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 2121 1328
  • facebook


文章 | 醫療新知 | 舒緩治療
頁數 [1] 2

癌症資訊網 編輯室

  根據英國「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公布的臨終病人死亡品質全球性調查,台灣在亞洲18個地區中名列第三, 全球排名第六. 積極投入推動善终 / 安寧緩和醫療的新加坡全球排第十二, 香港則排名第廿二。 根據台灣衛福部統計,目前安寧緩和醫療以癌症最大宗,已有近半數癌症病人選擇安寧緩和醫療。 這項臨終病人死亡品質(Quality of Death)全球性調查,2015年受調查國家增加為80個。 延申閱讀 :  安寧缓和醫療條例 : www.tho.org.tw/xms/toc/list.php 善终 / 纾緩服務的資訊及知識 : www.ha.org.hk/haho/ho/hacp/121698c.htm www.eiuperspectives.economist.com/healthcare/2015-quality-death-index The first edition of the Quality of Death Index was published in 2010, which sparked a series of policy debates over the provision of palliative care around the world. What has changed since then? Download Report The UK ranks first in the 2015 Quality of Death Index, a measure of the quality of palliative care in 80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released today by 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 Its ranking is due to comprehensive national policies, the extensive integration of palliative care into the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a strong hospice movement, and deep community engagement on the issue. The UK also came top in the first Quality of Death Index, produced in 2010. The Quality of Death Index, commissioned by the Lien Foundation, a Singaporean philanthropic organisation, is based on extensive research and interviews with over 120 palliative care experts from across the world. It shows that in general, income levels are a strong indicator of the availability and quality of palliative care, with wealthy countries clustered at the top.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take second and third place, as they did in 2010, while rich European and Asian countries dominate the top 20, along with the US in 9th place and Canada in 11th. As expected, many developing countries are still unable to provide basic pain management due to limitations in staff and basic infrastructure. Yet some countries with lower income levels demonstrate the power of innovation and individual initiative. For example, Panama (31st) is building palliative care into its primary care services, Mongolia (28th) has seen rapid growth in hospice facilities and teaching programmes, and Uganda (35th) has made huge advances in the availability of opioid painkillers. For the first time The EIU has also compared the supply of palliative care—as revealed in the Index—with the demand for such care. The demand analysis, based on countries’ demographic profiles and the burden of diseases for which palliative care is necessary, shows China to be among the most vulnerable from population ageing and the rising incidence of conditions such as cardiovascular disease, which accounted for one-third of all deaths in the country in 2012. Many other developing countries will also need to work hard to meet rising future need as the incidence of non-communicable disease increases and their populations grow older.   Read country profiles       View Infographic in English / 中文     Download data workbook     Read report in Chinese     Article by Sarah Murray     Blog Post by Julia Riley
健康醫療網

 健康醫療網/記者李坊芸報導 面對龐大的生活壓力,不少人產生焦慮、憂鬱的情緒,尤其是癌症患者或家屬,常常因疾病而陷入負面情緒。大林慈濟醫院臨床心理中心心理師陳可家建議,面對憂鬱情緒,可利用簡單的方法,為自己打氣,包括抬頭挺胸、保持笑容和練習腹式呼吸等,可有助於改善心情,並幫助身體放鬆。癌症患者於住院期間,若有情緒上的困擾,則可向心理師諮詢,幫助自己在抗癌的路上獲得更多動力。     ▲ 罹癌太痛苦? 三招輕鬆抗憂鬱(圖/健康醫療網提供)     大林慈濟醫院腫瘤中心主任蘇裕傑透露,許多癌症患者,知道自己罹癌後,往往情緒受到打擊。過去曾有第一期癌症的病患,儘管醫師評估預後極佳,但卻因患者無法擺脫負面情緒,最後選擇輕生,留下諸多遺憾。為避免憾事再度發生,大林慈濟醫院腫瘤中心與臨床心理中心合作,為癌症患者提供心理諮商管道,協助患者找到情緒出口。     陳可家說,心情不好的人常會彎腰駝背、失去笑容,但有研究指出,維持畏縮的姿勢,2分鐘後體內和壓力相關的荷爾蒙將被大量分泌;若擺出開展的姿勢,2分鐘後壓力荷爾蒙就會降低,顯示人體的姿勢和心情好壞息息相關。因此,建議民眾,心情不佳時,身體更該維持較開展的姿勢;臉上保持笑容,也有助於心情好轉。     除了改變姿勢和表情,調整呼吸方式,也有助於改善心情。陳可家表示,當心情不佳或緊張時,人體的呼吸會不由自主地變快或不順暢,此時,只要將呼吸調整的順暢,心情就可獲得改善,腹式呼吸成為一個不錯的選擇。腹式呼吸的方法是,維持舒服的坐姿,先將空氣吐出,慢慢吸氣,將腹部脹大後,再慢慢吐氣,然後腹部內縮,吐氣的速度盡量比吸氣慢。透過每日的練習,可強化自律神經中的副交感神經系統,有助於身體放鬆,獲得好心情。       資料來源: healthnews.com.tw/
蘋果日報

   香薰 催眠 紓緩末期病人痛症     ■賴芷君(左)指,陳女士接受香薰按摩後,能離開氧氣機輕鬆散步半小時。     當藥物治療出現限制,以另類療法作輔助,或能緩解病人症狀。葛量洪醫院今年3月開始,引入香薰及催眠治療,為末期病人提供額外支援。現時約有八名病人接受治療。該院紓緩醫學部顧問護師賴芷君表示,香薰治療並非美容放鬆專用,在醫學上可作為輔助治療,根據以往經驗,對改善痛症如肌肉痛、拉扯痛,以及便秘等均有明顯效用。   讓癌症病人安詳離世 她指出,香薰治療主要以精油配合按摩手法進行,不同病人及症狀,會選用不同精油及按摩部位,例如痛症會用杜松,便秘可用橙加馬荷蘭,神經緊張則可使用薰衣草精油。一般每次治療約為15至30分鐘,但皮膚敏感、剛完成手術等病人不能進行。 64歲的陳女士,去年9月出現氣喘,證實為肺纖維化,由於此病不能逆轉,肺功能只會一直轉差,更曾肺穿孔入院治療,需長期接受氧氣治療。她指,患病後精神異常緊張,一緊張氣則更喘。有藥物敏感的她,正在葛量洪醫院留醫,醫生曾處方鎮靜劑,但出現副作用,兩周前首次接受香薰按摩成效顯著,「之前除低氧氣行花園,半個鐘行得一圈,氣喘得好勁,但按摩完後半個鐘可行三圈」。至於催眠治療,則透過言語,進入潛意識層面,中斷腦部接收痛楚訊息,令其短時間止痛。曾有一名婦科癌症病人,因不能使用高劑量止痛藥,需要輔助治療。她以催眠治療言語引導病人,意識上緩解痛,並解開了多年心結,終安詳離世。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125/18523243
蘋果日報



 寧舍  香港仁愛香港                                                                  疼痛是很主觀的感覺,你還記得你所經歷過的最痛感覺嗎?你能否想像當痛成為每一天生活的一部份時,你的生活會如何?  癌症患者的痛是雙重的,除身體承受疾病本身、以及治療過程引發的痛襲外,還要面對生命威脅的折磨,情緒波動:憂鬱、焦慮──有癌症病人甚至痛得從醫院的高樓衝破玻璃幕跳下來。  在這日復日的艱難時刻,如果沒有人了解他承受的痛苦而伸出援手,沒有人願意耐心傾聽,患者内心積累的沮喪哀傷煎熬很容易使人失去信心,降低生存意志和失去自我的尊嚴。  由2007年10月開始,李嘉誠基金會和香港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在香港分階段開展「人間有情」寧養服務計劃,透過支持醫管局,擴展香港的寧養服務,在全港十間醫院設立寧養中心。寧養中心集結了逾一百名醫護人員、逾一千五百個義工,為八千個病人提供超過十三萬次的服務。大家本著一共同信念:  「癌症晚期病人曾對社會做出過貢獻,現在他們最大的折磨莫過於疼痛,如果我們能夠解除他們的痛苦,使他們將人生最美好的事留在記憶中,安寧而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旅途,那就是我們活著的人對他們最好的回報了。」  2011年,第二期計劃推出之同時,感謝醫管局、十間寧養中心及香港大學行為健康教研中心的支持,「人間有情」項目開啓www.hospicehome.hk網站,集結科技、公益和社區觸覺的力量,讓大家的關懷祝福突破地點或時間限制,讓有心的香港人不論身在何方,都可以通過寧舍網站為病人和抗癌隊伍送上支持及鼓勵。  基金會主席李嘉誠先生說:「我們很樂意資助擴展這計劃。世界不屬於麻木不仁的人,經濟學人雜誌二○一○年死亡質素調查香港的排名提醒大家,我們需要做得更多。我特別感激寧養服務的同仁,你們讓不幸的患者依傍著關懷的臂彎走畢人生的旅程,也讓他們疲憊的家人得到慰藉,你們的愛心為患者映亮出一道美麗的最後風景。」  http://www.hospicehome.hk/hospiceCenters-TM.php

新浪香港

末期癌路 安寧養生     資料來源 : 新浪香港  2011年05月23日     【明報專訊】從未遇過末期癌症病人回醫院是那麼精神奕奕與好氣色的。 79歲的張標患上末期前列腺癌,已擴散入骨,他的覆診地點是瑪麗醫院寧養中心,這裏有別於一般癌症門診,等候區沒有一排排冷冰冰的椅子,而是溫暖的沙發與茶几,連接待處的工作人員說話的語氣也不是冷冰冰的。張標自從2007年寧養中心開展服務以來,就在這裏覆診看醫生。「(寧養中心)是我精神上的支持,在這裏我找到安全感……就算有疑問,也有專業人士support自己。」精神奕奕的他說。 今次是張標第二次患癌,八年前的早期肺癌已透過手術切除治癒。面對這次的末期前列腺癌,他依然活得積極,每天做運動,由中環的家步行至兵頭花園,「它為我帶來胃口,每餐可吃兩碗飯」。瑪麗醫院臨牀腫瘤科部門主管梁道偉說,換成其他人,可能覺得自己很「黑仔」很倒霉,但張標不是。 活得積極 笑對「仲有幾耐」 退休前任職銀行分行經理的他,很明白寧養中心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以前呢!70年代……進南朗醫院留醫好難出院,他們是末期(癌症患者)嘛。現在我不覺得自己是末期病患,我還是很輕鬆。」最近他應邀拍攝一齣短片叫《冬日陽光》,由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音樂人生》的導演張經緯執導。「我講個笑話你聽。在山頂拍攝《冬日陽光》,張導演問我﹕『張伯,你仲有幾耐(命)?』我話我唔知喎,我唔識講喎,醫生冇講話我仲有幾耐喎!」他笑說。 現在社會上很少再用「善終服務」這個字眼,而以「寧養」取代之。雖然本質上依然是為末期癌症(已擴散的癌症)患者提供服務,但梁道偉表示,寧養中心的服務對象,不應只是病情發展至很晚而要留院臥牀的病人,而是當患者一旦確診已擴散,便可以接受寧養服務——這時候病人的身體狀况仍然相對穩定,「行得食得」——問題是很多社會人士不知道。 早期末期 需要不同服務 他稱,擴散的病人與病情仍屬早期的患者,其實需要不同的服務。早期患者接受的服務多屬治癒性的,至於擴散的病人,以現在的醫療科技而言未必可治癒,但控制相關的病徵(像癌痛、氣促或食慾不振)也是重點,而且他們還需要更多心靈上的關顧。他舉了一個例子﹕「若大家都在同一個候診室等候,旁邊的病友沒事(即還有治癒希望的早期病人),自己卻有(已擴散而治癒希望較低的),會增加心理上很多不必要的壓力。」寧養中心專為已擴散的癌症病人而設,便可以「一站式」提供病徵控制及心理層面的服務。 環境溫暖 見醫生時間較長 不少已擴散的癌症患者很害怕覆診,除了傳統醫院門診冷冰冰的環境外,也因為不知道怎樣面對壞消息而心生恐懼。梁道偉稱,以瑪麗醫院的寧養中心為例,當初設計時已考慮到這點,故此以柔和的色調配合沙發與大桌子,營造家的氣氛,希望紓緩病人的緊張不安,帶來心靈上的平安,讓病人有信心來覆診;另方面,醫生面見病人的時間會較長(大約25至30分鐘),也為各種治療說明清楚不同的副作用,病人因而心裏有數,而非一堆未知數,故可以安心接受治療,也更樂意配合。 張標隨手拿出一張瑪麗醫院醫生給他的化療藥副作用中文說明,告訴記者哪些曾出現過,讓他心裏有個底。他以前看私家醫生,副作用的解釋只靠藥盒內的原裝英文說明,他唯有逐字查字典。 寧養中心也照顧家屬的需要。這天陪同張標來醫院的,是他在美國西雅圖工作回港休假的三子張行。他一年回港兩次,盡量抽空陪伴爸爸到醫院,「每次回來,都有一種感覺﹕雖然是來看病,但醫護人員也會解答醫療以外的問題,他們又不吝嗇時間跟我們交談,很親切」。 張標在瑪麗醫院寧養中心覆診四年,如此為「寧養」下定義﹕好安寧的養生之道,也是一個生存空間——道出末期癌症病人對寧養服務的心聲。 文﹕姜素婷   編輯:屈曉彤 http://news.sina.com.hk/news/23/1/1/2336373/1.html  


  靈實胡平頤養院     http://www.seniorhome.org.hk/index.php 頤養天年之選的靈實胡平頤養院,除了提供老人院舍住宿服務(安老服務)外,更可提供短暫復康休養,特別因中風跌倒或其他疾病需接受短期復康療養,甚至是因遠行而暫時未能照顧之長者。院友與頤養院同工們融洽的關係,噓寒問暖,往往令長者們倍感溫暖。 交通安排         港鐵         港鐵坑口站B1出口,向明德邨方向步行約十分鐘         新界綠色專線小巴 11        坪石(龍翔道)  坑口 班次: 約5-10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5:10至晚上11:50) 15        康盛花園  坑口 班次: 約5-15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6:10至晚上11:00) 18        北角  坑口(北) 班次: 約7-10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5:50至晚上11:50) 101        西貢  坑口 班次: 約3-30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5:30至午夜12:00) 102        新蒲崗  坑口 班次: 約2-15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5:30至晚上11:55) 102B        彩虹  煜明苑 班次: 約10-15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7:00至晚上9:30)         城巴/新巴/九巴 91M        鑽石山地鐵站  寶林 班次: 約15-20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6:00至午夜12:00) 98A        觀塘裕民坊  坑口 班次: 約6-9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5:40至凌晨12:45) 98C        美孚  坑口(北) 班次: 約10-15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6:40至凌晨12:20) 98D        尖沙咀東  坑口(北) 班次: 約5-10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6:30至凌晨12:20) 297        紅磡碼頭  坑口(北) 班次: 約15-20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6:30至午夜12:00) 692        中環(交易廣場)  坑口(北) 班次: 約12-25分鐘 (服務時間由早上6:00至午夜12:00) 查詢電話:2663 3001  


台灣全國<安寧病房>資源一覽表    www.tho.org.tw/xms/read_attach.php?id=1364     落實安寧照護 癌末將可預約善終   衛生署國民健康局長邱淑媞今天公佈調查指出,有95%的癌末病人沒有被告知「來日無多」,會盡速將告知程序納到病人入院流程,讓民眾有機會能夠決定自己臨終的處理方式,即可自行選擇安寧照護,並可拒絕「無效醫療」。 國民健康局今天召開的「捍衛身體自主權,保障生命尊嚴」記者會,台大醫院神經外科黃勝堅指出,癌末重症急救往往成為「一種儀式」、「家屬和病人都很辛苦」,在在醫病關係緊張、醫師法、家屬意願等因素下,醫生也不敢不救,如果能提供清楚的醫療訊息,讓家屬能夠清楚治療清形,可以提供癌末病人高品質的醫療服務。 黃勝堅表示,其實對癌末病人施行CPR急救,反而難以善終,最好的做法是事先簽立不作心肺復甦術意願書,未來讓醫生、病人、家屬要追求「生命品質」,也追求「死亡品質」,也就是「拼救命,也要拼尊嚴」。 台灣安寧緩和護理學會理事長趙可式教授自己就簽署同意書。她說,有家屬看了病人急救後的慘狀,往往感到非常後悔,有的民眾則是害怕若自己在簽署意願書後,醫院就不會積極治療,這些是錯誤的觀念;因為醫療體系中根本沒有所謂積極或消極的治療,醫院會做最完善與嚴謹的評估,才會做出醫療無效的判定。 而安寧療護反而能提供病人更完善和積極的治療,趙可式以親身從事安寧照護的經驗和病例,說明各種插管、開洞,過度注射產生的全身水腫的現象所形成的「過度醫療」,反而超成病人更大的痛苦,成為一種粗暴的「臨終酷刑」。 國民健康局也針對國內2188名末期癌症病人,以及1657家屬,進行有關疾病、進展以及存活等相關訊息等議題的調查,今天公佈調查結果顯示,病人和家屬被告知疾病診斷和治療的比例,介於83%至98%,但對病人的後續預期發展,只有35%的病人跟68%的家屬被告知。 至於末期癌終照顧的方式,被告知的病人只有24%、家屬為46%,僅有5%的病人被告知可能的存活時間和機率,家屬被告知的也不到2成,也就是有3分之2的病人未被告知罹患的是不治之病。 在被問到病危是否要急救時,有68%的病人表示不要,17%的病人表示要,15%的病人表示不確定,亦即大多數的病人想拒絕心肺復甦術。 邱淑媞表示,病人這樣的意願,應有獲得表達與尊重的機會,未來會做到讓病人有知的權利,並能善用安寧照護機制。 台灣醒報 2010/06/11 蕭介雲      http://diyiat.blogspot.hk/2010/06/blog-post_351.html

白普理寧養中心       白普理寧養中心為晚期癌症病人提供完善的照顧 香港的善終服務始於八十年代,當時,患了末期癌症的病人,一旦到了葯石無靈的階段,所得到的醫療服務便變得十分有限,他們擠於狹窄人多的病房中,即使親友的探訪也受到諸多限制,他們的病床往往會被簾幕圍著與其他病人分隔,甚或臥在最偏遠角落的病褟上,孤孤單單的去世,沒有得到合適關切的照料。 醫護人員縱然工作多麼繁忙,壓力有多大,仍會把這些無奈的情景看在眼裡,正因為這裡有著匿大的需求,善終服務這個既念,在八十年代中萌芽,目的在於給予末期病者全人及個別性的照顧,盼望籍此提高病人的生活素質,讓他們活得更有意義。 於是在1986年,一群志同道合的醫護人員走在一起,成立了香港善終服務會(SPHC)。他們一面為晚期癌症病人提供住院及居家的寧養服務,一面志力教育、研究及推廣工作,以促進善終服務在香港的發展。 早在建會之時,善終服務會已有計劃籌建一所'獨立',並且宗教中立的善終服務院舍,照顧晚期病人,SPHC的會員不斷與政府地政處洽談,選址建院,這個夢想中的院舍,終能成真,1990年在沙田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不久地,能容納27張病床的白普理寧養中心就在1992年落成並且投入服務,這時,善終服務會才成立了只有六年,而白普理寧養中心之成功,又鞏固了善終服務會日後的工作及成就。 白普理寧養中心首三年的經費,有賴善終服務會及眾多樂捐者的捐助支持,及至1995年4月該中心加入醫院管理局,成為一所公營醫院。      http://www3.ha.org.hk/BBH/default.htm

chanleungcho
dr.chan
breasthk
immuno
免疫營養
藥物資助
講座活動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地址:
Flat B, 8/F., Mow Hi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20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Hong Kong
香港觀塘偉業街205號,
茂興工業大廈8樓B室
聯絡電話:
2121 1328

聯絡電郵:
info@cancerinformation.com.hk

會員註冊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Copyright 2013 Cancer - information C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IC Online