人能得到醫護人員如此悉心照料,又何嘗不是一種福份。 原文刊自《星島日報》 http://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038242/   60年代的伊院,中下方的「紅白格仔廣場」清晰可見。政府新聞處提供 70代醫生診症的情況。當時尚未有保障病人私隱的概念,不同醫生在同一空間為病人診症。政府新聞處提供   伊院現時D座手術室大樓的前身為空地,地面舖上紅白階磚,同事稱之為「紅白格仔廣場」。 80年代,伊院走廊滿佈帆布床,情況擠迫,護士要蹲下來照顧病人。
聯合報 記者蔡維斌

9歲罹腦瘤的曾耀德,熱愛繪畫,今年5月在台大安寧病房走完他37歲的人生,臨終前如願皈依向佛,醫院今天為他舉辦首場生命畫展,回顧這段抗癌的艱辛歲月,連醫護人員不禁泛淚,曾媽媽說,兒子在畫作世界度過精彩又陽光的短暫人生,她為兒子欣慰,也歡迎大家來分享兒子用愛與生命創作的畫。 曾耀德在台大虎尾院區的安寧病房度過人生的最後15天,與他奮鬥抗癌25年的母親,淚水已乾,和兒子相處的每一片刻,都成了母親最美麗的回憶,曾媽媽今天細數兒子每一幅畫,臉上微露慈母笑容,他向每位賞畫人說,兒子畫筆下的生命是充滿健康和快樂,感恩所有疼愛兒子的醫護人員和宗教師,讓兒子在人生最後階段,身心免除苦痛,讓佛祖引領西方。 曾耀德9歲發現腦瘤,自此跑醫院如走灶腳,他無法上學,擔任幼教老師的母親林淑紅辭去工作,成了兒子的心靈導師,帶領他探索世界。曾媽媽說,兒子愛畫畫,卻不曾習畫,舉凡窗邊小花盆、爸爸的茶几,所有人和物全是他的創作來源,好像要把他所珍惜的一切都畫下來,不論光影呈現、人物眼神都唯妙唯肖。 作畫成了曾耀德的生命,27歲時因新增腦瘤傷害了語言中樞,帶來莫大的打擊,曾數度心灰意冷想要放棄作畫,面對老天無情折磨,母親的愛帶領他走出陰暗,重拾畫筆,畫出心中的話,自此畫風轉變,自創「一筆畫法」,果然是「神來一筆」,作品抽象卻用色鮮艷,具開朗樂觀特質,但隨著病情變化,喪失辨色能力,他仍不放棄,改以素描繼續創作人生。 家住竹山的曾耀德在台大安寧病房安度餘生,離世前一天在宗教師普安法師引領下皈依佛門,台大今天更為他圓夢,開辦人生首場畫展,展期至11月30日止,歡迎來欣賞耀德眼中不凡的驚奇之旅。 https://udn.com/news/story/7323/2753407 自幼罹腦瘤一生抗癌的畫家曾耀德,無師自學,用生命創作出動人的作品。記者蔡維斌/翻攝   曾媽媽(左1)說明兒子作品與創作歷程,讓醫護人員十分感動。記者蔡維斌/攝影   台大虎尾院區安寧病房今天為生命鬥士曾耀德開辦生命畫展,展出生前自學的畫作,讓所有曾照護過曾耀德的人既感動又欣慰。記者蔡維斌/攝影   曾耀德和媽媽母子情深,母親辭去工作,陪兒子抗癌25年。記者蔡維斌/翻攝   自幼罹腦瘤一生抗癌的畫家曾耀德,無師自學,用生命創作出動人的作品。記者蔡維斌/攝影   自幼罹腦瘤一生抗癌的畫家曾耀德,無師自學,用生命創作出動人的作品。記者蔡維斌/攝影   台大虎尾院區安寧病房今天為生命鬥士曾耀德開辦生命畫展,展出生前自學的畫作,讓所有曾照護過曾耀德的人既感動又欣慰。記者蔡維斌/攝影   曾耀德和媽媽母子情深,母親辭去工作,陪兒子抗癌25年。記者蔡維斌/翻攝
on.cc 東網巨星

柯弦

病人想要得到最好的治療,應主動和醫生建立良好的溝通方式。(Shutterstock)   癌症不是世界末日。我們對待癌症的態度,可能扭轉逆境。主動了解,主動傾訴,主動生活——不幸罹癌,更要緊緊抓住手裡的「主動權」。 陳伯伯72歲了,在社區做乒乓球教練,每天打球、運動,精神矍鑠,還和家人回台灣的老家旅行。誰看得出他曾是前列腺癌末期、癌細胞肝骨轉移的病人? 事情要說回六年前。當時陳伯伯被診斷出前列腺癌第三期,情況已經頗為嚴重。他去醫院做了手術。誰知手術後,前列腺癌的重要指標——PSA值遠沒有降到預期的程度(0.3以下),反而不斷上升。三年後,他的PSA已經上升到6以上。 西奈山醫院Ruttenberg治療中心醫療主任曹哲凱回憶起這件事時說,他見到陳伯伯的時候,陳伯伯的狀況已經很糟。腫瘤已轉移到骨頭——侵入右腿、左右臀部,甚至肝臟裡也發現了很多癌細胞。 前列腺癌第四期存活率通常是4~5年,轉移到肝臟,存活率就更低了。 曹哲凱在了解陳伯伯的詳細情況後,決定對他現有的治療作出調整,開始化療,並幫他換了藥。一段時間後,陳伯伯的情況發生了逆轉——PSA指數順利從6降到0,其它轉移部位的腫瘤也得到了控制。如今兩年過去,陳伯伯的病情沒有惡化,身體狀況也十分穩定,重新開始享受生活。 為什麼之前不斷惡化、肆虐的癌細胞,忽然之間被控制得這麼好?曹哲凱指出,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病人和醫生之間溝通的有效性。 初見陳伯伯,曹哲凱發現這個病人對自己的病情幾乎一無所知。他不清楚自己體內的癌症發展到了什麼程度,而身體出現的各種不適:沒胃口、發熱、疲倦、疼痛……哪些症狀是副作用,哪些症狀是由腫瘤引起,陳伯伯一片茫然。之前為他治療的醫生,也不太了解他的狀況;醫生提出的治療建議,陳伯伯也不同意。 這種病人和醫生「配合不好」,導致陳伯伯之前的治療一直不順利,病情難以避免地惡化。 溝通,是順利治療的重要一環 正如夫妻之間若長期缺乏正確的溝通,可能導致關係破裂;醫生和病人之間,如果溝通不好、互相沒有足夠的信任,可能也會對病人的治療產生不利的影響。 為了讓病人敞開心扉,曹哲凱在初見癌症病人時,往往先不問病,而是先和他們聊天,聊他們的生活,喜好,家庭。在病人漸漸放下焦慮和陌生感後,再去講他們的病和怎樣治療。 除了醫生的努力外,病人自己掌握主動更重要。曹哲凱認為,病人想要得到最好的治療,應從以下三個方面,主動和醫生建立良好的溝通方式: 1. 對醫生有足夠的信賴 病人不信任醫生,治療很難順利進行。 曹哲凱說,有時醫生給病人提供一些很好的治療建議,但是病人不肯接受,醫生也束手無策。病人對醫生的治療抱持懷疑的態度,擔心會發生種種問題,這種心情對病人的治療也會產生負面的影響。 病人可以選擇自己能夠信任的醫生,這樣不僅讓自己心安、對治療有信心,也讓醫生能夠充分發揮自己的醫術。 2. 主動了解自己的病情和治療方法 東方的病人對於自己的病,常認為「醫生知道就好,我不需要知道太多」,曹哲凱說。這種習慣致使病人處於茫然和被動。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句話在抗癌的「戰場」上也同樣適用。病人需要主動向醫生了解自己的病情是什麼狀況,了解可選的治療方案,醫生建議的治療有哪些好處、有哪些副作用、為什麼要做這個治療。這樣才能在治療期間心裡更踏實,在需要選擇時作出更穩妥的決定。 3. 學會和醫生「傾訴」 隨著醫學不斷發展,治療方法越來越多。任何一種藥,副作用可能有幾十項、甚至更多。如果不及時將身體的不良反應告訴給醫生,醫生很難預測病人的情況,就無法及時幫病人調整治療方法。 會和醫生「撒嬌」的病人,也容易得到醫生更多的關注。病人身上出現任何不適,要及時告訴醫生。特別是有哪些病症長時間沒有好轉,甚至越來越嚴重的時候,一定要告知醫生或醫療團隊。平時和醫療團隊中的主治醫生、護士、實習醫生甚至社工,建立並維持良好的聯繫。 做到三點,抗癌路走得更穩健 認真抗癌,就要比平時更加用心生活。 ● 不要把自己當成病人 保持正面的精神狀態是抗癌的關鍵。以樂觀的態度認真過好每一天,對病情的恢復有很好的促進作用。 在紐約管理兩個醫院、一個養老院的美國退伍軍人會營養主任王咪咪鼓勵民眾,即使年歲大了,如果能夠工作,就一直工作下去。豐富、充實的生活,對人的心理和體能都有正面作用。 平時喜歡打球、下棋等休閒運動,只要體力允許,都可以去做。如果在家裡「專職」養病,什麼都不做,反而容易引發負面聯想,甚至陷入負面情緒的循環。 「沒人希望得癌症,得後也不是有選擇的。」曹哲凱說。因此不妨樂觀面對,在病情允許的範圍內,儘量像普通人一樣認真、規律地過好每一天。 ● 家人、朋友是最強的後盾 親人、朋友的支持,是病人最強的後盾。這種「支持」不只是陪伴,更重要的是理解、認可和鼓勵。 病人也要主動將自己的狀況分享給家人、和家人說心裡話。很多男性癌症患者,出於自尊或怕家人擔憂,往往不願講出自己面臨的困境。曹哲凱說,他常常看到病人不願意和家人講自己的情況,等到最後腫瘤嚴重了,病情突然爆發,讓家人震驚又痛苦,難以接受。 當病人不願敞開心扉時,家人不妨從旁施力,主動去了解、鼓勵病人。無論是檢查、治療、追蹤,還是治療後的護理,都儘量陪病人一起走過。有家人的一分鼓勵,病人也多一分底氣、一分信心。 ● 充分休息、均衡飲食 癌症病人應保持充分的休息和睡眠,飲食上也要多吃蔬菜水果、充分攝取營養。 王咪咪建議,吃水果時最好吃整個水果,或切塊吃,而不是榨成果汁。這樣吃不僅可以欣賞食物本身的自然味道,咀嚼的動作還可以使人的胃和頭腦產生一種滿足感,是最營養、最好的吃法。喝水也以什麼都不添的白水為佳,因為白水可以幫助排出體內的廢物。 另外要注意飲食均衡,不油膩、不過甜、不過鹹。如果治療時身體出現一些副作用,如胃口不好、噁心、嘔吐等,病人可以請營養師根據相應的副作用來提升胃口、調整飲食,保證營養的充足攝取。 責任編輯:李雯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8/29/n9579303.htm
hket

陳亮祖醫生著的新書《癌症謬誤100解》,內容貼地、筆觸顯淺易明,解答了不少對癌症的一些誤解。掃除謬誤十分重要,他述說行醫中這一個難忘癌症個案: 「這個案『好唔抵』。病人是約60歲的乳癌患者,賀爾蒙受體ER、PR呈陽性,已摸到有腫瘤,看我時已屬晚期,並擴散至肺部,已出現氣喘。好難才游說到她在腫瘤裏抽組織化驗。」陳醫生勸她打化療針,因大部分病人打化療針後2至3星期後氣喘會改善,並處方口服抗女性賀爾蒙藥。   惟她極信中醫,中醫指會幫她醫好,用中草藥敷在主瘤上。囑她一個月後來看我,沒有來,直至3個月後她嚴重氣喘求醫,入院後見她的主瘤已流晒血。血液報告尚可,這一刻都可以做化療,以及服用賀爾蒙藥「㩒一㩒住」。   但對方依然堅持不肯,只好給她氣管擴張藥物、減輕她吸氧氣的辛苦。兩星期後氣喘加劇,連平躺都不能,陳醫生建議可使用少許嗎啡紓緩,她仍堅拒服用任何西藥。 「我對她說,這些藥對你有何壞處?你現在連命都可以賠上,情況已一路差,這些藥不會攞你命,仲可以幫你,連命都可以唔要,你還有甚麼可以輸呢?」病人捱多兩個星期,最後在床上喘氣至死亡。   我好想幫她,但她一直拒絕,我做不到任何事,見她死得好慘好心翳。就算她不打化療藥,以我經驗,食賀爾蒙藥可起碼延長6個月。   陳亮祖醫生撰書講述癌症謬誤,讓更多人了解癌症的真相。(陳智良攝) 向病人直陳事實 人們聞癌色變,如何向病人道出患癌的現實?他主張直接與病人及家屬直言。   有不少家人都希望我向病人隱瞞病情,或不要直接說,年長患者更不要如實告知,怕打擊患者醫病的諗法。 這不過是錯覺,根本是呃唔到,要做電療、化療,電療過程中會甩頭髮,病人不是儍的,會見到其他病友,去到醫院見到腫瘤科,無可能呃到。   他說欺騙病人只會造成病人對醫生、病人對家人互相不信任的局面,反而不及如實相告。「講時會正面點,癌症對很多人來說是禁忌,像判了死刑,但部分癌症早期有斷到尾的機會,好返重新做人,香港人平均壽命,女的88;男的82、83,好得返理論上亦可去到這年紀。」 若不幸地屬於晚期腫瘤,痊癒的機會無異「差得遠」,但毋須灰心。 「我初入行(1999年),當時確無較好的藥物治療,只有傳統的化療藥,見到第4期患者,普遍8成病人一年內會過世,現在進步多了,如常見的第4期肺癌,有標靶藥能延長壽命2至3年,副作用少,化療無以前咁毒,輔助藥物如止嘔藥已進步很多。」 化療沒以前般辛苦,甚至老人家都可以接受化療,治癌的躍進,和以前是差天共地。 年長患者看得開 生命將燃盡,還有多久壽命?是病人最常問陳醫生的問題。   病人問我,我一定會講,這是病人的權利,你不知病人有何打算,如財產的分配,一些事情交帶,最弊是大家隱瞞住他,病人有些事情好想去做,突然間唔係度是一個遺憾。   有些家屬怕年長患者接受不到,陳醫生表示反而愈是年長,見慣風浪,仔大女大,反為更加接受死亡這件事。 陳醫生認為,最緊要患者仔女出晒身,毋須他照顧,反為好安心。既成事實(患癌),(餘下日子)不辛苦就得。 見盡死亡,問陳醫生是否仍有深刻感受?   我最大感受是病人醫得好,大家都開心,病人會感激醫護人員;部分病人明明是醫不好,只要陪到他行最後的時間,可以安詳、唔痛地離開。 很多人錯覺是,長腫瘤到臨死一刻都好痛好辛苦,骨痛到典床典蓆、透不到氣。 其實現今的止痛藥好好,有需要使用一些嗎啡,唔痛苦安詳離去。   病人離世,家人難免傷心,但會致電或寄卡給他,感謝他這期間對病人無微照顧。「這滿足感比起醫好病人更大。」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
中國報

特約:子若 圖:子若/Cindy/受訪者提供 今日登場: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創辦人兼主席鄺靄慧醫生(Dr. Ava Kwong) http://www.chinapress.com.my/ 鄺靄慧醫生覺得,人生最難是找一份你愛的工作,如果找到了,哪怕在工作中需要面對挑戰;但享受工作很重要,唯有如此,任何阻撓都會變成正常與平常,這才能找到繼續走下去的理由! 她在醫學這條路上,不斷探索活好好與好好活密碼。   鼓勵帶來正能量 陪姨姨抗癌 三八婦女節當天,兩人合唱一首《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意義非凡,因為兩人身分,曾經一個是病人一個是醫生;私下,兩人更是姨甥關係。鄺靄慧與“姨姨”陳秋霞分享“關˙乳˙愛”的心路歷程! 那個三八婦女節來臨前的星期日下午,位于吉隆坡柏威年(Pavilion)廣場裡的百盛(Parkson)購物中心進行了一場別具意義的午后聚會;那是由金獅集團主席丹斯裡鍾廷森夫人潘斯裡陳秋霞主導的《因緣.音緣》分享會。大家都來了,都聽了,都觸動到心靈深處! 去年六月,陳秋霞確診患上了乳癌,隨后,經歷了一場治療過程,不問而知,期間必是充滿煎熬且令人疲憊。彼時彼刻,再度出現在群眾面前的,卻是一個被積極、正面氛圍包圍著的陳秋霞。席間,她特地邀請了主診醫生鄺靄慧從香港飛抵吉隆坡,與她同台開講,為受邀的所有出席者進行乳癌常識與知識的補給。經由她介紹,大家才知道鄺靄慧還有另一個身分,她是陳秋霞的姨甥女。 當天,兩人不只是穿上分別為黑與白的同款上衣,陳秋霞還投姨甥女所好,即是以“唱歌”來作為對這位至親后輩的答謝。這場落在午后的分享會,最終以她倆合唱的一曲英文經典歌《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作為美麗的結束。剎那間,現場瀰漫著親情的溫馨,也散發珍視生命的驛動。 這個一點都不悲秋傷春的景況,到底是醫生鼓舞了病人,還是病人抗病意志頑強?而鄺靄慧醫生又擁有怎樣厚實背景,令陳秋霞放手讓她治療呢?今天有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創辦人兼主席鄺靄慧醫生做客《架勢堂》。 小時愛音樂,長大轉學醫 當天,當她周旋在人群中時,很輕易就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這不僅是憑著那美麗、幹練的倩影,更多的是,她總是掛著親切的笑臉,趨近時,聽見那開朗的笑聲,感覺特別舒心。這樣一個美麗女醫生,肯定不會有哪個病人拒她千里之外吧! 今年45歲的鄺靄慧,誕生于富裕之家,祖父是香港九龍城大地主鄺命光,父親鄺君能曾短期在無線電視當藝員,母親鄺陳美寶則是陳秋霞的姐姐。儘管如此,她依然勤奮好學,累積的學歷、銜頭、經歷如山般高。 現時的她,除了出任醫學界多個重要職位,香港大學李嘉誠醫院助理院長、瑪麗醫院/東華醫院乳腺外科主任、香港大學深圳醫院乳腺外科主任、養和醫院乳腺外科名譽顧問醫生,還是亞洲研究基因與乳癌關係的權威,可說是集臨床、學術和醫療行政管理于一身的醫學界人才。 鄺靄慧的丈夫李維達同樣來頭不小,他是香港著名的養和醫院第三任院長,為該院創辦人之一李樹培的兒子,本身是一名知名的眼科專家和醫學界領袖。總括一句,像她這樣一個現代女性,美貌與智慧兼具,事業與家庭兩得意,這要羨煞多少旁人啊! 鄺靄慧自幼就是讀書的料子,不僅數理科學科科難不倒她,同時還精于畫畫、唱歌、跳舞、彈琴,“小時候看著姨姨唱歌,因此,有了很多這方面的接觸,唸書時還參與了音樂劇呢!”她口中的“姨姨”即是陳秋霞,“我們姐妹最愛搶著牽姨姨的手上街。”這份對于姨姨的喜愛后來延伸出一種仰慕,甚至希望長大后可以成為她!”只是,其父親的想法較為傳統,“他認為一個人始終都需要一個事業。” 基本上,她認同父親的說法,“姨姨曾經挨過許多苦頭,尤其作為歌手,不只是要有天分和努力,也需要運氣!所以,不是每個人有天分想要做就做得成,必須結合三大元素才行啊!”后來,她聽爸爸的話,負笈英國深造並選了醫學這條路。 她聲稱,自己愛讀書但不太愛考試!但她還是先后考獲英國倫敦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英國聖安德魯斯大學理學學士、愛丁堡大皇家外科醫學士等文憑;后來,還具有倫敦皇家外科醫學院院士、香港外科醫學院院士、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外科)等資格。 昔日有姨姨陳秋霞陪著她看遍藝人的生活,如今輪到鄺靄慧陪著姨姨一起對抗病魔! 做好預防,臨危不亂 從事乳腺外科醫生近15年時間,到創辦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10年的時間裡,她接觸的對象從婦女到家庭。這位予人幹練聰穎的女醫生卻說,她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是從病人處學到的,“尤其是在做乳癌與遺傳關係的過程中,病人的反應教會我不少事情。” 那年2005年,她放下一切,前往美國史丹福大學從事乳癌基因研究;2007年由美國返回香港后,成立了非牟利的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引進全新的基因測試技術,通過家庭健康史等,預知家庭成員患癌風險,並做好預防工作。 她說,在執行此計劃初期,她追蹤好些個病人的家庭,其中包括他們家裡未有患癌的下一代。天性喜歡跟人聊天的她,病人之于她並不只止于病人而已,“我可以把病人的家庭背景與成員都緊記在腦海裡,于是,跟許多個家庭保持了良好的關係。” 直至有一回,出現了一個卅多歲的病人,她的心情頓時複雜起來,一方面是終于出現了下一代發病的個案,另一方面,卻因為已成了朋友關係而情不自禁地為對方感到難過。但是,這個年輕的女病人卻教會了她許多事情。 “她已經知道母親是癌症病人,而她本身則是基因突變攜帶者,結果,一路走來,她對乳癌的治療、風險瞭如指掌,表現得不慌不忙,做足心理準備,也做出非常理智的治療。” 作為一個癌症醫生,在跟蹤這些家庭個案的過程中,她發現到,不管一個人做足多少準備,“癌症”對于每個人而言,都會是突如其來的消息,“然而,相比之下,一個完全沒有做好準備的人,是會陷入更混亂的狀況。” 從病人身上,她有感乳癌的認知與教育對所有女性非常重要,于是,她通過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每年都主辦“關.乳.愛”公眾教育與推廣活動,以提高女性對乳癌的關注與加強意識。目前,該資料庫成功儲存了二千多個華人家庭的資料與數據,她也積極通過公眾籌募善款,為低下階層提供基因測試。 香港媒體以“醫學界的拼命三郎”來形容鄺靄慧,圖為她在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的病房內,與同僚認真討論病人進展的情景。 醫生病患一同成長 在醫院裡,看到的儘是生離死別、悲歡離合,“醫生的最終目的是治癒病人,但並不是每個病例都能如願以償。”多年以前,她曾經處理過一個六十多歲的乳癌複發病人,她因為無法把她醫好而出現不開心的情況。 但對方臨終前反而倒過來安慰她說:“醫生,你不要不開心啊!妳每天來看我、對我笑,其實,我已經好一半了。” 病人的善解人意卻成了醫生繼續走下去的動力,“她的這番話讓我非常感動!” 她說,這位老年病人讓她學會不是每個病人都可以治療成功,“整個過程中,她雖然到最后並沒有好起來,但,她反過來安慰我,還是有些事情改變了。”通過病人的言行舉止,醫生也會“經一事,長一智”,也會一同成長! 在這個充滿無常的環境裡,“笑”成了她最美麗的陪伴!曾經有人問她:這樣愛笑的醫生,病人會相信你嗎?“年輕時也許大家會比較相信其他醫生,但現在不同了,病人會覺得我很容易親近,不會產生害怕。” 她承認,但凡工作一定會有困難和沮喪的時候,然而,不論是在基因研究還是乳癌病人方面,出現的結果往往讓她覺得這是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有時候,我相信命運(天意)!”在經歷年歲的增長后,她頓悟,每個人在生命中都可以有許多選擇,但是,在某個時候,你會發現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有它的因由,哪怕是好是壞! 這不是恰恰發生在她與姨姨陳秋霞身上的事嗎?小時候,曾以后者為目標,而夢想當個音樂劇演員,誰也沒有料到,長大后,她卻用自己的醫藥專長,跟姨姨一起打了一場硬仗。 當潘斯里陳秋霞確診患上乳癌,流淚最多的人不是她,而是其姐姐鄺陳美寶(右)。 抽離悲傷,積極救治 在當天的分享會上,陳秋霞有提到,在檢驗報告出來以后,她望著眼前的姨甥女不動聲色模樣,加上手中拿了一堆文件,令她感到忐忑不安。重新憶起不久前發生的事,如今,她終于可以笑著敘述當天的情況了,“我當時是在盤算著如何告訴她呀!” “我不只是動手術刀而已,在解說病情和不同治療方案時,要懂得按照病人的個性去給予解說,當中需要表達的技巧。”她不是不知道姨姨是個樂觀進取的長輩,“但,我怕她接受不到,因為化療會導致頭髮脫落,而她始終是個歌手,理應會比一般人更注重外在形象。”只是,姨姨陳秋霞表現出來的正面力量超乎她想像! 即便是鄺靄慧在她確定姨姨患上乳癌時,也有過傷心,“我不曉得該如何告訴家人,尤其媽咪。”她說,在整個治療過程中,她母親比姨姨更為傷心,“媽咪看到姨姨脫頭髮,哭得比她還要多!”夾在醫生與親人兩個角色之間,她必須很快地把自己從悲傷中抽身出來,連病人都表現得很堅毅,醫生又怎能輸給病人呢? 在最初的時候,由于病人的病情受到隱私權的保障,儘管她是陳秋霞的主治醫生,卻也不能向家人討論其健康狀況,“這種感覺是很怪!”雖說姨姨是個名人,但她不會因此而感到壓力,“不管面對哪個病人,醫生的職責就是盡一切能力去治療,更重要的元素是,病人要有心理準備。”她給姨姨捎去的最大忠告是:不得隨意聽取別人說的話,安心接受治療,以及過正常的生活。在姨甥女醫生的眼裡,陳秋霞稱得上是個“好病人”,“覆診時,她還會開玩笑呢!” 勇氣,找回自信 在分享會上,陳秋霞原先戴著一頂灰白假髮走出來,活動進行下半部分時,她暫時離席並走向化妝間,她告訴大家,她要換妝去了!“她有把假髮傳給我看,灰灰的,看起來很時尚!在分享會的前一天,姨姨告訴我會有兩個部分……”結果,當陳秋霞再次出場時,大家都嘩然和驚呼了起來!再次站到眾人面前的陳秋霞,已換作另一個形象,她頂著新長出來的白色短髮示人。 “儘管頭髮長出來了,但不是每個人可以勇敢站出來示人,即使不是名人,也會繼續戴假髮。”她透露,即使在前一天,姨姨也還不確定是否要這麼做,“這需要勇氣!”姨姨走出來時表現的自信,讓她這個主治醫生,亦是姨甥女,感到特別開心! 未來,這位姨姨病人將會是她的“關.乳.愛”活動的最佳代言人,而她將繼續擔任承先啟后的工作,把自己醉心的基因研究工作傳承下去。在剛剛過去的那個三八婦女節裡,她從香港發給我的一封郵件中,她寫到:“今天教導一群護士們關于乳癌與基因。”她一直都在好好活,也在找出讓所有女性活好好的密碼!
chanleungcho
dr.chan
breasthk
immuno
免疫營養
藥物資助
講座活動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