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頁數 [1] 2 3
杏林專欄 > 馬承恩醫生

馬承恩醫生
馬承恩醫生

上期提及李小姐確診為「瀰漫性大型B-細胞淋巴瘤」(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醫生為她安排了「正電子掃描」(PET Scan) 檢查,發現頸部及腹股溝淋巴位置已經受到影響,幸好骨髓檢查未有發現受到淋巴瘤影響,經醫生介定李小姐是患上第三期急性淋巴瘤。 近代醫學研究對於淋巴瘤的治療已經取得很大進步,醫生會跟據病人的臨床分期、整體健康狀況及年齡作出最合適的治療方案。化學治療為主要治療骨幹,如CHOP (Cyclophosphamide, Doxorubicin, Vincristine, Prednisolone) ,而近年配合免疫抗體治療 (Anti-CD20 Rituximab) 和化療一併使用,更加提升療效。Rituximab 是一種對抗CD20的單株抗體,能夠導向性地與B-淋巴細胞表面的CD20結合,引起免疫反應,促使B-淋巴細胞死亡和溶解。臨床研究証實它可以提升B-細胞淋巴瘤患者的緩解率及存活率多30%,令八成或以上的患者康復過來。而化療後繼續以Rituximab 作維持性治療更會減低復發率及延長無病存活期,這些都是近年治療急性B-細胞淋巴瘤的重大突破。 李小姐接受了六次Rituximab 加CHOP化療組合治療後,PET Scan 報告顯示所有淋巴瘤已經消失,達到完全緩解。現正接受每三個月一次Rituximab 治療作為維持性治療,共為期兩年,而她也開始在銀行當見習生,展開人生新一頁。 馬承恩醫生血液及血液腫瘤科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內科)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學深造文憑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香港楊森大藥廠全力支持
馬承恩醫生
馬承恩醫生

李小姐今年剛剛大學畢業,正準備找工作。可是她發現頸部有腫大的硬塊,每到晚上更會有夜汗及發燒,頸部硬塊更於兩星期內腫大了一倍。經醫生檢查後,發現其頸部、腋下及腹股溝位置已經有很多腫大的淋巴結。醫生立即為李小姐安排活體組織檢查,確診為「瀰漫性大型B-細胞淋巴瘤」(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 淋巴瘤主要分為何傑金淋巴瘤(約佔所有淋巴瘤的10%)和非何傑金淋巴瘤(約佔所有淋巴瘤的90%)兩大類。而非何杰金淋巴瘤又可再分為B型細胞瘤(佔80%)及T型細胞瘤 (佔20%),其中尤以瀰慢性大型B-細胞淋巴瘤最為常見。何傑金淋巴瘤對治療往往都有良好的反應,尤其是早期的病患者,八成或以上都會獲得根治。相對何傑金淋巴瘤而言,非何傑金淋巴瘤就顯得截然不同了。無論臨床表現和病理特徵,非何傑金淋巴瘤都較何傑金淋巴瘤複雜和變化多端。 瀰慢性大型B-細胞淋巴瘤約佔所有淋巴瘤的30-40%,這種淋巴瘤病程進展得很快,患者一般有明顯病徵,例如發燒、盜汗、體重下降、持續咳嗽、氣喘、胸部疼痛等。此外,淋巴結腫大是最常見的病徵,多數沒有疼痛,腫大位置多發生在頸部,其次為腋下和腹股溝,然後逐漸擴散至其他部位的淋巴腺、骨髓和其他器官。淋巴結脹大的速度很快,可以在一週內以倍數增加。此外,淋巴瘤可侵犯全身各組織器官,如腦部和心臟,並不只在淋巴結內發生。淋巴腫瘤日漸長大就會對鄰近的正常組織產生壓迫或造成阻塞,繼而導致器官功能受損。 一旦確診是淋巴瘤,不必驚慌失措。淋巴瘤並不是絶症,只要能夠早期發現,並接受適當的治療,還是有很高的機會可以治癒的,下期會探討急性淋巴瘤的治療新趨勢。 馬承恩醫生血液及血液腫瘤科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內科)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學深造文憑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香港楊森大藥廠全力支持
馬承恩醫生
馬承恩醫生

慢性骨髓性白血病(CML) 的治療方法在最近二十年有很大的突破。在70年至90年代,醫生只可用口服化療藥物如 Hydroxyurea 及干擾素 Interferon alpha,來控制周邊血液中的白血球數目以穩定病情,但沒法延長病人的存活期。而慢性期的病人也會轉為急性期,其存活率大約是四至五年。只有透過異體骨髓移植才可把 CML 根治,但骨髓移植本身具有一定風險,再者未必所有 CML 病人可以找到合適捐贈者。 幸好醫學進步一日千里,1996年第一隻口服標靶藥物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KI Imatinib 面世。它可以有效地抑制費城染色體 BCR- ABL 融合基因,從而抑制 CML 癌細胞增生,從此 CML 病人的五年存活率大増至80%。但當 Imatinib 使用了一段日子後,有一部份病人的 CML 癌細胞產生抗葯性,對 Imatinib 漸漸無效。2002年第二代TKI (Nilotinib & Dasatinib) 面世,它們可以更有較地抑制 BCR-ABL 融合基因及對於 Imatinib 抗葯性重新抑制。所以在2007年以後第二代 TKI 已經用於第一線 CML 的治療,其五年存活率亦大增至90%,及至後來第三代 TKI 亦已經面世,實在是 CML 病人之福。 李小姐接受了第二代 TKI Nilotinib 的治療後,白血球指數已回復正常,一年後其脾臟已回復到正常體積,現只需要每隔二至三個月到醫生診所覆診,及定時觀察 BCR-ABL 的指數,其生活亦已經漸漸回復正常了。 馬承恩醫生血液及血液腫瘤科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內科)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學深造文憑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香港楊森大藥廠全力支持
馬承恩醫生
馬承恩醫生

馬承恩醫生
馬承恩醫生

上期提及陳先生確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醫生會同時在病人的骨髓白血病細胞進行染色體及DNA測試。急性白血病並沒有期數之分,醫生會因應病人的年紀、身體狀態、白血病細胞的DNA及染色體變異,把病人分為低風險(Good Risk) ,標準風險(Standard Risk)及高風險(High Risk) ,從而決定最佳治療方案。第一線治療方面,首先病患者要接受緩解誘導化學治療,誘導是以化學藥物對抗血癌細胞內的DNA令其加速死亡,而希望達到完全緩解。意思是令白血病症狀消失,以及血液和骨髓回復做血基本功能。現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的完全緩解率大概為80%,完全緩解之後,病人會接受鞏固期化療,以殺死殘餘癌細胞,從而減低復發。大概四個周期鞏固期化療之後,所有化學療程為之完結。如果病人屬於低風險類別,醫生便定期為病人覆診,監察復發。反之標準及高風險病人,因為他們的復發風險比較高,醫生會盡量安排異體骨髓移植,以減低復發。現今不斷有更新及更有效的治療方法,很多白血病病人都可以痊癒,並繼續健康的生活。陳先生因為屬於低風險病人,接受了誘導及鞏固期化療之後已經完全康復,並參加了本年度的半馬拉松賽跑,一家人繼續開心地生活。 馬承恩醫生血液及血液腫瘤科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內科)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學深造文憑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香港楊森大藥廠全力支持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