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頁數 [1] 2
杏林專欄 > 肺癌知多D

21/07/2017

肺癌知多D
肺癌知多D

肺癌乃本港第二位常見癌症,其死亡率更一直高踞首位,故有「頭號癌症殺手」之稱。根據醫院管理局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最新數字顯示,2014年肺癌的新增個案達4,674宗,死亡個案達3,866宗,男女患者比例為 2:1。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指出,肺癌的早期症狀不明顯,容易被忽略。當患者出現明顯症狀時,病情大多已屆晚期,根治機會相對較低,這是肺癌死亡率高企的主因。 肺癌按癌細胞的大小和形態分為「非小細胞癌」及「小細胞癌」兩大類。「非小細胞癌」約佔所有肺癌個案的85%,當中最常見的是腺癌,其次是多見於吸煙人士的鱗狀細胞癌和大細胞癌;「小細胞癌」則約佔15%。 周醫生稱,大約80%的肺癌都與吸煙有直接關係,吸煙者比非吸煙者患上肺癌的風險高出20倍。然而,非吸煙者的肺癌個案近年有上升趨勢,這類肺癌大多與基因突變有關,當中約六成患者出現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簡稱EGFR)基因突變,可幸目前已有標靶藥物針對這種基因突變,成功控制病情的機會相當高。 其他可能導致肺癌的因素包括:吸入某些化學或放射物質如石棉、氡、焦油和煤煙等。 大部分肺癌患者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咳嗽,較嚴重的甚至會咳血、呼吸短促和胸部不適。若癌細胞擴散至身體其他地方,患者可能會出現頸項淋巴結脹大、骨骼疼痛、四肢無力及麻痺、食慾不振和體重減輕等症狀。 肺癌按腫瘤的大小和擴散程度一共分為四期。第一、二期肺癌的腫瘤體積較小,無淋巴結轉移或僅影響腫瘤附近的淋巴;第三期是指腫瘤已擴散至縱膈淋巴或侵犯縱膈組織,如氣管、食道或主要血管,惟受影響之範圍仍局限於胸腔區域;第四期則表示腫瘤已出現遠端轉移,或影響雙邊肺部、心包和胸膜等。準確的分期對擬訂治療方案十分重要。 總括而言,戰勝肺癌的關鍵在於及早診斷並接受適切的治療。周醫生提醒市民應保持健康的生活習慣,並留意身體的細微變化,如有不適,宜盡快求醫;吸煙人士更應定期進行身體檢查,建議每年接受一次低劑量的胸肺電腦掃描,最理想當然是及早戒煙,將患癌的風險降至最低。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
肺癌知多D
肺癌知多D

過往,晚期肺癌患者的「五年存活率」只有大約5%。自從醫學界對肺癌的認知增加,各種針對性的標靶藥應運而生,部分晚期肺癌患者的生活質素及整體存活期均得以大大提升。就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而言,第一代口服標靶藥「厄洛替尼」(Erlotinib)及「吉非替尼」(Gefitinib)已推出超過十年。近年,對EGFR中的Del 19及Exon 21基因變異肺腺癌個案尤為有效的第二代口服標靶藥「阿法替尼」(Afatinib)亦已面世;至於針對其他基因變異的第三代口服標靶藥亦處於研發階段。內科腫瘤科蕭麗珊醫生表示,各種口服標靶藥的出現對病人而言無疑是一大喜訊,因為口服標靶藥副作用較傳統化療輕之餘,更能提升患者的生活質素及整體存活期。「各種標靶藥各有所長,至於如何選擇用藥,應根據個別患者的情況,例如經濟負擔能力、有否出現腦轉移及肝功能是否正常等等,再對症下藥。比方說,若患者各方面情況合適,我會先為其選擇第一代標靶藥,因為藥費相對便宜。若患者出現抗藥性問題,便可選擇第二代口服標靶藥。若患者肝功能欠佳,我便會毫不猶豫地為其選擇第二代口服標靶藥,因為第二代標靶藥對肝臟的影響較少。」蕭醫生稱,第二代口服標靶藥針對性高,而且副作用溫和。由於是口服藥物,病人無需往返醫院接受治療,因此對日常生活的影響不大。傳統化療會抑制骨髓造血功能,導致患者的白血球數量下降,因而容易受到感染;標靶藥物則無這方面的副作用。「口服標靶藥最常見的副作用為皮膚乾燥、紅疹和腹瀉,惟情況一般都是可接受及可控制的。針對紅疹,我會建議患者避免曝曬;針對皮膚乾燥,我會建議患者勤塗不含香料的潤膚膏、避免化妝及減少沐浴次數,需要時我會處方消炎藥及特別配方的洗髮水;針對腹瀉,我會建議患者善用止瀉藥,並飲用電解質飲料作補充,避免出現脫水情況。」蕭醫生提醒,患者於服用第二代標靶藥前3小時及服藥後1小時應避免進食,以防影響藥效。個案分享(一):現年58歲的陳小姐,於 2004年一次身體檢查時發現其右肺中葉有一個直徑3.8厘米的腫瘤。由於病情屬早期,故她接受外科手術切除腫瘤,術後無需進行任何輔助治療。2008年,陳小姐忽然暈倒,經檢查後證實肺癌復發並已擴散至肝臟及腦部。醫生為她安排接受腦部放射治療,並抽取肝臟組織作病理化驗,證實是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出現轉移,病情屬第四期。陳小姐遂服食口服標靶藥至今八年,肝臟的腫瘤已經消失,腦部的腫瘤亦已縮小至可經由外科手術切除,治療效果理想,並已返回工作崗位。個案分享(二):黃小姐是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患者。初次見她,她已半身癱瘓,癌細胞已經擴散至淋巴及腦部。她接受腦部放射治療,同時服食第一代標靶藥,惟一年後出現嚴重黃疸,肝酵素飆升至100(正常值為20),需要立即停藥。停藥後,轉移至腦部的癌細胞情況轉差,黃小姐因此開始每天服食30毫克的第二代口服標靶藥。至今已服用一年,黃小姐的肝功能已回復正常,黃疸症狀完全減退,腦部腫瘤亦已消失,從外表根本完全看不出她是晚期肺癌患者。由此可見,晚期肺癌患者在保持良好生活質素的情況下帶病延年,再不是天方夜譚。蕭醫生寄語患者,應保持愉快的心境,積極面對治療。 內科腫瘤科專科蕭麗珊醫生
肺癌知多D
肺癌知多D

普羅大眾一般認為晚期肺癌較「惡」,意即癌細胞根性頑劣,難治其症。其實晚期肺癌並非「無藥可醫」,除了傳統化療及電療之外,現時已有針對特定類型肺癌的口服標靶藥,而且藥效顯著。所以即使患有晚期肺癌,患者仍可見生機處處。肺癌可分為小細胞癌及非小細胞癌兩類,後者約佔85%,當中又以肺腺癌佔大多數。於所有肺腺癌的個案當中,約有四至五成患者的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會出現基因突變。一旦出現EGFR基因突變,細胞會異常增生及擴散,形成肺癌腫瘤。雖然十多年前,針對 EGFR 基因突變的第一代口服標靶藥面世,供醫生及患者多一個治療選擇,但於針對性和藥效方面,仍有一定的局限性及可進步空間。 針對EGFR基因突變的標靶藥稱為TKI(EGFR抑制劑),當中包括約十年前面世的第一代口服標靶藥「厄洛替尼」(Erlotinib)和「吉非替尼」(Gefitinib)、近年研發的第二代口服標靶藥 「阿法替尼」(Afatinib)以及其他尚在研究階段的標靶藥。 第二代口服標靶藥比第一代的除了在藥效上的進步之外,亦在藥理機制上有嶄新突破。第一代口服標靶藥只針對幾個EGFR受體,而藥物與受體的結合只屬暫時性質。而第二代口服標靶藥不單能針對EGFR家族的所有受體,並對EGFR 基因突變中佔逾九成的Exon19 deletion及Exon21 L858R 基因突變尤其有效。第二代口服標靶藥與EGFR受體的結合屬永久性,即一旦黏附於腫瘤表面後便不會脫落,療效較第一代藥物更為長久。最新國際大型臨床研究更顯示,服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患者的惡化風險比使用第一代藥物的病人明顯減低27%。 與其他藥物無異,第二代口服標靶藥亦會有其副作用,較常見的如長暗瘡和腹瀉,均能夠透過不同方法如處方暗瘡膏、止瀉藥等去處理。一般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的患者會於服藥後首兩個月出現副作用,但可透過不同處理方法而減輕及紓緩,維持一定的生活質素。副作用出現初期,病人應盡快告訴醫生,以得到適切的處理,避免情況惡化,所以大部分病人都能在接受治療都能維持原來的生活質素。 除EGFR基因外,還有別的基因突變有可能用上靶向藥,如EML4-ALK(可用crizotinib、alectinib及ceritinib)、BRAF(可用trametinib加dabrafenib或vemurafenib)、HER2(可用afatinib、lapatinib及trastuzumab)、RET(lenvatinib、vandetinib)及MET(crizotinib、lapatinib)等。於一些沒有基因突變的個案,現時抗PD-1或PD-L1治療(nivolumab、pembrolizumab、atezolizumab)也是化療以外的一種選擇。 其實治療晚期肺癌,目標不在於根治,而是以控制病情、舒緩患者不適、延長病人存活期及保持患者生活質素為大前題。近年,治癌藥物推陳出新,可供晚期肺癌患者選擇的治療方法相應增加,病人的生活質素隨著醫學進步而得到提升,存活年期亦有所延長。所以縱然肺癌已屬晚期,患者亦不需感到灰心氣餒,仍可抱有希望,積極面對病情。 臨床腫瘤科專科張文龍醫生
肺癌知多D
肺癌知多D

肺癌乃本港死亡率最高之癌症,令人聞風色變。臨床腫瘤科梁廣泉醫生指出,隨著醫學的進步,肺癌的治療選擇增加,各種標靶藥物相繼誕生;近年更研發出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為患者帶來新的曙光。然而,並非所有肺癌都適合使用標靶藥物,醫生在處方藥物前,會先為患者進行腫瘤細胞基因測試,再根據測試結果而決定合適的標靶藥物以提升療效,達到完全個人化的治療。 以EGFR(表皮生長因子受體)基因突變型肺癌為例,現時已有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面世。梁醫生稱,本港有大約六成非小細胞肺腺癌患者帶有EGFR基因突變,而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阿法替尼」經證實針對EGFR基因突變個案七成患者有效。研究顯示,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阿法替尼」對EGFR基因中的Del 19型突變的患者尤其有效,在縮小腫瘤、減慢病情惡化及提升整體存活期方面都有顯著的進步,故近年醫學界已開始為合適的患者採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作一線治療。梁醫生表示,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為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患者提供更佳的治療選擇,儘管藥物會引起副作用,但均可透過不同方法預防、處理和控制,減低對患者生活質素的影響。「常見的副作用包括腹瀉和皮膚反應,例如毛囊發炎、皮膚乾燥、紅疹及暗瘡等。如有需要,醫生會處方相應的藥物以紓緩有關症狀,患者也應避免暴曬,並勤塗潤膚膏,保持皮膚滋潤。這些副作用大多於服藥後首個月出現,隨後會逐漸改善,大部分患者都可保持原有的生活質素。」 梁醫生寄語患者:時移世易,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的出現,為肺癌的治療豎立了新的里程碑。患者應與醫生建立互信,保持良好的溝通,積極面對病情,治療定必事半功倍;切勿道聽途說,錯信偏方,延誤治療的黃金時機。 臨床腫瘤科專科梁廣泉醫生
肺癌知多D
肺癌知多D

隨著醫學界對肺癌的認知增加,治癌藥物推陳出新,肺癌的治療已不再局限於傳統的治療方法,如近年已研發出針對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的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阿法替尼」(Afatinib),不但能縮小腫瘤,更有效延長患者的整體存活期。臨床腫瘤科專科陳亮祖醫生指出,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常見於非小細胞肺癌中的腺癌,約佔肺腺癌總個案的50%。針對此類肺癌,醫學界沿用第一代口服標靶藥物多年,而近年更研發出療效更佳的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有效針對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中的Del 19及 Exon 21 突變的個案,成效尤其顯著。陳醫生解釋:「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一旦黏著突變的EGFR 蛋白表面便不會脫落,抑制變異蛋白的效果不可逆轉,並能針對EGFR家族的多個受體;相對於第一代口服標靶藥物只能針對EGFR家族的其中一個受體及可逆轉的情況,可見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的藥效更持久。」陳醫生表示,第一及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副作用相約,普遍為皮膚反應(如紅疹)及腸胃反應(如腹瀉),惟此類副作用皆可有效預防及處理,需要時醫生可調較藥物劑量改善情況,故對患者的生活質素不會構成太大影響。最近一項國際大型研究顯示,第一代口服標靶藥物的腫瘤反應率約為56%,而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則達70%;至於腫瘤受控達兩年或以上的機會,亦由第一代的8%提升至第二代的18%。若針對Del 19基因突變之個案而言,患者服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的整體存活期比使用化療延長超過一年,成效令人鼓舞。因此,現時醫學界已採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作為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的第一線治療,盼望為患者帶來新希望。 臨床腫瘤科專科陳亮祖醫生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